201101120525白話周易:35-晉

=35火地晉 晉卦 (火地晉)

上進、晉升。 

[晉卦]的意思為「進」的意思,「進」又特別指的是有能力的人得以上進,能夠出頭天。

卦象為上[離]日,下[坤]地,日出地上,黎明之象,所以《雜卦傳》說「晉,晝也。」
[離]又可象徵賢人,聰明、智慧,有聰明才智的人得以出人頭地。
內[坤]順,外[離]明,內心柔順而外表聰明,因此討人喜愛,受人重用,
《彖傳》說:「順而麗乎大明,柔進而上行,是以康侯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也。」

與[晉卦]相反的是[明夷卦],
[明夷卦][離]日在下,[坤]地在上,太陽被藏在地底下,人才被埋沒,所以是亂世之卦。

《序卦》曰:「物不可以終壯,故受之以晉。晉者,進也。」
卦序上[晉卦]為繼[遯]與[大壯]而來,
[遯]與[大壯]是人才對於僵化社會的反動([恒卦]),因此有人逃離,有人出來衝撞。
[晉卦]與[明夷]則反應出這種反動的結果,
或者人才終於出人頭地([晉]),
或者受到殺害而社會進入動亂([明夷])。

卜得[晉卦],那麼有才能的人會受到重用而嶄露頭角。
不斷受到上司召見面談,可謂「晝日三接」。 

 

晉,康候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

晉升,安國諸侯受到賞賜的馬匹眾多,白天就三次受到接見。

〔字義〕

康候用錫馬蕃庶:康侯,安國的諸侯。
康為安康的意思。
「錫」:音義同「賜」,「賞賜」的意思。
蕃庶:眾多、豐富的樣子。

晝日三接:白天就有三次接見。
晝日:白日,白天。
三接:多次接見。三比喻多。
晝日三接:說明受到天子重視與重用的樣子。整天不停的召見。

另根據顧頡剛考證,認為「康侯」為周武王時的「康叔封」,也是衛康叔,
「康候用錫馬蕃庶」講的是「封國之時,王有錫馬,康侯善于畜牧,用以蕃庶。」
而高亨據以進一步引證,認為「康候用錫馬蕃庶,晝日三接」講的是康侯善於打仗,
一天三捷(接作「捷」),因此獲馬無數,康侯將所獲得的馬匹進獻給周王(錫為敬獻的意思)。

 

初六,晉如摧如,貞吉,罔孚,裕旡咎。

正當大家要升進的時候,你因為身份較為卑下,受到懷疑,無法讓人信任,因此受到挫折;
目前不必急於求信於人,只要自己獨善其身即可,
而且既無法受到重用,不妨放開心胸,反而可以過得更寬裕舒適。

初六因為地位卑下,所應的九四只是近臣,而不是當權君子,所以也無力提攜,
以此而往必然不受到信賴,因此以守靜靜待時機為宜。

〔字義〕

晉如摧如:進退兩難的樣子。
晉如:前進的樣子。
摧如:後退的樣子,或者為挫折的樣子。
又進又退,言進退兩難。
因進退兩難,所以貞吉,守靜則吉。

罔孚:不信。
罔:否定的意思。
孚:信。
初六貿然前進的話,不會受到信賴,因此說「罔孚」。

裕旡咎:寬裕則無咎。
裕:寬裕,形容處之泰然的樣子。

 

六二,晉如愁如,貞吉,受茲介福,于其王母。

君王受到小人的包圍,阻礙了你的升進之路,讓你愁苦而無援;
但是只要堅守中庸柔順的美德,由於上面君王的英明,有朝一日一定會受到重用的。

〔字義〕

晉如愁如:上進而憂愁。
晉如:前進,上進。
愁如:憂愁。因為與君王間有所阻隔,中間有人從中做梗,因而愁如。

貞吉:守正則吉。
《象》曰:「受茲介福,以中正也。」
六二以柔居柔又當位,居下卦的中間,具有柔順與中庸的美德,謹守這樣的美德則吉。

受茲介福,于其王母:受到王母所賞賜的大福。
茲:其。
介:大。
王母:指六五,六五為君位,屬陰,所以稱王母。
受其大服其於王母,能夠受到王母極大的賞賜。

 

六三,眾允,悔亡。

能跟隨聰明賢能之士,所以反而因此而間接受到大家的肯定和認同,並得以免去悔恨。

[字義]

眾允:得到眾人允許、信任。

 

九四,晉如鼫鼠,貞厲。

有如老鼠般到處鑽營,所做的事都見不得光,見到大家都往上爬了,也想要出來搭一下便車;
由於你的立場和地位都不適當,就算自覺光明正大,但仍是會極為艱困。

[字義]

晉如鼫鼠:像鼫鼠一樣的往上爬。
「鼫」:音「十」,鼫鼠到底是什麼動物眾說紛云,
比較通行的說法為鼫鼠是一種貪得無厭的大鼠,又喜歡在地底下鑽營。
比喻人行為及人格卑劣。

貞厲:堅持則有危險。
貞:為貞固,貞有堅持固守的意思。
厲:危險。

 

六五,悔亡,失得勿恤,往,吉旡不利。

不會再後悔,不要在意眼前的得失;只要能放心前往,將無往不利。

《象》曰:「失得勿恤,往有慶也。」得失不要在意,前往則能夠有喜慶。

[字義]

失得勿恤:得失不要在意。
恤:音「序」,憂慮。
失得勿恤:不要憂慮得失。

 

上九,晉其角,維用伐邑,厲吉旡咎,貞吝。

晉升到頂點,只能用軍隊鎮壓來維持城內秩序,危險,但終能解決問題,因此為吉,沒有罪咎。
但若堅守這種處事方法則將有悔吝。

[字義]

晉其角:上進到頂點,已無可進。
角:一卦的最上面為「角」,[晉卦]最上面,已是晉升的最頂點,即將轉為[明夷]亂世。

維用伐邑:利用武力攻伐來維城內秩序。
謂以武力來治理,不能以聰明智慧,更不能以德服人。
所以《象》曰:「惟用伐邑,道未光也。」比喻人只會使用暴力來處理事情。

厲吉旡咎:厲,危險。
以暴力處理事情,因此危險。
吉無咎:最終能夠有成效,所以為吉,沒有罪咎。

貞吝:言此道不可堅守,否則為吝,將趨於凶。


→ 《王弼:周易注》35- 晉《孔穎達:周易正義》35- 晉《朱熹:周易本義》35- 晉
《易理闡真》35-晉《高島斷易》35-晉《京房易傳》35- 晉。《焦氏易林》35-晉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