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20514白話周易:34-大壯

=34雷天大壯 大壯卦 (雷天大壯)

理直氣壯、聲勢壯大、陽氣強盛。 

[大壯卦]的卦義有三種不同的解釋,剛好也反應出[大壯卦]的三個不同面向:
一是陽氣壯盛(陽壯),二是嚴重衝突(大撞),三是嚴重的傷害(大戕)。

《易經》中的「大」指的就是陽,「小」是陰,
所以有一個和[大壯卦]很像的卦叫[大過],
[大過]四個陽在一起擠在中間,呈虛胖之象,所以叫[大過]--也就是「陽過」的意思;
而[大壯]則是陽氣過於強盛--「陽壯」的意思。

卦氣發展到一月[泰卦]時,陰陽達到最佳的調和狀態,
二月再增長一陽就是陽氣太過,也就是[大壯]。

就上下二體的卦象來看,
上為雷為[震],下為天為[乾],為剛健。
為雷在天上,剛健而震動之象,氣勢當然壯大而震攝人心。

也因為陽氣過盛,氣勢過於壯大,所以很容易與人產生衝突、衝撞,進而造成傷害。
所以[大壯]各爻辭都在講「羝羊觸藩」這件事(衝撞),
而虞翻解釋[大壯]則說:「壯,傷也。」
高亨則認為:「壯」就是「戕」,解釋作「傷」。

卦序上[大壯]是繼[遯卦]而來,並與[遯]為相綜的一對對卦。
《序卦》曰:「物不可以終遯,故受之以大壯。」
[遯卦]為陰氣增長開始進逼於陽氣,小人道長,君子道消而逃避的時候;
[大壯]則相反,是陽氣正壯盛要逼退陰氣,
再往下一步就是[夬卦],也就是五陽要解決一陰的時候。

[遯]與[大壯]兩卦也可以視為對僵化社會的一種反動,
[恒卦]代表的是穩定的社會,久了不免僵化,
[遯卦]為逃離的解決方法,
[大壯]則是衝撞(大撞)的解決方式。

卜得[大壯卦]要注意,凡事依理而行,才能理直氣壯。
此卦最忌諱空有氣勢,但又不講理;或者只憑血氣之勇,而不知審慎觀察客觀環境。
所以《象傳》說:「大壯,君子以非禮弗履。」
但這也只能讓自己減少錯誤,在待人處世上仍缺乏圓融--「圓融」也正是[大壯卦]所最缺乏者。

所以[大壯卦]的吉應在於「貞靜」,冷靜行事則吉。
其次是「中庸」,行走中道,不要過激,那麼可避免犯錯還可增加圓融。

 

大壯,利貞。

陽氣旺盛,利於貞靜守正。

《彖傳》說:「大壯利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
貞為正的意思,大壯利於正,如此才能理直而氣壯。

《象傳》說:「雷在天上,大壯,君子以非禮弗履。」
[大壯卦]既然以「天地正氣」在處理事情,那麼當然一切行為都要符合禮儀、理法,
否則自己立場站不住,如何理直氣壯?

[字義]

大壯:有三層意義。
一是陽氣旺盛,
二是作「大撞」,如果不遵循禮儀,則可能演變為「大撞」,就是衝突、衝撞。
三是「大戕」,衝撞結果就是嚴重的傷害。
「戕」,音「搶」,傷害的意思。

 

初九,壯于趾,征凶有孚。

氣勢壯大在腳趾,出征一定是凶。

自認理直氣壯,然而卻因自己的氣勢凌人而到排斥。
若是以目前的態勢前往,必然受到排擠,凶。

[字義]

壯於趾:「趾」在《易經》中常出現於初爻。
腳趾位於人體最下面,又一心想要出行,空有氣勢而完全不顧其餘。
「壯」也可解釋作「傷」,則壯於趾就是指傷到腳趾。
腳趾又可比喻行動的開始,行動的開始就受傷。

征凶有孚:
「征」為「出征」。
「有孚」:「有信」,表示事情一定會發生。
征凶有孚:出征為凶,此事有信驗,一定會發生。

 

九二,貞吉。

貞靜守正為吉。雖然理直氣壯,但因能守住中庸之道,中立而不偏頗,吉。

[大壯]的吉應在於能夠中庸,九二有剛中之德(陽剛居於下卦的中爻),因此為吉。

 

九三,小人用壯,君子用罔,貞厲,羝羊觸藩,羸其角。

小人以血氣之勇硬撞,君子則以憂心來應對。
事情若堅持則有危險,好比生氣的公羊頂撞圍籬,羊角因此被困住。

小人往往以氣勢凌人來表現自己的勇猛,而君子則會以對道理的堅持來表現他的勇氣。
現在你就像是一頭蠻幹的公羊,仗著自己有堅硬的羊角而頂撞圍籬,羊角因此被圍籬卡住進退不得,
不但無法排除眼前的障礙,並因此而使得自己衰竭無力。慎防因血氣之勇而受到傷害。

〔字義〕

君子用罔:「罔」有二種解釋。
1. 是作「無」,用罔,意謂無視於事情的發生,所以罔又通蔑,及蔑視的意思。
2. 「罔」為「憂」,憂慮的意思。

「小人用壯,君子用罔」意思為小人用蠻力(壯),君子用「心力」(憂慮)。

貞厲:堅持則有危險。
貞,為貞固,貞有堅持固守的意思。
厲,危險。
自以為有道理,理直氣壯而堅持到底,是「大壯」者很容易犯的錯,
因為堅持然後可能蠻幹,危險將至。

羝羊觸藩:羝,音低,公羊。
公羊個性暴燥易怒,動輒以角抵觸。
藩:音凡,藩籬,籬笆。
羝羊觸藩,暴怒的公羊以角衝撞抵觸籬笆。

羸其角:「羸」,音「雷」,弱的意思。
「羸其角」:衰弱公羊的角,意思為角被籬笆卡住而使羊的角無法發揮力量。
因此這裡可以將「羸」解釋為「困住」或「卡住」。

又「羸」也有人作「纍」,如鄭玄,也就是綁起來的意思。
「羸其角」意思為,因為公羊亂撞籬笆,所以將它抓起來,方法就是綁住它的角。

 

九四,貞吉,悔亡。藩決不羸,壯于大輿之輹。

守靜則吉,不會後悔。否則撞倒了圍籬,氣勢仍然沒有衰弱,進一步還撞壞了車子主體。
言氣勢過於旺盛,則只有破壞,讓事情一團亂。
但若能夠守靜,則能夠變吉,不用後悔。

不過「藩決不羸,壯于大輿之輹」另一最常見的解釋意思與此相反:
圍籬已經倒下,前面的險阻已經排除,氣勢沒有被削弱,車子的的輪軸也經過加強非常堅固,
能夠走很長遠的路,因此可以大膽前進。

九四已經到外卦,羊既已在外,所以是「藩決」之象,也就是圍籬已倒下。

〔字義〕

貞吉:守靜則吉。若不守靜,則就是壞了圍籬,又撞壞車子。

悔亡:不會後悔。悔,後悔。亡,消失,不再有。

藩決不羸:圍籬倒下,氣勢未減。
藩:圍籬,籬巴。
羸:衰弱。
不羸:沒有衰弱,就是強盛依然的意思。
藩決不羸:公羊把圍籬撞倒,因此氣勢如虹,完全沒有被削弱,因此能夠繼續前進。
《象傳》說:「藩決不羸,尚往也。」

「藩決不羸」另一解釋為:籬笆倒下了,因為羊沒有綁好。
「羸」作「纍」,繫、綁住的意思。

壯于大輿之輹:這句話有完全相反的兩種不同解釋。

1. 撞壞大車的主體。
如虞翻:「坤爲大車、爲腹;四之五折坤,故壯于大車之腹。」
「壯」作「傷」,「輹」作「腹」,意指車子主體的下方,車子的腹部。
壯於大車之腹:車子的腹部被撞壞。
此連著「藩決不羸」而來,意思是說,公羊沒綁好,不但讓它把圍籬給撞倒了,
進一步還撞壞了大車的車體,如此事情當然相當嚴重,完全無法出行。

2. 強壯於大車的輪輻,也就是車輪輻相當堅固。
古代輪輻為車子最常磨損、損壞的地方,經過強化而更為堅固,又是「大車」,因此當然能夠遠行。
因此「壯于大輿之輹」有「利於遠行」的意謂。
這也是依據《象》曰:「藩決不羸,尚往也。」而來。

 

六五,喪羊于易,旡悔。

羊在空地走失,力氣已經用盡,無法前進,但也無所悔恨。

〔字義〕

喪羊於易:在空地上羊走失了,比喻已經不再氣盛。
[大壯卦]中以「公羊」比喻「壯」,因羊秉性陽剛而愛「撞」,特別是公羊。
因此喪羊,也就是「喪陽」。
[大壯卦]之所以為「大壯」,是就下面四個陽爻而言,至六五,則陽爻止,所以說「喪羊」。
易:空地,也有平易,心境坦然的意思。

另根據顧頡剛先生《周易卦爻辭中的故事》考證,
「喪羊於易」與[旅卦],特別是上九「鳥焚其巢,旅人先笑後號咷,喪牛于易,凶」,
講的是殷人王亥客居於「有易」國的故事。
《山海經.大荒東經》:「王亥託於有易,河伯僕牛。有易殺王亥取僕牛。」
郭璞注引《真本竹書紀年》:「殷王子亥賓於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緜臣殺兒放之,
是故殷主甲微假師於河伯以伐有易,遂殺其君緜臣也。」
顧先生考證認為,王亥在有易國以畜牧牛羊為營生,曾有過優渥的生活,
但也一此而荒淫,後為有易國君所殺並取其僕人與牛,家破人亡。
而在被殺之前還則曾有被搶取其羊的事,但安然渡過。

 

上六,羝羊觸藩,不能退、不能遂,旡攸利,艱則吉。

為了突破障礙而用羊角頂撞籬笆,羊角卡住,不能進也不能退,沒有任何好處;
若能因此而得到教訓,學會審察局勢之後再前進,艱苦則吉。

〔字義〕

羝羊觸藩:公羊頂撞圍籬。
就全卦卦象來看,上六的兩個陰像公羊的一對角在頂撞圍灕,因此上六雖不是陽,卻說「羝羊觸藩」。

不能退、不能遂:無法後退,也無法前進,形容羊角被卡住圍籬,進退兩難的樣子。

無攸利:沒有長遠的利益。
「攸」:作「遠」或「所」。
無攸利:「無遠利」或「無所利」,無利可圖的意思。

艱則吉:艱苦則吉。


《王弼:周易注》34-大壯《孔穎達:周易正義》34-大壯《朱熹:周易本義》34-大壯
《易理闡真》34-大壯《高島斷易》34-大壯《京房易傳》34- 大壯《焦氏易林》34-大壯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