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01008《朱熹:周易本義》61- 中孚

《朱熹:周易本義》

=61風澤中孚  中孚 兌下巽上

中孚,豚魚吉,利涉大川,利貞。

孚,信也。
為卦二陰在內,四陽在外,而二五之陽,皆得其中。
以一卦言之為中虛,以二體言之為中實,皆孚信之象也。
又,下說以應上,上巽以順下,亦為孚義。
豚魚,无知之物。
又,木在澤上,外實內虛,皆舟楫之象。
至信可感豚魚,涉險難,而不可以失其貞。
故占者能致豚魚之應,則吉而利涉大川,又必利於貞也。

 

《彖》曰:中孚,柔在內而剛得中,說而巽,孚乃化邦也。

說,音悅。
以卦體、卦德釋卦名義。

豚魚吉,信及豚魚也。利涉大川,乘木舟虛也。

以卦象言。

中孚以利貞。乃應乎天也。

信而正,則應乎天矣。

 

《象》曰:澤上有風,中孚,君子以議獄緩死。

風感水受,中孚之象。
議獄緩死,中孚之意。

 

初九,虞吉,有他不燕。

他,湯何反。
當中孚之初,上應六四,能度其可信而信之,則吉。
復有他焉,則失其所以度之之正,而不得其所安矣。
戒占者之辭也。

《象》曰:初九虞吉,志未變也。

 

九二,鳴鶴在陰,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

和,胡臥反。靡,亡池反。
九二,中孚之實,而九五亦以中孚之實應之,故有鶴鳴子和,我爵爾靡之象。
鶴在陰,謂九居二。
好爵,謂得中。
靡與縻同。
言懿德人之所好,故好爵雖我之所獨有,而彼亦係戀之也。

《象》曰:其子和之,中心願也。

 

六三,得敵,或鼓或罷,或泣或歌。

敵,謂上九,信之窮者。
六三,陰柔不中正,以居說極,而與之為應,故不能自主。而其象如此。

《象》曰:或鼓或罷,位不當也。

 

六四,月幾望,馬匹亡,无咎。

幾,音機。望,无方反。
六四,居陰得正,位近於君,為月幾望之象。
馬匹,謂初與己為匹,四乃絕之,而上以信於五,故為馬匹亡之象。
占者如是,則无咎也。

《象》曰:馬匹亡,絕類上也。

上,上聲。

 

九五,有孚攣如,无咎。

攣,力圓反。
九五,剛健中正,中孚之實,而居尊位,為孚之主者也。
下應九二,與之同德,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有孚攣如,位正當也。

 

上九,翰音登于天,貞凶。

居信之極,而不知變,雖得其貞,亦凶道也。故其象占如此。
雞曰翰音,乃巽之象。
居巽之極,為登于天。
雞非登天之物,而欲登天,信非所信,而不知變,亦猶是也。

《象》曰:翰音登于天,何可長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