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00943《朱熹:周易本義》59- 渙

《朱熹:周易本義》

=59風水渙  渙 坎下巽上

渙,亨,王假有廟,利涉大川,利貞。

渙,呼亂反。假,庚白反。
渙,散也。為卦下坎上巽,風行水上,離披解散之象,故為渙。
其變則本自《漸》卦,九來居二而得中,六往居三得九之位,而上同於四,故其占可亨。
又以祖考之精神既散,故王者當至於廟以聚之。
又以巽木坎水,舟楫之象,故利涉大川。
其曰「利貞」,則占者之深戒也。

 

《彖》曰:渙,亨,剛來而不窮,柔得位乎外而上同。

上,如字,又,時掌反。
以卦變釋卦辭。

王假有廟,王乃在中也。

中,謂廟中。

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

 

《象》曰:風行水上,渙,先王以享于帝立廟。

皆所以合其散。

 

初六,用拯,馬壯,吉。

居卦之初,渙之始也。
始渙而拯之,為力既易,又有壯馬,其吉可知。
初六非有濟渙之才,但能順乎九二,故其象占如此。

《象》曰:初六之吉,順也。

 

九二,渙奔其机,悔亡。

机,音几。
九而居二,宜有悔也,然當渙之時,來而不窮,能亡其悔者也,故其象占如此。
蓋九奔而二机也。

《象》曰:渙奔其机,得願也。

 

六三,渙其躬,无悔。

陰柔而不中正,有私於己之象也。
然居得陽位,志在濟時,能散其私以得无悔,故其占如此。
大率此上四爻,皆因渙以濟渙者也。

《象》曰:渙其躬,志在外也。

 

六四,渙其群,元吉,渙有丘,匪夷所思。

居陰得正,上承九五,當濟渙之任者也。
下无應與,為能散其朋黨之象。
占者如是,則大善而吉。
又言能散其小群以成大群,使所散者聚而若丘,則非常人思慮之所及也。

《象》曰:渙其群,元吉,光大也。

 

九五,渙汗其大號,渙王居,无咎。

陽剛中正,以居尊位。
當渙之時,能散其號令,與其居積,則可以濟渙而无咎矣,故其象占如此。
九五巽體,有號令之象。
汗,謂如汗之出而不反也。
渙王居,如陸贄所謂「散小儲而成大儲」之意。

《象》曰:王居无咎,正位也。

 

上九,渙其血去,逖出,无咎。

去,起呂反。
上九以陽居渙極,能出乎渙,故其象占如此。
血,謂傷害。逖,當作「惕」,與《小畜》六四同。
言渙其血則去,渙其惕則出也。

《象》曰:渙其血,遠害也。

遠,袁萬反。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