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00533《朱熹:周易本義》34- 大壯

《朱熹:周易本義》

=34雷天大壯.png  大壯 乾下震上

大壯,利貞。

大,謂陽也。
四陽盛長,故為大壯,二月之卦也。
陽壯,則占者吉亨,不假言,但利在正固而已。

 

《彖》曰:大壯,大者壯也。剛以動,故壯。

釋卦名義。
以卦體言,則陽長過中,大者壯也。
以卦德言,則乾剛震動,所以壯也。

大壯,利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

釋利貞之義,而極言之。

 

《象》曰:雷在天上,大壯,君子以非禮弗履。

自勝者強。

 

初九,壯于趾,征凶,有孚。

趾在下而進,動之物也。
剛陽處下而當壯時,壯于進者也,故有此象。
居下而壯于進,其凶必矣。
故其占又如此。

《象》曰:壯于趾,其孚窮也。

言必困窮。

 

九二,貞吉。

以陽居陰,已不得其正矣。
然所處得中,則猶可因以不失其正,故戒占者使因中以求正,然後可以得吉也

《象》曰:九二貞吉,以中也。

 

九三,小人用壯,君子用罔,貞厲,羝羊觸藩,羸其角。

羝,音低。羸,力追反。
過剛不中,當壯之時,是小人用壯,而君子則用罔也。
罔,无也;視有如无,君子之過於勇者也。如此,則雖正亦危矣。
羝羊,剛壯喜觸之物。藩,籬也。羸,困也。
貞厲之占,其象如此。

《象》曰:小人用壯,君子罔也。

小人以壯敗,君子以罔困。

 

九四,貞吉,悔亡,藩決不羸,壯于大輿之輹。

輹,音福。
貞吉,悔亡,與咸九四同占。
藩決不羸,承上文而言也。
決,開也。三前有四,猶有藩焉。四前二陰,則藩決矣。
壯于大輿之輹,亦可進之象也。
以陽居陰,不極其剛,故其象如此。

《象》曰:藩決不羸,尚往也。

尚、上通。

 

六五,喪羊于易,无悔。

喪,息浪反。《象》同。易,以豉反,一音亦。《旅》卦同。
卦體似《兌》,有羊象焉,外柔而內剛者也。
獨六五以柔居中,不能抵觸,雖失其壯,然亦无所悔矣。
故其象如此,而占亦與《咸》九五同。
易,容易之易。言忽然不覺其亡也。
或作疆埸之埸,亦通《漢•食貨志》「埸」作「易」。

《象》曰:喪羊于易,位不當也。

 

上六,羝羊觸藩,不能退,不能遂,无攸利,艱則吉。

壯終動極,故觸藩而不能退。
然其質本柔,故又不能遂其進也。
其象如此,其占可知。
然猶幸其不剛,故能艱以處,則尚可以得吉也。

《象》曰:不能退,不能遂,不詳也。艱則吉,咎不長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