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161451水雷屯 *63#64=03@34

(/*月卦身:未。不上卦。)

本卦:(屯者、難也。龍居淺水之卦,萬物始生之象。)(→艱難創始)

卦辭: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
   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象曰:雲雷,屯;
   君子以經綸。
(→事物在草創時要努力經營.)

雜卦傳:屯、見而不失其居。(→初現艱難,但不失其居.)
序卦傳: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故受之以屯。(→上接坤為地=02
=02坤為地)

    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下接山水蒙=04=04山水蒙)


錯卦:=50火風鼎火風鼎=50 綜卦:=04山水蒙山水蒙=04 上下易位=40雷水解雷水解=40 互卦:=23山地剝 山地剝=23


=03水雷屯水雷屯=03

屯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 以貴下賤,大得民也。(→居正不出)
   [水雷屯]之[水地比]=[屯]之[比]

屯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 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屯如:屯難. 邅如:難行不進.)
 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 十年乃字,反常也。(→守正待時)
   [水雷屯]之[水澤節]=[屯]之[節]

屯六三:即鹿無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虞,山林官,指引打獵的響導.)
 象曰:即鹿無虞,以縱禽也。 君子舍之,往吝窮也。(→應借助外力,避免盲動.)
   [水雷屯]之[水火既濟]=[屯]之[既濟]

屯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無不利。
 象曰:求而往,明也。(→屈尊求賢)
   [水雷屯]之[澤雷隨]=[屯]之[隨]

屯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小少的正用,可吉;要作太大用途,便凶.)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施恩以防凶)
   [水雷屯]之[地雷復]=[屯]之[復]

屯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屯極則應思變.)
   [水雷屯]之[風雷益]=[屯]之[益]


→ 白話周易:03-屯《王弼:周易注》03-屯《孔穎達:周易正義》03-屯《朱熹:周易本義》03-屯卦例

《易理闡真》03-屯《周易禪解》03-屯《高島斷易》03-屯《京房易傳》03- 屯。《焦氏易林》03-屯


     坎水二世卦:水雷屯 *63#64=03@34

【伏  神】  【 本  卦 】
        兄弟▇ ▇戊子水
       官鬼▇▇▇戊戌土
        父母▇ ▇戊申金
妻  戊午火  官鬼▇ ▇庚辰土
       子孫▇ ▇庚寅木
        兄弟▇▇▇庚子水

(/*月卦身:未。不上卦。)

2-3.
屯者,難也。卦中缺妻財,
以坎卦第三爻午火伏於本卦第三爻辰土之下,
辰土是飛神,午火是伏神,火生土,謂之{伏去生飛}名為「洩氣」。


女子貞不字

從讀了顧頡剛先生和大陸作家熊逸的書之後,TG 一直認為《周易》的「經文」,在某個時刻應該是非常親民、很直接的卜卦結果資料庫,非常實用,不該有太高深難解的抽象哲學。只不過因為流傳的時間太過久遠,語言文字和生活背景早已歷經重大的變遷,造成了後人體認上的落差。另一方面,先秦時代文人筆下行文用字,並沒有經過「正字法」的規範,不同群體使用不同的異體字,「音同互借」更是常態——這些現象,在現代整理出來的出土文獻上,都可以明顯地看到。

在這一大堆因素的集體加成之後,使得戰國時期的人們,早已看不懂許多經文的原始樸實意含,以致於從「經傳」的編寫開始,就有各式各樣的解讀法,一部《周易經傳》的「集釋」,甚至可以比原來的「經文」篇幅,多出數倍有餘;「十個人有十二套解釋」,聽來奇妙,但卻是事實。

TG 初次讀到《周易.屯卦》時,就對第二爻〈屯卦.六二〉的爻辭感到十分費解。其辭為︰

六二,屯如,邅如。乘馬斑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關於前半的「屯如邅如,乘馬斑如」兩句,即使斷句有些不同,但就其字面上的意義,即使不能全部透徹通解,大家也能大致體認出,這是一種「騎乘駿馬而來」的描述,各家解釋的歧異並不太大。

過去 TG 比較無法認同的,還是後半部分,一般通常都會解釋成︰這群騎馬而來的人,不是要來當盜賊入寇的,他們是前來求婚的。女子守貞而未嫁,直到十年之後才出嫁。關於這位女子為何要等上十年才能出嫁?TG 見到有人以「女子追求真愛」的著眼點來解釋,說女方不急於嫁人,一定要找到自己喜歡的如意郎君,不惜等上個十年。有的說法則認為,該女子和某男子已有婚約,但男子出征在外,直到十年後戰爭結束,才得以和那位「上古的王寶釧」成婚。

無論是採哪一種說法,我個人都覺得不夠簡單直捷,都得安排出更多原文未曾談到的「情節」來加以補足。TG 曾以為這段「女子等待未婚夫十年」之事,或許又是某則失傳的古代故事。或許只能留待未來的新發現,才得以讓人釋疑。

前幾天 TG 讀到《睡虎地秦簡.日書乙》,發現在描述各個月份的宜忌事項時,有如下的一段文字︰

六月,酉,百事吉,以生子,肥。可始寇,可請謁,可田獵。娶妻吉。七星,百事凶。利以垣。生子,樂。不可出女。

我手上沒有原始圖版,不過上面所出現的「酉」,應該隸定為楷書中的「」,也就是「柳」字的右半部,即天空二十八星宿中的「柳宿」。所以這段話,TG 可以解釋成︰六月,太陽在柳宿,此時百事皆吉利,生的孩子胖嘟嘟。可以「始寇」,可以去拜見長官大人,可以去狩獵。這個月娶媳婦,吉利。但若此時出現七星聚合,則百事凶,只有適合去修牆︰此時所生下的兒子將落入賤籍當樂師。不可以嫁女兒。

吳小強先生對「始寇」的解釋,是這裡的「寇」該作「冠」字,或許是因為形近而發生傳抄的訛誤。所以原文中的「可始寇(冠)」,就是指「可以開始為家中子弟行冠禮了」。如此一來,這份出土的「農民曆」讀來,也就令人感到合理與熟悉了——古今民間習俗與遵守宜忌想法,完全相同。

舉一隅以三隅反。因此 TG 不禁會想到本文一開始所提的〈屯卦.六二〉中,是否也有這種「寇/冠」誤抄的情況。假如我們將〈屯卦.六二〉爻辭中的「寇」字,置換成了「冠」(行冠禮)之後,我們將會發現「匪冠婚媾」再搭配上後面的詞句,一樣能夠講得通,而且意義似乎更加通順,不需要補充額外的「故事情節」。

「匪冠婚媾」指的是男方,這個男子尚未行過冠禮,也就是他還「未成年」,就被安排來和女子結婚、入了洞房。

TG 在這裡還得多談兩個字的用法。我一直認定《周易》「經文」中常常出現的「貞」字,大多都不該作「忠貞」、「堅貞」、「貞潔」來解,因為那是後來才出現的意思。「貞」字的古義是「貞問」、「卜問」或名詞化的「貞卜結果」。(所以大家都熟悉的「乾,元亨利貞」,是說「乾卦,真是大吉大利的卦」。)

此外,「字」字在此,不該作傳統解經者所說的「女子許嫁,笄而字」(《禮記.曲禮》)的說法,而是該回到許慎在《說文解字》中的記載︰「字,乳也。」因此,「女子貞不字」的意思相當明白,就是這位嫁給小丈夫的女子在向神明卜問︰「為什麼我還無法生育?」

當我們重新讀讀〈屯卦.六二〉的原始爻辭,便能從字面上得到一種簡單又直接的新解釋︰

屯卦.六二爻︰春(屯)天,男子騎乘色彩艷麗的馬兒乍行乍止跑過來了。男子尚未行過冠禮,卻來談論婚嫁,行禮入洞房。女方卜問自己為何不能懷孕?得到的回答是︰再等十年便能得子。

自古到今都一樣,夫婦結婚後沒有孩子,女性通常都會遭受到比較大的社會壓力,因此便由女性出面問卜。而他們無法生子的原因,則是源於「男性尚未成熟」,所以要他們要慢慢等待個十年才會有結果……

TG 上面把〈屯卦.六二〉的經文內容看作是「男子未冠而婚、無子」,彷彿有些異想天開。不過就在《西京雜記》中,倒有一段有些關連的小故事︰
《西京雜記.卷四.年少未可冠婚》
梁孝王子賈從朝,年幼,竇太后欲強冠婚之。上謂王曰:「兒堪冠矣。」王頓首謝曰:「臣聞《禮》二十而冠,冠而字,字以表德。自非顯才高行,安可強冠之哉?」帝曰:「兒堪冠矣。」餘日,帝又曰:「兒堪室矣。」王頓首謝曰:「臣聞《禮》三十壯有室。兒年蒙悼,未有人父之端,安可強室之哉?」帝曰:「兒堪室矣。」餘日,賈朝至閫而遺其舄,帝曰:「兒真幼矣。」白太后未可冠婚之。
大意是說,漢景帝的同胞弟弟——梁孝王劉武——有個兒子,名叫「劉賈」(一作「劉買」),竇太后很喜歡這個孫子,急著要幫劉賈娶媳婦、生孩子,於是,漢景帝便幫著太后出面,傳達此事。不過,梁孝王以兒子尚且年幼,急於婚配將違反了禮制,婉絕兄長與母親的好意。最後在某一天,這個年幼的劉賈在行走過門時,不小心勾到門檻,掉了鞋子。漢景帝見到,覺得這個姪兒真的太過年輕,轉告了太后,此事暫且作罷。

我們在這裡見到,傳統上對一個男子分成幾個階段︰冠、婚、室。也就是在二十歲行冠禮,其後擇日擇對象舉行婚禮,一直到了他三十歲,應該就能夠「有家室」——有了孩子了。在理想的情況下,他從「冠」到「室」,正好十年。

於是我們再回到〈屯卦.六二〉。既然這個男子是「未冠而婚媾」,因此在傳統習慣上算是「違禮」的;所以其結果也是「女子不孕(字)」。當她向神明貞問何時才能夠懷孕時,神明的回答,是在男子行冠禮之後的「十年」,也就是正統的「有室家之年」。換句話說,原先男子的「提前偷跑」,未冠而婚,但最後的結局(生子)看來,並未佔得任何好處,還是要到三十歲才能「成家」。

→來源:TB的個人世界:《箕子之明夷與二則爻辭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