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1017007/8-10 武陵農場露營

今早從雨中 18度C 的武陵農場回到台北,從濃霧中伸手不見五指的思源啞口開到南山村、沿著陰天的中橫宜蘭支線,再一路開到了陽光燦爛的羅東,接著從北宜高回到 30度C 燠熱午後的台北盆地,經歷了好幾種不同的天氣型態。

女兒說:「媽媽,我比較喜歡山上涼涼的天氣。」「我也是。」

這次露營主要是參加 523 40 週年隊慶的雪山會師,帶著小小孩的我們,還沒有能力上雪山,只在武陵農場露營,三天兩夜。

第一天到達營地時,天氣晴朗涼爽,雖然太陽有點晒,但躲在客廳帳下,看著遠山近景,沒有蚊子或小黑蚊,我就很滿足了。

原本想要訂提供電源的 A 區,但開放預訂營地時,所有營位被秒殺一空,最後訂到 E 區營位。

每個營位有可搭到六人帳的棧板、野餐桌椅與停車格。營區有公廁、水源及淋浴間。配上滿天星級的星光與山景,這個營地實在是無懈可擊。

第一天傍晚,跟著雪霸解說員到了遊客中心與管理處中間的道路兩旁觀看白面鼯鼠。等天色一暗,解說員用強力光束在岩壁上、松林間尋找著,不一會便看見反映紅光飛鼠雙眼,棕色毛皮白臉白腹的模樣實在很可愛。飛鼠在眾人期待下,也上演了幾回飛身過溪的精彩驚險表演,像是一塊白色方巾從這頭被拋到對岸,眾人像是跟著做了高空彈跳般,只見飛鼠自在地在驚呼聲中從容滑翔


晚上的星空,雖然有上旬月光,仍可見北斗七星、天蠍座、大角星,以及夏季大三角等。久違了,高山上的星光!

第二天,帶著孩子去走煙聲瀑布,沿途孩子走走停停,帶著阿欣認著二葉松的兩針一束松葉(生死兩相隨)、認著刺刺針葉的台灣杉、柳杉、還有扁扁針葉的紅檜。

「這個森林裡的葉子是不是很特別?都找不到平常看的、畫的那種寬寬的葉子...」

「地上的松針踩起來是不是很軟很舒服?」

「再找找不同的"針葉"的葉子,我們回家一起把它們排起來貼在圖畫紙上。」

非常的喜歡這一段跟孩子在針葉林下的散步,看她尋找二葉松爺爺,看她尋找不同的大小毬果、看她不害怕泥土、不嫌棄這蟲好髒、對不同的葉子好奇並想去聽聽它們的故事,自然而然的親近自然,我心裡也真的覺得這個小孩很棒。




(拿著紅檜葉子當孔雀尾巴的欣和 Q )

下午回到營地之後,雪山各線的隊友陸續到達紮營。孩子也多了起來,很是熱鬧。

帶孩子爬高山,也是我想做的事。但聽學長姐說,有的孩子有高山症,又吐又睡不好,走的很辛苦。他們可能是因父母的期望或同儕的影響,而選擇去完成登雪山,小小年紀便以意志力克服登山的辛苦,真的不容易。只是,我想著,我是不是該提醒自己不要強自將自身期望加在孩子身上?

第二天下午開始飄雨一直到第三天,山上的天氣說變就變,完全難以預測,好在我們這次準備充分,面對不同情況都還能應付。

不過這兩晚夜半時小 Q 和阿欣都大哭了許久,讓我不知所措 (是不是不該來中高海拔露營?)

回程時我問他們「露營好不好玩?」好玩!」「睡帳篷好不好玩?」好玩!」「有沒有好累?」好累!」

有很棒的友伴 (旭宸、芹芹及簡哥哥兩家人)、簡單好吃的飯菜、舒適的環境,這次露營真的很成功。

ps. 離親子登山又近了一小小小小步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我喜歡爬山,尤其是台灣的高山,期待帶著孩子"大手牽小手"走向山林。

像母鴨帶小鴨般的,我的身後也跟著兩個可愛的孩子,我們計畫著假日的活動,陪他們長大的過程也重溫了我的童年。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