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427秋的新春

秋天,帶著蕭瑟的落葉來了,還未貼近呼吸的大地,它們便旋轉著舞步開始遠方的流浪了。又是一個黃昏的降臨,站在街口的對面,我數著過路的行人,沒有看到苦悶的臉孔,有的只是輕鬆的步伐和歡快的言語。也許,大地已經存放了它們厚重的腳印,所以今年的秋,帶給他們的是收穫的歡愉。看到如此情景,我便深深的呼吸了飛過鼻翼的空氣。悠揚的鈴聲飄過了小路,飛到了樓頂,又兀自滑滑伴著朗朗的書聲,香飄滿園。整個校園又催生了新的生命力。隨後,響在耳邊的是嘹亮的軍號,看到的是精神飽滿的神情,我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久違的笑臉,原來,我也曾這樣稚嫩過,我也像那些在炎炎烈日下的孩子們一樣豪言壯語過。走在寬闊的路上,會有很多洋溢著青春的面孔迎面而來,他們對著我清甜的叫一聲:學姐。是的,我記得:原來我大二了。我再也不是懵懂無知的踟躕者。再也不是對著文字默然的茫然者,再也不是僥倖通過關卡的幸運者。我曾偷偷的數著忙碌者的身影,偷偷的嘲笑著自己,我是多麼的清閒,我不用和時間相互掙扎,也不用特意的為自己準備無形的負擔。現在,我才明白,短暫的安逸已經過去,清淡的茶水飲用已盡。如果我還凝視著空蕩的水杯,我遲早會被埋沒在沙漠裡。昨夜,下了一場即時雨。紛紛飄落的雨水沖刷了舊日的漬跡,彷彿帶走了沉睡一年的惰性。落地窗外的世界已經在我的心中改變了模樣。“漠漠清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清晨,我又一遍的聽到悅耳的鈴聲,雖然初秋陰冷天氣使我顫慄,但我還是充滿了信心。落花無意流水無情,我便與飛速的秒針穿梭在隧道裡。

(繼續閱讀)

201304091107寫下此刻的思緒

成天尋思著能有一個清幽的環境屬於自己,不摻雜功利,沒有瑣事糾葛,雅靜雖不及世外桃源,寧馨卻可靜慰我心,是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別人闖不進來,我也不曾走出去。想像永遠比現實美得多,就像不久前還在嚮往寧靜的生活,而今真的遂了自己的心願,卻發現那顆心並沒有料想的那般平靜。一個人呆望著夕陽暈染的半邊天空,還不曾來得及遐想,朦朧的殘月卻是硬生生地撂下了幾分季節的感傷。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淒涼多少悶!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沉何處問?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故欹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也許生活就是如此,閑雅之餘卻也無法掩盡來自內心深處的孤寂、哀婉和無奈。有時候會認為身邊缺少可以令自己感動的因素,所以寂寥的深夜才會聽到縈耳不散的哀歎,純淨的白紙才多了無盡銷魂的淒淒慘慘。一直都固執地以為許多事只要不去親歷,安靜地做個旁觀者,心便可靜如止水,不料僅僅一個虛構的故事,就足以讓我夜不成寐、淚濕玉枕。木蘭凋殘香猶在,與君相逢未有期。原來,即便是心如止水,面對這俗世紅塵、離合聚散卻也並非想像中那般淡定、超然。愛一個人之深,可以穿越千年攜手終老。恨一個人之切,可以永世不忘結痂之傷。紅塵紛繁,也許真的只有不見,才可不戀,不相知才會不相思,可是世事難料,未來終究是一個不可預知的數。常常會莫名的感傷,因一片落葉,一句話,一個字,一部影片,甚或一個自己都無法說明白的場景。還記得前些日子看過一部當前比較流行的清穿電視劇,細想之下覺得自己可笑,一個平時連一篇稍長的文章看著都暗生不耐煩之心的人,卻硬是花費了一周的時間,平心靜氣地把每一集都看了個透徹。更嘲諷的是,居然聽著片尾曲會不自覺地落下眼淚。“不再看,天上太陽透過雲彩的光。不再找,約定了的天堂。不再歎,你說過的人間世事無常,借不到的三寸日光。”諸如此類的不明所以其實還很多,只是這個在我的記憶中更為深刻、鮮明。習慣了把文字視為自己的另一面,隱晦卻又明朗透徹,所以每當非要提筆時都要好一番苦思冥想。嚴謹卻又不失所表達的思想,詼諧但又不泯端莊之態,只是一貫堅守著這個原則,不過真下筆時什麼冠冕堂皇的話,就會像風中的流沙散逸不見,只想著怎樣寫出一篇文章,至於別人能否理解,都已經不是我最終在乎的了。有時候會刻意渲染季節的悲傷,僅是為了表達內心的凌亂思緒,因此當看到枯黃的樹葉悄然落下時,內心或多或少都會不自覺的湧來一陣酸楚,找不到合理

(繼續閱讀)

201205032156楊花似雪

這個季節我常常走進楊樹林,看楊花漫天飛舞。它們本來是樹的精靈,受風兒的邀請,離開滋生它的故土,在廣袤的大地向上升騰,宛如潔白的雪花,撒向人間幾多情愛,得到綠色的再生。不要以為它的命運漂泊不定,其實我們本來就沒有固定的家園,心在哪裡,家就在那裡,愛在哪裡,家就在那裡,這種不求富貴,隨遇而安的品質難道不值得讚頌?總有人以一己之見,說它“韶華愁白了頭,歸宿無人收”,子非楊花,安知楊花的的品格?它們本來是質樸剛強,挺拔向上的白楊的精靈,每到一處,就擴展一種精神,張揚一種個性。更有甚者,創造了一個貶義詞,“水性楊花”,用它來貶損女性。是的,女子溫柔如水,但她們不是禍水,是她們幸福著一個個家庭,孕育了整個人類;女子美麗如花,楊花也是美的,你看它潔白高雅,質樸清新,所求甚少,充滿旺盛的生命力,我覺得應該給這個詞彙以新的生命。萬物生靈皆有定,我們要讚美每一個生命的存在,因為有了它,大千世界才變得豐富多彩。我喜歡在這個季節看楊花,它給我雪的聖潔和人生的啟迪。

(繼續閱讀)

201204291517我願與你分享,你卻毫不猶豫地轉身離去……

我的悲哀在於:我願與你分享,你卻毫不猶豫地轉身離去。這個你,都是我生命中的至親,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這個離去,有死別,更有生離。死別,倒也乾脆,劇痛過後,明白一切無可挽回,只有強打精神,活下去,好好活。死別,令人悲哀甚至絕望的是,曾經與你息息相通的人說沒就沒了,遍尋不著,一切的話語再也無人訴說,一切的美好再也不能共享。生離,那就猶如火上煎熬,時而一絲劇痛,卻又隱隱有希望。但終究一步一步,抽身而去。曾經的癡言夢語,尤在耳邊;曾經的溫暖溫馨,尤在手中;曾經的人兒,卻是歡笑在何處了。生離的致命之處在於,它粉碎了信任和信心,對別人的信任,對自己的信心,於是世界在身邊崩塌,眼前只有一片荒漠。有人一再一再跟我說:這就是命啊。我們…父母…你過去……我今天……呵呵,網絡語錄裡有一條:如果你信命,那麼一切的偶然都是注定的;如果你不信命,那麼一切的注定都是偶然的。有人又教導:要認命。又說:要忘掉一切,要向前看,這樣才能擺脫命運。一位認命的優秀分子。似乎自相矛盾啊——既然都認了,那還要擺脫命運嗎?既然都命定了,那還可能擺脫命運嗎?——“哎,這兩年,價值觀不一致,沒法交流了。”我不信命。但我認命,不過,認命在我的詞彙裡是“全然接納”。我願與你分享一切,你卻毫不猶豫地轉身離去,那些我至親的人,在一年之內,一個一個離去。那年冬天,是我印象中最寒冷的冬天,11月1日就下了第一場大雪,元旦連降罕見暴雪,3月8號了還下了雪。那一年的花兒開得晚開得小,清明前一天去玉淵潭,櫻花就只有那麼一兩樹,人比花多。時間,或許能夠癒合一切。從此以後:——若我遭受苦難,倒也心下安了,甚至暗自慶幸:你不必看著我受苦了,你也不必跟著受這些苦了。——但是啊,當我看到美好,當我享受美好,心下喜悅,卻會有一絲心酸,甚至心裡發痛:我願,與你分享一切……心底裡開出花來,眼中卻止不住淚水流。 |

(繼續閱讀)

201204271458愛,是一種幸福的憂傷

熱戀的時候,總是深信愛會天荒地老,總是不經大腦的思索而輕易相信對方的承諾。縱使心中充滿疑慮,縱使自己日夜掙扎徘徊,也總會押下幸福的賭注,僥倖的祈盼命運的青睞。愛的時候,世界再大也大不過兩人世界;兩個人的雙眸只容得下彼此,彼此的心房僅裝得下對方。冬季的冰雪也有了溫度,幸福是朵凌霜傲雪的紅梅,怒放,燦爛的笑成太陽的顏色……於是,我們膽怯又迫切的渴盼甚至尋找這樣刻骨銘心的愛情。一些找到了又失去,失去之後,留下的是刻骨的傷痛和銘心的回憶,從此與寂寞為伍,和孤獨作伴,默默地舔著流血的傷口,守著沉睡的往事直到遙遠的某一天。一些苦尋一生仍無所獲,卻弄得滿身傷痕,怨氣衝冠。目睹幸福的流星劃過天空,只能無奈的揚起嘴角:其實,我也可以成為你溫暖的歸宿。也有人看淡紅塵,信奉緣分。只是太注重緣分而忽略了主觀的努力,往往容易錯過與幸福的懈逅,一次次的祭肩而過讓你像洩了氣的皮球,空留無奈與淡淡的惆悵。當我們一同駐足回首時,才會驀然發現:愛,竟是一種幸福的憂傷!而我們,不得不裹藏滿心的憂傷,牽著寂寞獨自行走在人生的路上。所幸世上不乏終成眷屬白頭偕老的有情人,他們懂得最大程度的縮小傷害,把憂傷拋到荒蕪的角落,而將愛融入彼此的靈魂,讓幸福溢滿你我的心田。看到他們,我們羨慕甚至有些嫉妒,卻不曾思索:為何我們總是被愛所傷,讓幸福從指間悄悄溜走?緣分是瓶,幸福是水,因為我們習慣了快速地品完瓶中的水,卻不補充,只空留瓶底的沙,積澱出最終的哀與痛;而他們彼此包容與忍讓,不斷注入幸福的水,漫過憂傷的沙,直到此生緣分的終結。傳說胎記是上輩子留下的傷痕,是上輩子愛你的人,為了這輩子能找到你而留下的記號!那麼,他們的緣分應該還可以延續到下輩子下下輩子吧。受過傷的人喜歡捂著隱隱作痛的傷口靜靜地聆聽寂寞的聲音,讓思想的潮水淹沒眼前的世界。於是,幸福的回憶如鹽水般侵入五臟六腑,浸滿每一個毛孔,潤濕每一道傷痕。在模糊的意識中,你又總是會後悔、自責。如果那時我不亂發脾氣,如果曾經我沒有誤解你……儘管在心中羅列了無數個如果,睜開淚水朦朧的雙眼,才知再也回不到從前。一個人看花開花落,一個人望雲卷雲舒。風兒聽不到你的心聲,更載不走你的思念。思念是關不緊的門,空氣裡會氤氳著幸福的香味,但更多的,是瀰漫著痛苦的灰塵。你只有在幸福的記憶裡獨嚼每一次的心痛。愛情原來是這麼傷,幸福

(繼續閱讀)

201204221748太平湖情

每每與朋友談及那山(黃山),心中就不由想起那水(太平湖);每每朋友感歎那山的巍峨壯麗的時候,心中便不由生出一份歉疚。為什麼不談談那水呢?那藍極綠極、清湛透亮的太平湖之水喲。或許是太醉心,不願破壞那一抹安詳與寧靜;或許是太自私,不願觸及珍藏於心的那一段純真的記憶,那一縷樸素的情感……時隔16年,那次旅行的尷尬情境,至今仍歷歷在目。那年的春夏初交,我們一行六人,從合肥出發,直奔黃山。誰知,乘上火車不到一小時就失竊了。本來就準備得不多的旅資,在未見到山色湖光之前就失去了大半,可想這次旅行的困窘了。到了黃山,不玩太平湖,實在是一件憾事。儘管囊中所剩無幾,我們還是壓抑不住那份童心和神往而達成共識:省吃儉用,無論如何也要去見見那個“湖”!初夏的太平湖畔,棲息著遊船,一字排開,從那裡傳來悠揚的旋律,船老闆們靜靜地恭候在船上,翹首迎盼著客人。一隻名為“金島”的嶄新遊船上站著一位身著褪色軍裝、敞著胸襟的高大結實的漢子,褐色的皮膚,透著深紅的光澤,厚厚的唇微啟著,露出白粲粲的牙,其身後立著一個打著赤膊的山裡少年。我們一行六人幾乎同時瞄準了這隻船,便不約而同地走向它。大漢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內容一目瞭然:魏寶根,船長。從此,其名和其人便深深烙印在我記憶的綵帶上。按慣例,上遊船前,得先同船長講清遊玩的路線,並講定包船的價錢。當我們這一旅遊小分隊的領頭人不得不提及這個話題時,立馬露出囊中羞澀的窘態。大漢深邃的眼光從我們六人的臉上飛快地掠過,然後憨憨地笑著擺擺手:“先不說這個,上船吧!”“金島”起航了,我們尚未與停泊的湖灣作別,只覺得湖光山色已撲面而來。青山綿亙一片,如巨人的臂膊,將秀媚的太平湖緊緊地擁在自己的懷中。兩崖古木、青松、翠竹鬱鬱蔥蔥,蒼翠欲滴,一簇簇、一叢叢粉紅色的杜鵑花點綴其間,給這碧澄澄的景致又塗上一層艷麗的亮色。泛舟湖上,是如何的愜意而心曠神怡!涼風習習,舟如游龍,陽光灑向湖水,自淺金至於深翠,幻成幾十色,一層層、一片片地漾開……太平湖湖中有島,島中有湖,大大小小的島嶼錯落有致,使湖面迂迴曲折,撲朔迷離。寬闊處,煙波浩渺,氣象萬千;狹窄處,一連幾座青翠翠、綠茸茸的山頭排闥而來,幽美、靜謐,似長江三峽,又似桂林山水。

(繼續閱讀)

201204092323在指縫間歌唱

依然是那一條長滿籬草的曲徑小路,依然是那一排鬱鬱蔥蔥不思晝夜守著自己領土的青錢檀木,依然是四季輪迴漂浮而過的痕跡,依然是那一片倚窗靜默的身影。離草中淹沒的年華隨飛鳥遷徙直去,只剩下那條路。彎曲,延伸,凝聚著無數支被遺忘足跡的讚歌,締結著頌神的琴曲,也記載著一切過往的旅人生平,一顆顆塵粒,緊掩著,移動著,也塞滿了離人心中那點點殘留的縫隙。    暮色漸濃的黃昏,夕陽墜入地平線,西天燃燒著火紅的霞光,一片寧靜輕輕地灑下整條路,曉風的吹拂也便遲緩起來,偶爾的機遇,離人走向了這條路。    綠意正濃的離草隨風擺弄自己的風姿,無邊的思緒在蔚藍中徜徉,檀木不時地發出陣陣清香,交相呼應,盤垣交錯,一切是那麼和諧,一直通向盡頭。    涼風習習,原野的鮮花,雲儷的色彩,涼爽的晚風,殘存的睡意與離人渾然交融,離人被遠方深深吸引著,影影綽綽的思緒,在雲彩的邊沿透射的霞光中漂浮。離人便想踏上這條路,尋找遠方的風景。氤氳繚繞,透過微薄的陽光,離人踏著金色的碎光,帶者未來的憧憬,走上旅途,林間飄蕩著鳥兒婉轉的歌聲,交雜著離人的背影,消逝的越來越遠,多少個風霜雨雪,多少個不眠之夜,都不曾磨滅離人追求遠方的熱情    看著春殘,花落,看著夏日,細雨,看著秋瑟,凋零。看著冬日,白雪。轉眼間,時光在手指間滑過,離人在路途的摸索,煽起希望的翅膀,找到了彼岸的歸宿。    離人看到了自己苦苦追尋後的風景,看到了秋夜散落,凋零,也看到了時光如梭。才發現一直追尋的夢,卻遺失了點什麼。。。    來去的年華,在晨光裡反覆出不捨和充滿光影的前程混合交融,當夕陽化為灰燼任風吹去,不再輝煌的天空只留下那最後輝煌的一瞥。    落日融金,暮合四壁,塵封的記憶被落日鎖進沉重的大門,只剩下一雙遲暮的眼神癡癡流離於遠方,呼過而    來的是歎息。。。。。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