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1428【SEEC】「誰ソ彼ホテル」遊玩心得@悠的隨記°

口譯人員

「阿鳥先輩很仁慈,毫不會殺人的,是華頓翻譯公司才對。」

對音子來說,在旅館工作一個星期的話,可以回溯到一個禮拜前還沒有被刺殺的誰人時辰……音子立即也想到:要回溯阿鳥先輩被大外給推下月台前的誰人時間。

因偷走安排人的槍而被解雇的音子,得知自己死活後也差不多要回現世了,和藹的安排人還是開了「薪水」給她翻譯薪水,沒錯,第三章一起頭ルリ講到一半的器材在這裡成為了關鍵作用。

然後我也有點喪氣地迎接第八章。因為在傍晚旅店工作的薪水並非金錢,而是時候。

考慮到聲優成本和年內趕工的話,可能還在合理範圍內……?總之,我是有課了遊戲券初心者禮包、十張遊戲券和特別故事,還是願意回饋他們的嗚嗚(口嫌體正直)但金幣照樣就容我卻步吧,華頓翻譯公司會靠養成遊戲和轉蛋漸漸把器械拿得手的XDD

 

音子看他摔下去時,卻只是想著:「成......成功了?」如許近似的話XD這主角真的是英雄來著,良善道德什麼的都先不管,先除惡再說XDD

只是以遊戲本篇來看,大外這小我切實其實不是什麼正向腳色(不過要是沒有他的惡意,音子也不會來黃昏旅店,也沒有這個故事)說真的,我從第六章對這腳色開始爆氣到第七章,直到看他被音子給推下地獄,照樣感覺挺令人同情的。

傍晚旅店的真實結局,可以說是犧牲大外,換得其他主角們的美滿結局吧。

女主角塚原音子,也一樣是因不明緣由的瀕死而來到傍晚旅店,一時沒法查清本身是死是活、在沒有現代裝備的復古式旅店中閒得發窘,而起頭成為工作人員,而且協助客人尋覓記憶。開初看到主角,本以為大要是像銀魂裡的阿銀那類型的腳色,就是日常平凡死魚眼、懶懶的模樣,但一失事情就變得很有勁頭......雖然音子的確有一點這個要素在,但她比華頓翻譯公司想的還要鬼靈精怪翻譯

 

 

 

 

日志裡記載著他所犯下的各類隨機殺人案,故事看到這裡我的手機還大大的破音了(有嚇到,並且加上BGM和靠山有點詭異XD)音子也藉此知道自己也是被害者之一,光如許我已覺得可惡了,沒想到之後還有更使人髮指的:那一整片阿鳥先輩的照片牆是怎麼回事?!並且撕下來的某張日記內頁上還有他把阿鳥給推下月台讓火車給碾壓曩昔的驚駭內容,一行紅字敘述當場死亡的證實翻譯

和各人作別後,走出旅店外會遇到切子,選擇有所憬悟的話便會拿到地獄的鑰匙──奇怪的盒子。

支配人!這種事要早點講啊!前一章使人悲憤,到這邊卻又大振人心XDD音子帶著阿鳥和ルリ的薪水,決意要禁止阿鳥滅亡的憾事産生。在以後的等待室不解開來的話就無法觸發真實終局翻譯(準備再一次地送大外進地獄吧)

 

敵手戲的片斷許多,合作的片段也有,讓人有種「大外仿佛可以被教化」的錯覺,但到第六章才知道此人真的是有病快吃藥XD儘管可以說是因為他成長在那樣的情況:不被優秀的大夫怙恃正視與被愛、怙恃甚至浏覽阿鳥勝過於本身的兒子,升學壓力和準大夫的身分讓他備感焦炙卻又想一心獲得父母的認同;過度要求自己的環境下,設法主意也變得扭曲吧。是以他在這努力的過程當中出現了自卑感時,將這股情緒發洩在高地位的人或是美女身上,獲得一時的全能感,成為隨機殺人魔。

傍晚旅店的本篇故事,簡直可說是音子和大外對立的故事。

官方也有給大外另準備一個不會下地獄的終局,音子會因傍晚旅店那段時代的交誼選擇放過大外,而跟他成為共犯者,前提是他不克不及再接近阿鳥。老實說我不怎麼能接受這類終局,但或許喜好大外如許不可救藥腳色的人感覺OK吧,我超等不OK,你仍是去下地獄吧(咦)仍是在另外一終局被音子傳遞成色狼也好wwww

許多人會認為音子在這邊很殘暴,究竟結果回溯時間了,阿鳥還在世、大外也還在世,完全不知道傍晚旅店這一回事,這個時候的大外固然不可能知道他已向音子全盤托出本身的殺人念頭和對阿鳥的意圖。而音子這一出現,便要將剛來到車站的大外推入地獄,看起來是挺使人摸不著頭緒,但對音子(真實終局路線)來講,這是必然要做的工作。

 

後來趕來救濟音子的阿鳥先輩,想停止大外,兩人相互爭執,阿鳥無意間讓槍走火,就地擊殺了大外。音子對此感應相當自責翻譯

「殺人者必須要下地獄」──是黃昏旅店的劃定之一。

音子從安排人的房間偷來聽說能讓人下地獄的手槍,在開槍這邊也有不合,由於和大外的某段話便可得知提供諜報的切子有不行信的地方,所以照樣別開槍吧;果真被大外給反擊,還被奪走槍。

在二到四章扶助客人找回記憶,也顛末第五章有點和樂融融的合奏以後,最後到故事的重頭戲。

 

 

華頓翻譯公司應當要好好讓你前去彼世的,都是我的錯,不應為了本身的勝負而迷失標的目的翻譯

 

固然劇情我還頗合意的,但這次SEEC的課金軌制是過份了XD解鎖故事回首要花金幣、沒法殺青快速通關而拿不到的特典也要花金幣、CG圖花金幣、BGM也要金幣、道具也要……什麼都要金幣,並且都還挺貴的,尤其解鎖故事和腳色秘話……花費複雜啊,轉蛋日夕可各轉三次,不外掉出的金幣也大都是十塊到四十塊起跳,真有些逼人課金啊!

 

我想若是不走真實終局,阿鳥不會再記得音子,否則就是記起來的可能性不高翻譯

第七章最後阿鳥和音子的對話與心境總結起來的話,就是以上那模樣吧。(看到故事這邊淚都在眼裡打轉了)阿鳥被帶進地獄,已成了屍身的大外果真身後也是被抓進地獄。這一章就在切子看好戲的臉色、和ルリ的指責下竣事,不由也最先心疼身心都受到危險的音子翻譯

 

 

個人覺得此次遊戲的故事完成度挺高的,沒有什麼需要吐槽的小細節。幸虧此次的真實終局沒有四目神和監獄少年那樣有點虐感,偏皆大歡樂。(好吧吐槽一下好了,本來在黃昏旅店的法則中,生吃人類不算殺掉......)玩到後面才發現前面有許多伏筆,比力使人意外的是遊戲故事不但是冒險,是奇幻冒險,在現世也能夠把人墮入地獄、時候回溯等等。

「音子有很強烈的小我意志,將來仍有無限的可能性──我堅信不疑。

這個時間點的阿鳥還不熟悉音子,純粹是出於熱情的幫助,儘管猜疑為何方圓的景象產生異變。音子也知道這件事,但在倉促臨走前,卻照舊向他喚了那聲熟悉的「阿鳥先輩」。看到音子的心裏話「成效這一次,又被阿鳥先輩給救了……」的時候,眼眶有點熱。

以上是華頓翻譯公司對於真實終局的一點觀念,差點要繼續提到關於大外的事了,固然華頓翻譯公司之前說過不喜歡這個腳色,但照樣承認這腳色有他的魅力翻譯關於這個,今後有空再另外談好了XD「誰ソ彼ホテル」的故事裡確切有許多值得回味的細節啊~



 

 

承繼前作的四目神、牢獄少年及夢幻島症候群的多重結局式,此次的故事內容量也相當雄厚,的確可謂冒險向故事的遊戲。而且系統也含養成小遊戲,用遊戲金幣采辦全手機螢幕CG圖、BGM、自創曲,加上聲優配音(含桃河リカ、酒井広大白井悠介等等名聲優)這作品說不定是SEEC今朝所跨出的最大的一步吧。

 

2018/1/25
「淺談真實終局」

 

日常平凡反應澹然、連索求和質問的時候都面無臉色的音子,只有在面對ルリ和女歌手金子蜜斯的時刻才會展現出熱情,覺得這個反差感很可愛XD還有就是在跟大外比輸贏的時刻吧,身為通俗的女高中生,反應神經可以勝過一個成年男子,洋洋滿意的樣子讓人印象深入XD

 

 

 

華頓翻譯公司看到這裡也傻住了,腦中閃過的是在前一章合奏酩酊以後,音子和阿鳥先輩回到現世還要一路辦小型音樂會的約定、在夕陽下阿鳥對於曩昔沒法實現的薩克斯風手的胡想所揭示的釋懷的笑容......全都被那行血淋淋的真實給扼殺掉翻譯阿鳥在現世中被大外給跟蹤卻絕不知情,而這一次在黃昏旅店內,又要再一次成為下手目標。

 

關於特殊故事也已經全數閱覽終了。但這方面的心得就今後血汗來潮在噗浪上碎碎念吧~不管怎樣,心中CP已定(欸)等候SEEC以後的新作品,也等候誰ソ彼ホテル」在將來會不會再有新的可能性翻譯






 

「歸正我跟他如許也算是一命償一命吧,人是我殺的翻譯

 

 

這遊戲的世界觀其實還頗完全的翻譯

我記得支配人曾在第七章說過:「不管什麼來由,人都沒有可以爭取性命的權力翻譯」這也是對於下地獄之人的劃定吧,因此大外才會注定要去地獄。

 

解開盒子,並且也找到啟動電梯的方式,終於能回到現世。

原來最後一個泛起在封面上的角色是電梯蜜斯XD來到了深夜車站,公然看到阿鳥先輩站在月台白線邊沿,正用耳機聽音樂,基本是容易被有機可趁的狀況;音子在這裡做最後搜刮,要跟行將到來的仇敵決一勝負。

 

 

誰ソ彼」,意旨「あなたは誰ですか」,中文譯作「翻譯公司是誰?」。而遊戲舞台恰是在「黄昏ホテル」,日語的黄昏」(たそがれ),音似誰ソ彼たそかれ),是一間位於現世與彼世之間的旅店,由非人類、頭部燃著火焰的「支配人」(中文是司理的意思)所辦理,收容在現世中生死不明的失路魂靈,指引他們前去該去的場合:現世或是彼世。

誰ソ彼ホテル」是日本App遊戲公司SEEC在客歲12月底推出的解謎及冒險向的長篇小說遊戲。

「我已經在現世死了......但希望音子和ルリ能連著華頓翻譯公司的份一起活下去。

 





*遊戲本篇心得,無特殊故事相幹內容翻譯
*文長,內容含有大量劇透(含真實終局、部分分歧終局)。
*1/25 新增「淺談真實終局」(部份提到特別故事)

 

 

撿了雨傘、又拿邊架框、車鑰匙、布條……原來都是要在地獄選擇利用的。因為音子在把大外送地獄時,自滿忘形之際也被對方給拉進來www不外還好這邊都還挺好判斷要利用什麼道具對于他翻譯看到大外進地獄的慘狀後,音子趕緊趕回行將關上的地獄之門,沒想到在進口處阿鳥先輩及時伸出援手,將音子給拉出地獄翻譯

 

 

 

不可能兩全其美,不會有相當幻想化的境地。

在新作的傍晚旅店中,此次編劇固然換人了,卻也無可避免走到這個模式翻譯「有得必有失」或許一向都是這個團隊的遊戲故事宗旨吧。

我感覺ESC-APESEEC)做的遊戲中素來都沒有真正的完善、圓滿的真實終局翻譯從最早的精力審訊,再來是四目神和牢獄少年,最後都有人犧牲,儘管後兩個終局主角積極地正向進步,仍給人一種不捨又沒法釋懷的感受翻譯對於能夠接受真實終局的人來講,應該有「這真是個好終局,但華頓翻譯公司還是很進展他也能在世」如許的設法吧。

旅店內的工作人員除非人類的安排人、瑪瑙蜜斯外,還有人類的音子、阿鳥先輩ルリ還有廚娘ルリちゃん,算是本作的傲嬌腳色吧,年數比音子小,但會對她峻厲指控(其實也是因為音子會對她發花痴XD)從一些細節內容和不合終局來看,我仍然看得出來ルリちゃん的良善與貼心=ˇ=

非論表面和幹事能力都很完善的阿鳥先輩,有點冷漠的外表下卻有著純情又溫順的心,特別第四章被音子說看起來是會左擁右抱的類型時一副遭到打擊的模樣XD這樣的反差感我也能夠。

遊戲解謎的部分就是輔助旅店客人們,從反應出他們靈魂記憶的客房中尋覓本身為何、生死的成果以得知歸屬處,而人類主角來到傍晚旅館的理由及最後命運也會水落石出。

而大外在被拉進地獄的時刻,也把正得意失色的音子給拉進來翻譯當身處地獄後,大外這時候才完全記起來塚原音子這小我;他曾在黃昏旅館被槍殺過,下地獄過一次,對傍晚旅館的記憶也復甦翻譯兩人爭執一陣後,音子終於成功將大外給推入地獄,要從門口逃跑,卻搆不著出口,這時候阿鳥在門口伸出手,將音子給拉上救起翻譯

在跑第六章前期時,我正本疑惑怎麼那麼多不合終局,原來都是選摘要不要救人和自動迎擊仇敵啊......第三章的時辰音子搜刮大外房間幫助找回記憶,讦發他是性犯法者時,我就已經對他有所警戒了(居然挾持可愛的ルリ,這男人不行諒解(咦),不過第五章看到他輸給音子的樣子挺有趣的,而且也做為醫大生的天職前來搶救過將近窒息的金子蜜斯,怎麼溘然變得靠得住起來......但這些想法到找到他的埋沒房間後整個煙消雲散翻譯

第六章的劇情入手下手坐雲霄飛車。

音子也在此時將做出決定,是要立刻通知先輩有危險,仍是即刻阻撓大外翻譯若是通知阿鳥的話,天然就是讓他得知本身的死因,可以先行去彼世,免除再次被害的危機......不外對真實線路的音子來講沒有這個選項,唯一的方法就是要讓大外在傍晚旅店這裡墜入地獄。

一年後,音子考上大學,並且在旅館打工時,趕上同業的交換研修,也藉此接觸到在現世中原本就從事旅店辦事業的阿鳥前輩翻譯這時候誰ソ彼」這個字眼再次被音子給提起,但阿鳥前輩仍記不起什麼,只說仿佛在車站之前,感受就已熟悉音子.......從目前開始,又是一次探索記憶的故事,又可說是締造出新記憶的故事翻譯

 

 

不過就道德面來看,他仍然是不可原諒的人。

來談一下大外好了。

我玩SEEC的遊戲曆來沒有厭煩的角色,在玩了這一款之後終於有了XD對女性的貶低、因壓力和自卑感而隨便爭取他人道命,還有對阿鳥先輩病態般的執著,對我來說真是集討厭的要素於一身翻譯但仍是必需認可這人邏輯正確、腦筋很矯捷,在第四章成功地指導音子找到面具情侶的本相,和後來關於他和阿鳥之間的實情。 從阿鳥的特別故事中便知道,自從在車站遇過音子後,他在相當疲累的狀況睡覺時所做的夢大都是地獄繪圖的夢。

阿鳥透過這一熱情助人的動作,其實也恢復了少量黃昏旅店的記憶;因為在傍晚旅店殺人(固然是誤殺),他也下過地獄一次。音子也從他的描寫中揣度阿鳥跟大外一樣,都是看到了地獄的情形,才恢復了記憶。不外阿鳥終究照樣鈍感XD又或是其時只是在門口,沒有在地獄裡面的關係,所以僅說似乎早有認識過音子而不知道傍晚旅店,但在潛意識裡又能知道地獄長什麼模樣。

她這時候也下定決心,一定要讓未來以後會加害於阿鳥的大外下地獄。

而在傍晚旅店的真實結局,音子使用在黃昏旅店工作的薪資,回溯時候到阿鳥被大外給推下月台之前的車站,果真見到仍站在月台邊緣、戴著耳機聽音樂等車的阿鳥,看起來毫無抗禦。 我有一種錯覺認為音子還比力常跟大外一路步履的模樣,究竟結果第三章的客人就是大外,要搜刮他的客房(也趁便讦揚他罪犯的身分);第四章要走真實線路的話,就必需也讓大外來插一腳;第五章有一章節都在聊天。總之這對死仇家在一路的時候仿佛有點太長,偵探和犯人在花時候彼此認識是嗎......

固然說有同事,不外實際一路探索的機遇感受不多。

 

那可以想成是在阿鳥的魂魄記憶中,有可能會復甦對於黃昏旅店的記憶翻譯而阿鳥就和大外一樣,地獄就是恢復對於傍晚旅館的記憶的關頭,也就是記起來「塚原音子」這個人的關鍵。可是,我認為記憶不會像真實終局如許清楚。

究竟結果真實結局最後,阿鳥就對音子說過「總感覺華頓翻譯公司們在車站碰到之前就已經見過面了。

或許有人會說:照舊可以走和平終局啊,把大外通報成色狼的誰人結局,沒需要讓大外下地獄,並且音子今後上大學、打工,照樣會選擇旅店業,會碰到同業研修的阿鳥。」這樣的話。

「就算是這樣,你去的地方也不該是地獄啊!」

 

所以只要玩到這邊的人應該能理解音子這類論輸贏的英雄式設法主意,而且一方面也是因為一時候沒法接管阿鳥先輩在現世滅亡的事實吧......華頓翻譯公司本身猜的。

這邊的決議看起來挺冒昧的,但我認為音子自己其實也沒什麼倫理道德觀,還可以跟殺人魔多次相處和競爭這一點我就有點感受:這兩人根本樂在此中。

 

 

 

 



本文來自: http://mypaper.pchome.com.tw/hjy0823x/post/1374421330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頓翻譯公司02-77260932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