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10133每一次想你,都感覺心痛

每一次想你,都感覺心痛!心痛,心痛你一直在我面前的虛情假意。心碎,心碎你把我對你的愛動當作了一場遊戲……背對背流淚,微笑道再見。不要笑我太虛偽,那樣我會崩潰。心在滴血,寒意在蔓延。昨日的你,從今以後只能在回憶裡出現。告別了,曾經讓我心痛的愛情。曾經,帶著牽掛入睡,每晚少不了你那一句“晚安”,你的愛深深的感動了我。你很疼我,怕我受到一點點外來的傷害,甚至心疼得為我流淚。曾經,我們相隔很遠,思念的潮終成了災,心的堤承受不住這洶湧的衝擊,被驅趕著尋找命運所示的地方——你的懷抱。而最後你溫柔的笑,早已讓我感到天堂的美妙。所有的思念與孤寂都在你真實﹑溫柔的撫慰中溶化成霧﹑成雲。那時,我們是甜蜜的,幸福的。曾經的曾經,我們接受著天堂傳來的祝福,彼此相愛著……然而,愛是奢侈的,愛也是可悲的。你曾經深深的撼動我的心,卻又狠狠的傷了我的心。再深的愛又如何,沒有了信任何談相愛?別人說離別令人心痛﹑神傷,可受到所愛之人的傷害卻無法割捨這份情更心痛。既然我們的這份情是那麼的脆弱,我也放手了,但我不會被此擊潰的。愛情在的時候你覺得滿得幾乎盛不下,它要去的時候,就會無情地把你甩向無底深淵。一場愛情的結束是沒有理由的,愛就愛了,散了就散了。愛一個人,在乎他的一切,那沒有錯。而我們在錯的時間裡相遇,又在對的時間離別;我們在敢愛的時間裡受盡傷害,又在學會寬容時錯失彼此。曾經的歲月,一起走過的日子,熟悉的你,我都會當作回憶塵封起來。我相信時間是藥劑,會淡忘一切苦難酸澀,會治療曾經的心痛。夢醒了,才發現夢裡的一切已不再美麗;花謝了,才發現花開的季節已過;人去了,再也無法挽回。告別吧,那不可逆轉的愛情!感謝你,讓我愛過,讓我痛過!是你讓我體驗了愛的開始,愛的過程,愛的結束,愛的回望。此刻的我道一聲珍重說一聲再見了,曾經的你我,曾經的那一份愛情!大聲的呼喊:“再見了,那些有歡笑,有淚水,有相聚,有離別的歲月!”永遠的告別了,曾經讓我心痛的愛情!而這種痛我不知道何時才是個盡頭?我不知道我還會思念你多久,愛你多久?沒有人可以告訴我,也沒有人可以決定自己!我任性,是我在放縱自己的感情,我頹廢,是我在折磨自己的身心,我懲罰,懲罰這份不應該存在的愛情!累了嗎?多少次我在問自己,也同時在

(繼續閱讀)

201204230837險些錯過愛的疤痕

她是一個算優秀的女孩,每週她都會去一個叫“一生緣”的酒吧,聽著舒緩的音樂,品著杯中鮮紅血液般的液體。不管是和朋友一起來,還是她獨自一個人來,她總是不張揚,一個人坐在歌手的右邊,很安靜的樣子。他在這家酒吧歌手,也是很安靜地在酒吧的一個角落,低著頭,撥弄著琴弦,柔柔地唱著自己的歌,偶爾會抬起頭掃視一下四周,她在一瞬間捕捉到了他清秀的眉目,心裡暗自升騰起了一種心動。她從來不去接近這個男子,即便內心還是有一絲的觸動。許是性格裡有一些自卑的,因為在她的右邊臉頰上有一道小時候留下的疤痕。有時候,她真狠當時爸媽為什麼那麼不小心,在上天給了她這麼美麗的容顏之後,為什麼會因他們的失誤而造成了自己的內心的自卑。就是因為這道疤痕,她到現在也是單身,而且一遇到心儀的男子她的自卑心理就越發強烈。就因為如此,每次朋友歡聲笑語的時候,頭會惹得那個男子的駐目。而這個時候,她總是盡量掩飾,生怕他看到自己的樣子,雖然在如此昏暗的燈光下,她的擔心明顯是多餘的。她寧願自己就這麼在心裡,默默地欣賞、暗暗地喜歡,生怕這份情感會背打破。那天,他在演唱完了一首《藍蓮花》之後,竟然徑直走了過來,她的心瞬時緊張了起來。原來是她的一個朋友認識這個男子,就在朋友一一介紹的時候,她有些不自然地撇了下臉,讓那道疤痕背對著男子。也許是酒吧那昏暗的燈光的幫助,他與她聊了很久,淡定與從容,她亦是侃侃而談,盡顯著作為一個“白骨精”的聰明與睿智。聊天中,她可以看出他的柔情與呵護,她相信自己是打動了這個美好的男子的,哪怕是一剎那的動容,也會讓她感到心暖,她期待著這份美麗幻化為一種延展的情感。有一個自己心儀的人與自己面對面在一起,這大概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刻了。可是,臨分手的時候,他卻沒有主動索要她的電話,坐在朋友的車裡,別人都在嬉笑說鬧,而唯獨她,在那裡暗自神傷。難道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她不確定。也許,在美麗的夜晚,相約酒吧,也是一種美麗,何況自己也不適合白天去約會,她心裡自我安慰著自己。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她獨自在植物園的長椅上翻看剛買的當紅小說,就在此刻,一張熟悉的臉龐出現在了她的視線。彼此先是一怔,然後大家都馬上忍不住笑了。原來男子那清秀的臉龐上,和她一樣,右邊的臉上也有著一道暗暗的疤痕。她清楚了他為什麼不主動索要自己的電話,他也清楚了她為什麼總坐在自己右邊的角落。也許這疤痕在這

(繼續閱讀)

201204111059給心態調調弦

曾有一段時間,我的心態糟糕到了極點。先是畢業檔案投到某大城市後被打回學校;後是畢業分配到縣城工作。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經過五關斬六將,在某大城市市報招聘中順利入了圍,不幸的是縣有關部門以我是「人才」為由,堅決不予放行。 從那時起,我的心態變得扭曲,看什麼都不順眼。我忌恨命運在不停地捉弄我,我痛罵這世上沒幾個是好人,對待工作也是隨便應付一下。 一件不經意的小事,改變了我的所有想法。這一天,我百無聊賴地推開窗戶,藍天上的白雲漫無目的地飄來蕩去,視野中忽然出現了一群雲雀,它們在向遠方艱難地飛去,這些鳥兒大概是流離失所、無家可歸了。想想我,也是一樣可憐,可謂是「同是天涯淪落人」。我轉念一想,「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何必把鳥兒想得那麼淒慘?真正不幸的是那些被鳥籠罩住了的鳥兒。天空中飛翔的鳥兒是幸運的,那空曠的蒼穹下,到處都可以是鳥兒的家。 我忽然領悟到,其實是自己給自己設了羈絆,縛了繭殼。世界之大,何處不是我可馳騁的天地?我也不是生活在大城市才會有大作為,身居小城就注定平庸。生活在什麼地方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保持了一種良好的心態,並以足夠的信心和勇氣去處理一切,心平氣和地面對一切,在社會中體現出自身適當的價值。 打那以後,我根據環境的改變和事物的發展,不斷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凡事不再怨天尤人,而以積極的態度處世,盡自己的所能,力求做事完美,用慧眼發現世界的精彩,用聰耳洞悉世事的秋毫。 心態,猶如一把絃樂器,弦鬆了緊了,都要變調,只有不失時機地加以調整,弦音才會純正。當心態有了平和而又不失進取的弦音,我們生存在這個社會中才能左右逢源,許多棘手問題也便迎刃而解。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