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4291018逝者三姑

像往常一樣,剛給家裡打電話沒講幾句,二姐就用沉重的語氣說,三姑在七月二日走了。放下電話,我不禁茫然。雖說已預知三姑病重,但沒還是沒想到這麼突然,三姑真的走了。這個從我懂事就伴隨我的稱呼,從此定格。三姑是爸爸的妹妹。兩年多以前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三姑。那是我帶孩子回北京探親,抽一天時間帶孩子到三姑家看看。這時三姑已搬到北京酒仙橋附近。當我下了公車,在尋找地址時,遠遠看到三姑的身影,還有比我大一歲的表姐在等候我。那是三姑怕我找不到,特地到街上來迎接我們。幾年不見,三姑的頭髮也白了許多,但感覺精神尚好,腿腳也利索,依舊是三姑才有的笑容寫在臉上。曾經的大家庭,隨著孩子們的長大結婚都已離開。三姑夫早幾年也走了,現在三姑一個人過,只有一個愛叫的狗作伴。三姑住的一樓雖說方便,但少見陽光,多少有些淒涼。不過表姐就在隔壁的樓裡,照顧起來也方便。我們敘說著家常,頓感時間的流逝。我經曾喜歡躲在爸爸媽媽身後來三姑家玩,現在是我自己帶孩子來了。三姑這個稱呼,是伴隨我長大的。兒時就喜歡過節,過節時三姑一家定會到我們家來,來了一定會帶好吃的給我們,爸爸媽媽也一定會做些我們平常吃不到的好菜。大人們談天說地,勸酒勸菜。那是過節特有的場景。那時,爸爸媽媽帶我去三姑家也是件大事。從坐109路電車開始就一路新鮮。車要走很遠,在小街下車,還要往北走兩站地。三姑家坐落在一條胡同盡頭的獨門小院裡,三間房坐北朝南。院子西側是較矮但寬敞的廚房,院前還有顆柳樹,房前還有一個養著金魚的大魚缸。由於是北房,即使冬天也感覺很暖和。中間的房是正屋,八仙桌擺在裡側的中央,兩側是寬大的太師椅,後面是條案,條案上有瓷瓶,插著雞毛撣子。牆上還有對聯。正屋的兩側,擺放著鑲嵌大理石的副椅,冰涼的很,三姑做了棉墊放在上面。後來知道那是老北京特有的擺設,簡潔而古雅。那時三姑的公公還健在,個頭不高,但身材魁梧,說話的聲音洪亮中帶著沙啞,和藹中帶著威嚴。爸爸媽媽對這個老公公也是非常尊敬的。後來聽說是他幫爸爸介紹的工作,才使初來北京的爸爸穩定下來。那時感覺三姑家人很多,也很熱鬧,三姑夫人高馬大,和藹可親,除表姐外,還有三個表哥。在我言語還不豐富時,曾形容三姑家有一大沓子哥哥,有長哥哥,還有短哥哥。後來每次說到這裡,媽媽都會大笑不止。我們每次我的到來,三姑總是笑著迎出門,端茶倒水,忙裡忙外。印象中,三姑身體不好,和媽媽聊天時經常談到腰痛背痛什麼的

(繼續閱讀)

201204271150村頭打麥場

童年時代的生活清貧苦澀,但每一天都充滿鮮亮色彩。尤其是村頭那片空曠平坦的打麥場,留下我多少童年的快樂和美好回憶!當一望無垠的麥田里麥穗泛黃時,家家戶戶就套上牲口,把雜草叢生的打麥場耙得鬆鬆軟軟的。等待一場雨到來,趁著地濕,撒上一層散碎的麥秸,再套上牲口拉著碌碡,一遍一遍反覆碾壓。直到場面又硬又實、平平坦坦時才算大功告成,我的家鄉管這叫“槓場”。整好麥場還要時常維護,麥收之前,每下一場雨都要“槓”一次場。在大人們收拾農具的時候,孩子們就光著小腳丫,在平坦的打麥場上快活的跑來跑去,像一群快樂的麻雀,嘰嘰喳喳圍著麥場又蹦又跳。打場是農村一年之中最熱鬧、最忙碌的時候。每當麥子拉上場,家家戶戶的男女老少齊上陣,麥場到處一片歡聲笑語。“攤場”、“翻場”、“壓場”……一道道工序繁瑣勞累,只有中午“壓場”時,留下一個人牽著牲口拉著碌碡,在厚厚的麥子上一圈圈兒地走,其他人就躲在場邊的樹蔭下聊天說笑。“壓場”的人頂著火辣辣的太陽,牽著長長的繩子趕著牛碾場,慢慢騰騰地一圈一圈轉個沒完。暴曬下的麥子在碌碡的碾壓下辟啪直響,人的吆喝聲、說笑聲在麥場的滾滾熱浪中蕩來蕩去。誰家壓完場,誰家坐在樹蔭下的人就手拿鐵叉慢慢走過來,左鄰右舍的人也會趕來幫忙。把上面被碾掉麥粒的麥秸用鐵叉輕輕佻走,剩下一層厚厚的摻雜著麥糠的麥粒,這時,孩子們就光著嫩嫩的腳丫,在黃燦燦的麥粒上跑來跑去,癢癢的,又酥又麻。玩夠了,幫著大人拉“刮板”,攏集成堆,像小山一樣立在麥場上。如果有風,大人們會馬不停蹄的抄起木掀揚場。木掀鏟滿夾雜著麥糠的麥粒,迎風向空中甩去,輕飄飄的麥糠被風吹走,徐徐落在一邊,飽滿圓潤的麥粒就嘩嘩降落下來。女人們就戴著草帽,在麥堆上拿大掃帚“打料”,“打料”就是把掃帚反過來,在隆起的麥堆上,用掃帚尖反覆輕佛,把遺落的麥糠、碎麥秸清掃出去。麥粒兒雨滴一樣打在女人身上,再流瀉下來!有的孩子也衝進去,被灑落的麥粒兒打得生疼,立刻跑出來。揚完麥子就接近黃昏,麥子被裝進編織袋裡,碼在一起,孩子們就在其中穿梭玩耍,或者在柔軟的麥糠上友蹦又跳,孩子們

(繼續閱讀)

201204221557老婆日記,記錄了我們的幸福

半夜,醒來,感覺老公緊抱著我,竊喜!心想:這傢伙平時挺酷的,沒想到睡覺時一不小心就露餡了。於是感動不已,正準備好好享受他的擁抱時,聽見他迷迷糊糊說到:“老婆!好冷!”當時恨不得把他踢下床去。 某日和老公一起看電視,電視中女演員正跳芭蕾,老公對我說:“老婆,你也很適合跳芭蕾。”竊喜!心想:老公一定覺得我身材不錯。可是我想讓他表揚的直接點,於是沉住氣繼續問他:“你為什麼說我適合跳芭蕾呀?”老公一本正經並用很專業的語氣說到:“跳芭蕾的人胸都不能太大的。”我頓時沒從椅子上滾下來。一週末起床後,和老公說到最近的開銷問題,覺得我們時常亂花錢,這樣下去可不好,於是決定改掉亂花錢的毛病。晚上老公陪我逛超市,我看到我愛吃的沙琪瑪,可是不知道要買哪個牌子,於是隨便拿一種,標價為4塊8,正準備伸手拿時聽見老公在一旁不停的叫到:“4塊6的,4塊6的。”我聽到後頓時笑得直不起腰,看來他是對我們的省錢計劃認真了。一天早上,我休息,老公上班,我送老公到電梯口,電梯門開,我轉身準備回家,聽見背後老公叫我,轉身一看,只見老公站在電梯口前一腳站立一腳翹起攔住電梯門,探著身頑皮的對我說:“老婆裡面沒人呀,KISS一下!”我又好氣又好笑!一次,我一邊照鏡子梳頭一邊對老公說:“你說要是我的老公每天下班回來做飯洗衣,然後我什麼都不用做,只要上班,那多好呀。”老公走到我旁邊,不停的搖我,說道:“老婆,醒醒,醒醒,時間不早了。”我徹底被我老公打敗了。我和老公喜歡一起看影碟,但是每當要換片子的時候就很痛苦,特別是冬天,不想從被窩裡出來。於是,每次畫面一停止的時候我就馬上側頭裝睡,還發出鼾聲;老公見狀,只能自己下床去換。一等到碟片進倉,我立馬醒來,裝成睡眼腥松的樣子說:怎麼了,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要換碟片麼?我來,我來,我來好了。老公說我太壞了。隔幾日,我已經忘了這個事情,到換碟片的時候我剛想叫他,可是他已經側頭而睡,之後自然是如法炮製,笑死我了洗碗後順便把不銹鋼的鍋了刷了,很賣力地刷,終於刷的比剛買回來的時候還亮。於是非常!老公站在陽台的凳子上涼衣服,我興沖沖地舉著鍋進去給他看。他對著鍋,頭偏來偏去仔細地看,就是不誇我

(繼續閱讀)

201204221554老婆日記,記錄了我們的幸福

半夜,醒來,感覺老公緊抱著我,竊喜!心想:這傢伙平時挺酷的,沒想到睡覺時一不小心就露餡了。於是感動不已,正準備好好享受他的擁抱時,聽見他迷迷糊糊說到:“老婆!好冷!”當時恨不得把他踢下床去。 某日和老公一起看電視,電視中女演員正跳芭蕾,老公對我說:“老婆,你也很適合跳芭蕾。”竊喜!心想:老公一定覺得我身材不錯。可是我想讓他表揚的直接點,於是沉住氣繼續問他:“你為什麼說我適合跳芭蕾呀?”老公一本正經並用很專業的語氣說到:“跳芭蕾的人胸都不能太大的。”我頓時沒從椅子上滾下來。一週末起床後,和老公說到最近的開銷問題,覺得我們時常亂花錢,這樣下去可不好,於是決定改掉亂花錢的毛病。晚上老公陪我逛超市,我看到我愛吃的沙琪瑪,可是不知道要買哪個牌子,於是隨便拿一種,標價為4塊8,正準備伸手拿時聽見老公在一旁不停的叫到:“4塊6的,4塊6的。”我聽到後頓時笑得直不起腰,看來他是對我們的省錢計劃認真了。一天早上,我休息,老公上班,我送老公到電梯口,電梯門開,我轉身準備回家,聽見背後老公叫我,轉身一看,只見老公站在電梯口前一腳站立一腳翹起攔住電梯門,探著身頑皮的對我說:“老婆裡面沒人呀,KISS一下!”我又好氣又好笑!一次,我一邊照鏡子梳頭一邊對老公說:“你說要是我的老公每天下班回來做飯洗衣,然後我什麼都不用做,只要上班,那多好呀。”老公走到我旁邊,不停的搖我,說道:“老婆,醒醒,醒醒,時間不早了。”我徹底被我老公打敗了。我和老公喜歡一起看影碟,但是每當要換片子的時候就很痛苦,特別是冬天,不想從被窩裡出來。於是,每次畫面一停止的時候我就馬上側頭裝睡,還發出鼾聲;老公見狀,只能自己下床去換。一等到碟片進倉,我立馬醒來,裝成睡眼腥松的樣子說:怎麼了,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要換碟片麼?我來,我來,我來好了。老公說我太壞了。隔幾日,我已經忘了這個事情,到換碟片的時候我剛想叫他,可是他已經側頭而睡,之後自然是如法炮製,笑死我了洗碗後順便把不銹鋼的鍋了刷了,很賣力地刷,終於刷的比剛買回來的時候還亮。於是非常!老公站在陽台的凳子上涼衣服,我興沖沖地舉著鍋進去給他看。他對著鍋,頭偏來偏去仔細地看,就是不誇我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廣告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