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51130有種朋友,喜歡,卻不動情

男生說……有種女生讓我很喜歡,卻不忍動情。跟那種女生在一起時,會有種溫暖的感覺,那感覺並不出自激情的感動,而是來自於彼此心靈的瞭解。真的,跟那種女生在一起時,你不會當你自己是個男生,你們只是聖潔的分享,彼此心中的感動和心靈的交會,沒錯,當你發現她的心和你是如此貼近時,常會想給她個結實的擁抱,但當接觸的一瞬間,相視一笑,有些東西是比愛情更珍貴的。這種女生當女朋友是種浪費,我害怕她做的我女朋友後,我必須每天守著電話等著她的聲音出現,我害怕我必須說些黏膩的話哄她,更加害怕現實的束縛,會限制住純潔的心。這種女生,我真的好喜歡,但我不動情,愛她,但遙遙的守護著她,喜歡她,卻不佔有她。這種感覺真棒,既不用為情所困,為她的行為控制自己喜怒哀樂,又能享有心靈的交融。有很多人都為交不到女朋友所苦,但有女朋友真的很好嗎?與其狂烈的追求,相戀如蜜,還不如交個好朋友,淡淡的,卻很甘美女生說……有一些男生,很令我動心,但不動情,怎麼說呢?因為他們給我的感覺像朋友,真正的朋友。我可以和他們很坦誠的談論彼此的愛情觀、婚姻觀,以及種種的人生問題。在他們面前,我會忘記自己是女生,就不會撒嬌、嫉妒、耍心眼,我和他們各站在天平的兩端。我們可以一同看電影、郊遊回來,在車站揮揮手,各自去等自己的車,走自己的路。這種感覺好極了!我覺得自己很有尊嚴,人的尊嚴。信不信?跟這些男生相處在一起,甚至比跟同類的女生相處來的愉快。女生的聚會,是黏稠稠的,像一鍋濃粥,溫暖在胸,但是吃多了會撐,一眨眼又餓,而且很多女生都為情所困,談來談去總是心有千千結,別人管也管不完。跟這些男生相處,就像一同「溫一壺月光的酒!是給彼此的心靈加養料,讓彼此潛在的才能發酵,揮發靈魂的芳香。真的,這些男生所散發出來的生命活力,深深感動著我。我很驚訝,他們不必從文字、故事的迷林披荊斬棘,就能一眼洞穿人生的奧秘,甚至開始為旁邊的同行者掌燈。就能一眼洞穿人生的奧秘,甚至開始為旁邊的同行者掌燈。能結交有智能、理想與熱情的朋友,是人一生莫大的幸福吧我是這樣著迷於他們高貴的氣質,也感謝他們把我當「朋友」看待,不因為我是女生,就隨便說些甜言蜜語來哄我,或者根本不睬我如果,追求人生的伴侶也必須如此相知相惜,那我實在「捨不得」把這些男生當成男朋友。我害怕一旦變成男女朋友,我就會計較他不送我回家、他不說些

(繼續閱讀)

201205010640居家防火四注意

液化氣鋼瓶不能放在灶台下壁櫥內,而應放在空氣流通又便於操作和觀察的地方。液化氣鋼瓶由於質量、使用時間以及管路閥門的開啟連接等因素都有可能造成漏氣或慢性漏氣。而液化石油氣成分大多為丙烷、丁烷、丙烯、丁烯等,放在壁櫥內空氣不流通,容易積聚沉澱在地面,一旦遇明火極易造成燃燒爆炸事故。 電線不穿管預埋。大家在裝修過程中,為了追求裝修的美觀,往往將電線不經穿管保護而直接預埋於牆體中。一些從未經過電工培訓的人員,安裝電器線路時不管怎樣的接線方式安全、線徑多少、負荷多少、怎樣分區供電等,就直接將電器線路埋於牆體。隨著時間推移,家用電器的增多,一旦線路故障或損壞,想要維修整改也找不著門路,輕者造成短路影響家用電器安全,重者則會引起火災。 家用電器不拔插頭。如今家用電器越來越多樣化、智能化,遙控器一按,開關自如。家用電器在設計時,有些電源開關設計在電源變壓器的副邊,在使用遙控器關閉家用電器時,變壓器原邊仍在通電,雖然它通過的電流很小,但長時間通電,電流會使電源變壓器繼續升溫,電源變壓器的線圈和絕緣性就會因短路或炭化而起火,或者「吸引」雷電的侵入,引起家用電器短路過載而發生火災爆炸事故。 陽台作倉庫。每家總有一些不肯捨棄的雜物和日常需要使用的物品,因此,儲藏室和陽台也就成了堆放雜物的倉庫,有的甚至把油漆、車用汽油等易燃易爆物品都放在陽台上。夏季陽光的直射以及小孩玩火等因素,都可能造成陽台火災。同時,現代家庭幾乎都裝有防盜門窗等設施,一旦發生火災,萬一門窗等逃生通道受阻,陽台就成了最好的避難之地。~*一根煙的時間*~ |今天我做熱女人的BLOG | eCuaderno |孟昌明的BLOG | 趙晨池模特小魚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31128此秋盡時

過了立冬,究竟算不得秋天了,對於我這個喜秋的人,多少有些隱隱的不大情願。眼下陽光還算暖,少雨而多風,已然到了北國暮秋之味最濃的時節。大街兩旁的銀杏樹,前幾日還托著一把把明黃的葉子,在碧空下火似的招搖,如今全然扔掉了這些瑣碎,疏枝細杪,一副六根清淨的樣兒了。到了這時,風意開始蕭森訣然,那裡的柔和,總不肯再添一點。窮秋無嬉,亦不再拿紅黃繽紛的樣子來哄人,它原本的意思現在擺得明朗無情,這便是廓清,頗像平日積怨的人,非但沒有了糾纏,甚至連訴苦都嫌多餘,儼然到了揮劍斬亂麻的地步。此番廓清之勢,若秋引滿弓,一夜風箭霜刀,便教關河蕭索,至於摘葉離枝,薅籐拔草,更是拈蟻般的易事。這份冷,端的硬心腸,把那些柳花木石,斗塵亂煙,一棒子打回原形。那慘紅愁綠的可憐,它彷彿視而不見,只痛快的滅了去,猶如將一塊兒美玉跌落在玻璃上,除了聽一聲脆響,還要看看哪個不得保全,才肯罷休。秋之將盡,或已盡時,它總要清清場子,從不會膠著抑或慢騰騰的纏連。我每每走到戶外,都像一個剛從暖夢裡脫身的人,平素渾沌麻木的鼻息亦被喚醒,從那撲面的暮秋意味裡,不但可以聞見無語的決絕,還有清遠的疏朗曠達。我彷彿被重新安排,它能瞬間推倒了細心壘成的積木高塔,告訴我:重來。俗身立世,亦不免要拖進人情的紛繁,不必說至交的密友,便是陌路,大家也都笑面暖語,不過是為的一團和氣。雖然明知道這是客情兒,那些話大多也是廢話,但仍舊去應付,總不似這冷面無情的秋,掰得分明。人的性情,雖有後天詩書禮易的育化,但根上兒的那點血性,總是娘胎裡帶來,糊塗到雲山霧罩一般了,也還是留著骨子裡那點獨屬的清醒。我曾行走各處,遇到不少人,所可留心與交往最多的,大部分與自己同齡同性。按說這其間該不會有太深的隔膜,但世上有些事,奇就奇在橫空飛來,無由而生。譬如某個人,我與他完全是初識,更談不上交往,可心裡就是莫名的嫌惡。他的眉目,言談,舉手投足,彷彿天生與我作對似的,還未及搭話,便能從互相迫近的三尺氣場裡,覺得到他前世定和我結過宿怨,如今倒像是為今生的果報而來。逢上這般的,自己先就在心裡砌了牆,斷不肯多說一句,想必於他而言,我亦是如此惹他不爽的罷。我就親眼見過兩個言語不合的冤家,平時根本互不冒犯,那天也不知怎麼,在眾人前扭打起來,我過去打聽了一回,原來只是因為兩個人各自崇拜的偶像不同。那個年長些的被年輕的人,武松打虎似的騎著,一個怒成了紅臉,一個氣成了白臉。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