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412心語心雨

我不知道最近怎麼了?總是很壓抑,一個人時,就像是丟了靈魂。是不是因為壓力太大,這些壓力:家裡的,社團的,學習的。在同一時間一起壓向我,壓得我幾乎快要喘不過起來,真的好難過,這一個多月。在這裡,沒有一個可以真正談心的好朋友,我的好朋友都在遠方,煲電話粥已不太可能,因為她們有她們的生活,我不可以因為自己的心情難受而老是依賴於她們。可是,總是無法傾述的我,真的很抑鬱,真的很難受,好像快要崩潰了,真的,很難受。我不知道改跟誰講。有一個同班同學也是在做協會的事,我這一個多月來有困難都找他幫忙,他也很熱心的幫忙。同樣是在協會裡干,自然就會有共同的語言,所以,我跟他說許多委屈和心裡話。我希望他能成為我的好朋友,但是,後來我發現這是個錯誤的選擇。這樣只會讓他瞧不起我,我很受傷。我不是一個很容易讓人成為我好朋友的人,尤其是男生,我不知道自己鼓起多大的勇氣跟他講,同時,在內心也鄙視自己,這麼的沒用。起初,我覺得不對勁來著,因為我從來沒有跟一個男同學說心情,這讓我挺困惱的。後來想想,這個也是很正常的,同樣是在協會裡干,自然就會有共同語言。我跟他說了不少,貌似。不知道他會怎麼想的,我不知道,他有好幾天沒有去上課,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說了太多,而又沒有說清楚,其實,我一直在找機會跟他解釋清楚,可是,怕越解釋越混亂。今天,他的一條空間狀態讓我很受傷,我知道了,從此以後,我沒有聽眾,也更不會去找聽眾。我將自己封鎖,只有封鎖自己才不會讓身邊的任何人因為我而受傷害,因為我而浪費時間。難受,就寫寫心情吧~!就一個人走走吧~!不要再去依賴任何人了。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忠實聽眾,我不哭,可是,不哭,說的容易,做得難,不爭氣的眼淚要往下流。那好吧,就任它流吧~!過後還是我,還是我,我會很勇敢的,不信,那就看我的吧~!來大學這麼久以來,我發現,現在長大的人,很……就是當你心情不好時,大家躲你還來不及,更不用說來安慰你了。想要有一個好朋友,可以訴說心情的好朋友,真的好難。或許,是我太過於憂鬱了,才會有這些的想法,又或許,大家都有同感吧~!

(繼續閱讀)

201304081557安靜的秋雨

秋天的雨很安靜,很飄逸;那些散落的精靈,帶著別緻的情懷,靜靜地灑落,慢慢地飄逸,悄悄地洗涮著綠葉上的微塵,還翠葉一片翠綠,綠葉接受洗禮,準備著變化為紅色,給秋天一片絢麗,給秋天一片喜悅。我輕輕伸出手,接一滴雨在手心,瞬間的冰涼直入心底,沁涼燥熱的心扉,一種遠離喧囂的清澈油然而起;在秋風秋雨之颯颯中,我還是敞開心扉,聆聽這安靜的秋雨,在喃喃細語,訴說著別樣的心情,訴說著真誠與寂寞。秋雨依舊是淅淅瀝瀝,帶著一份淡淡的冤愁,像多愁善感的女子,傾訴著別離之情,盡情地釋放這心中積累的壓力,把一切離恨拋灑,祈求獲取最大的收穫。秋天本是一個收穫的季節,大地通過萬物的生長,就像一個初為人母的少婦懷胎十月一樣,期待分娩,經歷陣痛的過程雖然痛苦,但換來的喜悅是永久的。樹木隨著四季又增添了新的年輪,又獲得了豐收,紅紅的柿子和石榴,泛起了紅暈,就像掛滿一樹紅燈籠,用自己獨特的方式慶祝大地給予的豐收。秋雨滴在水果上,凝聚成水珠,晶瑩剔透,又悄悄地滴下,落在土地上,樹根盤根錯節,吸取營養,又汲取水分,期待茂盛的生長,期待來年的奉獻。樹木的奉獻精神是無私的,從不索取。特別是柿子樹,即使生長在貧瘠的土地上,山崖上,即使再乾旱,依然年復一年的開花結果,默默奉獻,而且生長的依然茂盛。柿子樹齡都可以達到幾百年,樹皮粗糙,樹幹蒼老,但是一樣抽出新枝,結滿柿子,招來灰喜鵲和灰驚鳥,長尾杜鵑和許多小鳥來啄食鮮紅甜美的獅子。招來頑童爬上樹幹,露出歡了高興的笑容。秋雨裡,柿子樹葉清新翠綠,紅紅的柿子沐浴在秋雨裡,渴望更加紅艷艷。柿子樹葉也在期待著霜降,那紅葉漫山遍野,如詩如畫,盡情地詮釋“層林盡染”的詩意和畫境。摘一片柿子樹葉,大大的葉子上,脈絡裡清晰地條紋,似乎就是天生的美麗的圖案,它告訴我們,生命的紋理裡透析著純真與真誠。厚厚的葉子,是經歷了春夏的成長,沐浴陽光,吸吮大地給予的營養,是空氣和水分給了它們不斷生長,在葉莖上延伸著生命的奇跡,解讀生命的軌跡。根深才能葉茂,葉茂才會根深,巨大的樹冠是靠巨大的根系的支持,才會維繫著茂盛。樹根在地下默默地向外延伸,以滿足巨大的樹冠的營養和水分。綿綿秋雨靜靜地,靜靜地下著,樹根在貪戀的吸吮著,在蒼老粗壯的樹幹裡積蓄儲存營養和水分,為的是度過寒冷的冬天和乾旱的日子。這就是柿子樹的靈性,也是所有樹木的靈性,生命就是在這樣的循環中得以延續。秋雨很安

(繼續閱讀)

201206151032三句半——說說武功電力局

全局「五一大聯歡,男女老少盡歡顏,職工家屬一起上,團結!又唱歌來又跳舞,領導群眾都參與,誰要這次沒上台,再回!電力工作是先行,心繫客戶服務好,促進經濟大發展,靠咱!安全第一要牢記,時時事事不能忘,遵章守紀不蠻幹,平安!供電所最辛勞,冬冒嚴寒夏淋雨,多供少損立新功,真棒!農電工是基礎,抄表維修都需干,培訓學習年年搞,關心!日常工作做得好,艱苦奮鬥不忘記,尊老愛幼記心間,傳統!武功局的環境聊,紅花綠葉滿園春,保持衛生靠大家,愛護!窗明几淨辦公樓,花繁葉茂織錦緞,文明單位大家建,爭一流!辦公實行電腦化,職工食堂解難題,渭河岸邊有漁勒,全面!新人新事新氣象,我局就貌換新顏,全靠山下一條心,珍惜!幹好工作需努力,齊心協力創佳績,大和漲水小河滿,繼續!咱的節目演完了,你看演地聊不聊,各位多把意見提,拜拜!文章來源:TOMY朱一瑋官方部落格 - 方剛博士:性/別、婚戀 - I,隋洪波 - 出版&傳媒2.0 - 我的秘密城堡 -

(繼續閱讀)

201204291044歲月無痕空餘恨

又到了初春時節,柳樹漸漸有了綠意。歲月在不經意間又是一個輪迴。清明日近,想起婆婆辭世五年多了,公公辭世四年多了,心中便有諸般情緒滋生,很多陳年舊事也漸漸從心底泛起。歲月無痕,留下的只有無盡的歎息和遺憾。婆婆出生於1926年,享年八十歲。在中國歷史上這是動盪的八十年。內戰、抗戰、三反五反,文革,這些她都經歷過。婆婆沒有文化,不知道這些歷史名詞。她只知道鬼子來了,要沒命的跑,慢一步就會被打死;她還知道有部隊亂抓人,她的一個弟弟被抓走了,從此沒了音訊,她說,八成是死了。根據我公公的敘述,我們推測那是在抗戰之後的國共兩黨第二次內戰,應該是在淮海戰役時期,那時我公公也被抓了壯丁,但終於逃了回來。婆婆記憶中最酸楚的事莫過於帶著幾個孩子出門要飯了。小姐幼小,自己帶著,二姐和大姐一組。有一次,傍晚了,婆婆在約定的地點卻怎麼也找不到大姐二姐,急得滿城去找。幸好,大姐二姐並沒出城,在好心人的幫助下,母女四人終於沒有失散。也許時過境遷,說起這件事的時候,婆婆語氣非常平淡,沒有絲毫的辛酸。而每次大姐說起那段經歷的時候,則充滿了酸楚,常常會潸然淚下。當說到二姐眼巴巴的看著人家挑起一根根長長的麵條吞嚥的時候,她總是又笑又流淚的。也許,不堪回首的往事經過歲月的沉澱,在心中成為了最美的回憶。還有一件事,婆婆說起的時候仍然很氣憤。當年在生產隊時,為了多掙點工分,她總要在集體勞動的間隙裡去拔草,下工了,那些草堆成了小山,她背不動,只得先回家來叫我公公去背回來,但公公脾氣很倔,常常不去。婆婆自己又得忙著做飯,家裡的八張嘴等著吃飯呢。第二天,婆婆早早起床去背那些草,但草卻不見了——想想看,那是靠工分換糧食換錢的時代啊。婆婆說起這件事來,語氣還比較淡然,但那一千多斤乾草的丟失,卻令她在五十年後,仍然心疼不已。婆婆利用勞動間隙拔草,每天都要背回一二百斤,曬乾,堆起來。這樣,一個夏季以來,就積攢了一千多斤乾草。到了秋季,生產隊徵收乾草以備冬季作牛馬等牲畜的飼料。婆婆就把這些草交了上去。然而,等到年底結算,她家卻沒了這一千多斤乾草的分了!這可把婆婆氣壞了也急壞了,一千多斤乾草呢!一棵一棵地從地裡拔起來運回家曬乾,整整一個夏季的勞動間隙,別人休息,婆婆拔草,如今居然沒了,怎麼能不心疼!何況家裡人口眾多,就等著多分點糧食救命哪!草丟了,婆婆自己大字不識一個,不善言辭,只得叫我公公去生產隊

(繼續閱讀)

201204271208飄零的落葉

庭前院落花早逝,百葉隨風舞姿弄。秋高天碧浮雲升,輕踩落葉幽徑中。你,無盡飄零,清婉如絲的風雅,含苞幽思的身姿,溫潤著秋獨有的暖陽。安靜的日影,想平仄往日的語言和故事。付之於淡淡的一笑,將無語的美妙思緒,在不經意中瞬息逃離。誰還在臨水獨照?記下這一筆流水的惆悵?惦念一段塵埃裡的思量?踏著芳香的詩詞走過,日記裡鎖起的句子,是那難以釋懷的時光,我的甜蜜,我的憂傷。秋,從微黃中,豐滿,夢中又將走向那白雪皚皚的季節。等待著熟悉的雪的經過,在它的世界裡微微發呆,用樹的沉默,兀自等候。時光,從指縫中輕輕滑過,懷想在髮絲間日益茂盛。一曲安靜的旋律,輕撫著我的窗台,輕撫著我素白而淺淺的幸福,不覺在感動中醉了,如蝴蝶扇動著美麗花紋的翅膀。你,化為泥土,飄零在那段殘雪的台階,沒有人走過,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漫舞的秋葉,染黃誰的思緒,樹影的婆娑,顫動在誰的心田。秋葉老去了,時光老去了,而我們,依然年輕。翻開走過的路,韻過的詞,唱過的曲,一一還在敲打著心門。記憶的情感,依舊在眼眸裡不停的洋溢……厲金諸的BLOG |開滿芬陀利華的庭院 | 胡續冬的BLOG |趙玫部落格的BLOG | 王陽感悟 |博學切問,所以廣知 | 老牛的BLOG |此部落格已廢棄 |

(繼續閱讀)

201204221607今夜,我又在等待

一葉知秋,秋天,就這麼無聲無息地來臨。從一片樹葉的凋落,到生命的輪迴,感覺秋天多少有些蕭瑟的味。而秋夜猶甚。孤月懸空,白色的月光,淡淡地,增添秋夜的寂寥,也平添了幾許說不清道不明的淺淺憂傷……兒子已早早入睡,先生又遲遲未歸。我平躺在床上看書,看書能讓我消磨時光,也能讓我獲得心靈的片刻滿足。夜,分外寂靜,這樣的時候總感覺天地間沒有什麼多餘的東西,唯有窗外吹來的幾縷秋風,像幾隻迷路的小鳥在窗外來回盤旋……臨近下班,接到先生的電話,一如既往地簡潔明瞭:我和人保局有事去鄰縣,估計回來不會太早。我輕輕地歎一口氣:今晚,注定又要等待,而又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已經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養成的習慣,對先生,我好像經常等待。早等他起床,晚等他歸來。每天如此。其實我是很理解先生的工作,工作性質的特殊性,會有許多沒有預料的加班。也許從他內心深處並不一定很願意,但是他明白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的道理。雖然回家的時間經常不能保證,但好在先生有良好的習慣,有什麼事都會事先電話告知或信息通知:“有緊急任務,要去外縣,估計回來不能早”“有事,要加班,晚回”“有應酬”……只要不說不回來的,我就會等待。我想我是習慣了等待。習慣了家中有另一半的聲音,突然不在了,會不習慣,會盼望。那種等待的感覺,很微妙,很煎熬,卻又很幸福。靜靜地等待,等待最親愛的那個人兒能快點回來。靜靜地等待,等待那個最幸福的守候。等待時,我總會要找些事情來做,或把本就乾淨的家再打掃得一塵不染,雖滿身疲憊卻又滿心喜悅。或打開窗戶,安靜看夜空,深呼吸,淺相思。或安靜地燈下讀一本書,走進別人的故事,感受最真實的喜怒哀樂……而更多的時候,其實不管我是在做什麼,都不能集中我所有的精力,不自覺一會兒抬頭看時間,一會兒又側耳傾聽是否有熟悉的腳步聲在樓梯間響起。等待。等待是一種習慣。習慣了用一種緩慢的節奏來等待一份安然若泰的平靜。等待聽到樓梯口傳來他熟悉的腳步聲,等待門口傳來他轉動門鎖的聲音,那一刻,才心安。……這麼想著,感覺這個夜更寂寥。因為等待,這個夜晚,格外漫長,卻又惆悵。抬眼看鬧鐘,已是十一點半了,突然有些心急,怎麼還不回?趕忙播電話過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