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80055《第八章 聯想記憶》

 

 

我們對植物的種類、概念,就像盲人摸象,一知半解,甚至無解,只能依靠大腦苟延殘喘的高中生物課記憶來濫竽充數。

第一次見到下田菊與金腰箭本人,我們誰都分不清誰是誰。一樣的綠葉,一樣的鋸齒邊,一樣的葉脈分明,但就是看不出差別,像是鬼遮眼一樣。

若說分辨植物是自然界的大家來找碴,那我們連第一關的破不了,甚至連關卡的名稱叫什麼都不知道。

下田菊跟金腰箭都不是常見的通俗植物名,我們硬是用了聯想法才將本名牢牢記住。像是下田菊,就記成「下田採菊花」。金腰箭則是「金色的腰帶上插箭」。菊花不會種在田裡,腰帶上更不會插箭,但多虧這兩句話創造的畫面感,讓我們能夠生澀的記住這兩種植物。

這兩種植物都是可以藥用的材料。下田菊能護肺止咳,金腰箭則能保肝。服用的方式很簡單,將葉片下水煮,喝煮過的水即可。

護肺保肝看似兩種完全不同的功效,但對於連名字都記不太住的我們,這兩種效用實在太容易混淆。不得已我們只好再用聯想來解決記憶問題。

 

悦蓉的氣管不好,容易敏感咳嗽,於是負責記下田菊有護肺止咳的功能。我們都是來自新聞系的學生,新聞系另一個廣義的名稱又稱「爆肝系」。顧名思義,新聞系讀起來,並不輕鬆,熬夜是家常便飯,別說護肝,能不傷肝已是萬幸。因此另一個植物的功能,金腰箭可保肝護肝便由姿宇來記憶。

總結我們對辨別各類植物的心得,那便是「黑罐子裝醬油,看不出來」。對於記憶各種植物名稱、功效,我們彷彿智商下線,失去大腦功能。

影片—離家

(駐)這是從家裡開車離開部落沿途經過的風景。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久旱逢甘林木陰陰﹐
他鄉遇故知足常樂﹐
洞房花燭夜半剪片﹐
金榜題名實務紀錄。

 

蹲點+駱姿宇+劉悦蓉

=蒜蓉燉駝肉

 今年,我們在達魯瑪克

    沒有新回應!
蹲點 • 台灣 blog
蹲點 • 台灣
點 • 台灣 Facebook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