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50901天下沒有什麼叫應該的。

我常講: :天下沒有什麼叫應該的。

在眾多接案與企業診斷的歷程當中,我常會碰到一些人或企業主剛認識我,會瞬間對我印象非常的好,就想盡辦法要與我親近,且對我的言行舉止相當的認同,近乎把我當作"救世主"一般看待,因此對我有無限的期望,期望我能馬上改善他們的生活,卻不知有的病已病很久了,要好不是不可能,而是要一段時間,就像人的身體,你要求速成就是要特效藥,通常可能會藥到病除,也可能藥到命除,要不然就是會帶來許多副作用,問題是你承受的起這副作用所帶來的後果嗎?

一個領導者除了能洞察局勢與肩負時代使命且一步一腳印務實去完成眾生所期待完成的任務之外,更重要的有時還要能招受人家"嚼塌(台語)",甚至還會被誤解(還不能正面去讓對方難看,只能自己默默的承受,等待有一天他能真正明瞭我們的苦心)。甚至明明就很需要你,又不知尊重你,只想與你平起平坐,又捨不得融入團隊合群付出,常對人秤斤秤倆,卻不知時時觀照自己檢討自己付出多少能力多少?稍有不順從他,不合他意就大肆批評別人,甚至於要把人家整個家與整個企業摧毀似的恐嚇,又無奈不敢正面面對,等他醒過來後才知已殺了人了,而悔不當初,要別人大人不計小人過,對所造成的傷害之支字不題,您覺得如果輕易的原諒他,如只是個人還可大事化小,對企業裡多少家庭默默付出等同受到的傷害人公平嗎?要知以這種衝動的個性不知日後還會有多少人波及與受傷啊?您說假設我願意原諒他,我的團隊願意原諒他嗎?

要知道要進到這艘法船(宇宙戰艦)是並非容易且應是感相當榮幸之事。所謂上船容易下船難(因為只要下了船就不可能有機會再上船了,沒想過這樣進進出出的行為,別人怎麼看法呢?), 有人大聲的對我吼說:徐老師我為了你與你的志業,我付出很多,甚至於拋家棄子的追隨你,甚至還讓家人與旁人誤會我與你的關係,請問我得到的是甚麼? 我跟她說:妳有沒有反自觀照一下,我們才認識多久,妳知道在妳認識我之前十幾年來我已為眾生付出多少了妳知道嗎?因為有所求而為之,因此感覺到落差很大那是很正常的啊?畢竟有所求而為之與無所求而為之境界有天壤之別,一個謙卑且體貼懂得有使命與榮耀之人,她是懂得隨時心懷感恩且去體量別人的苦衷,而不是稍有不順就怨天怨地把一切的錯都歸究於別人,因為"天下沒有甚麼叫應該的"?我就應該要放棄假日拋家棄子自費的到外地付出,去養一群不知感恩不願付出只想來撿現成的人嗎?這樣對我自己與我的家人公平嗎?(講白一點:有學生已經拿了你的講義,學到一半才說,老師你的課程很爛,我要退費,等老師您案件接好我再來學好了,這樣代表我很清高,到時我在再來你的新成立公司上班,我依然是你的學生,因為我能當你的學生你已要偷笑了,我是為了您接的上千億的案件而來的。我說:如果是這樣要撿現成的話,那等我弄好了不只不可能通知妳,且妳應該永遠不用來了?(她聽了當場傻眼),因為我早就說過了人是不可以利用的而是如何運用與合作,當老師的也不想被學生利用而得到一分工作,這樣對其他無怨無悔認真付出的學生公平嗎?情何以堪?

我常跟我團隊的成員提到:在人生的道路上,您絕對會碰到無數的險阻與堅難,但切記:我決絕對會陪你們走過....!這就是肩膀與承擔。因此有幸登上法船的人是需要有膽識的,而不是只要收穫不願付出之人,您說是嗎?因此承航GROUP成員之人格特質的第一條就是:能力越強,責任就越重,但要越謙虛。(但無奈能力強的人,通常很難謙虛,要知高處不勝寒,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且也提到:當別人告訴你徐老師不好,你未經求證而宣判認定之時,大概就是我們緣份已盡之時,勉強在一起有何意義呢?因為共事的基礎來自於信任,您說是嗎? 要引領這群人到達成功的彼岸可謂任重道遠。如何成為彩虹戰士的一員,心地要像彩虹一樣地美,這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且這是一種責任啊?怎可輕乎呢?

20140905晨於台中家中

天下沒有甚麼叫應該的,珍惜您現在所擁有的一切,與您共勉之:

https://m.youtube.com/watch?v=PlJtoFaDLWI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