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32335本日熱銷!【SHISEIDO資生堂】甦活睫毛精華液6gx2

【SHISEIDO資生堂】甦活睫毛精華液6gx2

不要問我買了什麼?

要問我為什麼買【SHISEIDO資生堂】甦活睫毛精華液6gx2...因為..這麼便宜 不買是笨蛋啊!





















































時事分享



在古代宮廷中,太監和宮女之間流行『對食戀』,2人相互照顧,慰藉寂寞。當然,也有皇帝不喜歡『對食戀』的,朱元璋是個比較嚴肅的領導,眼睛裡容不得沙子,在他手裡,貪官要剝皮,太監談個戀愛,娶老婆,也要剝皮。鐵腕治貪,沒得說,鐵腕治風化,那就該商榷了。

歷史的『心』河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幾千年以來的人類文明社會,總會有許多不文明的組織制度和人事制度,如宮女制度,如太監制度,就是古代中國史上最不文明的制度,男的被廢,女的不能嫁,陰陽失調,罪莫大焉。然而,總要在最不合理的組織內,找到盡量合理的組合,總要在不人性的圈子裡,盡量找到人性的光輝,於是,憋屈的太監們和憋屈的宮女們,結合了。翻翻明朝筆記野史《萬曆野獲編》,方知道《後宮》裡的宮女嫁給公公汪直,並非空穴來風,編劇能讀書,影視有文化,善哉幸哉。

對食戀的覆蓋率:萬曆年間的明朝宮廷宮女配太監比比皆是

看過《後宮?甄嬛傳》的都知道,宮女與太監搭配過日子,叫做『對食』,有點搭伙吃飯的味道,這玩意在漢朝就有了。在這裡,我沒能力做學術的考據,也沒精力做全景式的描述,就讓我們學黃仁宇老師,把鏡頭集中在大明萬曆年間的宮廷。

那是十六世紀末期和十七世紀初期,那時候的皇帝叫朱翊鈞,就是明神宗,也就是萬曆皇帝,西廠廠公汪直已不在世上很多年了,邵春華也只是個傳說,但是在世的太監仍有一大把,邵春華們也得與他們相依為命,而且愈演愈烈。沈德符,當時明中央政府一位領導的公子,正在部屬學校念書,出於很八卦的目的,打聽到宮裡頭的『汪直們』和『邵春華們』混得越來越火熱,宮女配太監,從個別現象到普遍現象,從非主流現象到主流現象。沈德符同學很八卦地透露:宮裡頭如果哪個太監沒找女朋友,或者哪個宮女還沒找男朋友,那已經很OUT了:『內中宮人(宮女),鮮(少)有無配偶者』。

沈德符勾勒了大明王朝『對食戀』發展路線圖,前些年還偷偷摸摸,如果誰談戀愛了,在路上還不好意思跟熟人打招呼,到了萬曆年間,則形勢一片大好,公然手拉手肩並肩在宮裡頭走來走去,夫唱婦隨,跟外頭的夫婦沒有半點區別,『唱隨往還,如外人夫婦無異』。

『對食戀』很實在,往往發展到『對食婚』,從戀愛走向神聖的婚姻殿堂,他們的婚姻也有浪漫氣息。紫禁城雖然隔離了自由,隔離了人間,但隔離不了月光和星子,隔離不了玫瑰花瓣與雨絲,這些苦人兒『星前月下,彼此盟誓』。當然,戀愛婚姻也要花錢,為與心上人一個約會,公公們不惜重金,得以一親芳澤。

朱元璋將談戀愛的太監剝皮

既然相愛相戀相婚,總得彼此有個稱呼,在紫禁城裡,你一聲『娘子』的,我一聲『夫君』的,當然洩露機密,於是有暗號。太監做了宮女的老公,就稱呼為『菜戶』,聽起來好像是說某公公是某宮女的那盤菜。當然,『菜戶』不是隨便能叫喚的,那些個挑水的,劈柴的太監就不能叫別人為『菜戶』,於是就稱呼為『某老太弟兄』,例如汪直,就叫『邵春華老太弟兄』,老太就是宮女的榮譽稱號。

久而久之,暗號變成明號,連高高在上的皇帝也知道了,甚至接受這個事實,以至於看見宮女的時候也會問:『你的男朋友是誰?』或者問太監:『你的女朋友是誰?』宮女們和太監們也不必冒著犯『欺君之罪』的風險隱瞞,直截了當匯報就是。反正這樣的戀愛婚姻不會鬧出人命來,能放一馬就放一馬。

當然,也有領導不喜歡『對食戀』的,朱元璋是個比較嚴肅的領導,眼睛裡容不得沙子,在他手裡,貪官要剝皮,太監談個戀愛,娶老婆,也要剝皮。鐵腕治貪,沒得說,鐵腕治風化,那就該商榷了。萬曆皇帝也容納不了『對食戀』,凡是涉及『對食戀』這條紅線的,都會處以極刑,那些個從中作媒介的,也會一頓板子打死,就是所謂『廷杖』。

然而,七情六慾不是剝皮和板子阻止得了的,而且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對食戀』這種人事架構的合理性也不是剝皮和打板子所能阻止的。因此,『對食戀』一直頑強地存在著,發展著,沈德符這樣記載:『然亦終不能禁也』。

對食戀的現實考量:太監有物資流通手段宮女美眉有小廚房

紫禁城對於太監和宮女來說,如同監獄。然而,物資流通不會因此而隔絕,商業機制是任何體制都扼殺不了的。宮女們要買點小菜、減肥藥、口紅洗髮精,或者一根線頭,或者最新的愛瘋四、最新款的裙子,宮裡頭又沒超市,哪裡弄去?有太監哥哥呢,太監畢竟要出去搞物資採辦,拜託他們搞定:『凡宮人市一菜蔬,博一線帛,無不藉手………』都要藉太監哥哥的手。有物質的流通,就有精神的溝通,交貨交錢之際,眉來眼去,順勢談談戀愛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以善庖者為上等

太監們呢,除了聊解寂寞,還有實質的好處。例如有些太監住的地方和乾清宮很近,乾清宮是國家元首休息和處理政務的地方,這就給太監們用餐帶來麻煩。

為啥呢?太監們只能捧著個便當就著吃,如果哪天加班,膳堂的飯菜冷了,你最多也就在自己房內就著炭火稍稍加熱一下,想要大炒爆炒?要是煙囪裡冒出煙來,居然在天子腳下冒煙,你還想吃飯嗎?因此,太監們是沒小廚房的,免得油煙燻著萬歲爺。而宮女姐妹們呢,大多有自己的小灶,這個問題很現實,就衝著美眉們的小灶,太監們也得去愛她們,護她們,巴結她們。找個女人,不就吃個熱飯熱菜嗎?這樣,太監宮女們的感情溫存當中,也夾雜著熱飯熱菜的香味。

『對食戀』的最佳組合形成了,這個組合要發揮最大的邊際效應,你們兩個發達了,總得帶著大家一塊發達。那些個長得不帥的,衣衫不華麗的,地位老是停留在股級副科級,連助理都不是的下層太監,也會被宮女姐妹關照的。

有手藝的,尤其會炒菜的最受歡迎,『以善庖者為上等』,萬曆時候的行情是:大概每次能得四五兩銀子的雇佣金。笨一點的,也可以被雇佣來『背負菜筐』,出入宮廷採買雜物。商業真是萬能的,在宮女太監之間居然出現了雇佣關係,居然還有技術型工人和勞力型工人。這些個做苦力的太監被稱為『鏇匠』,具體意思是什麼,在歷史的長河裡,已是一朵解不開的浪花。因為有太監哥哥們的供養,據說宮女美眉們一個個『懶而饞』,過著『逸居飽食』的生活。這也算不算一種幸福呢?

對食戀的負面:連皇帝外套也偷了賣錢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在太監宮女這些同命鴛鴦中,監守自盜的也有,宮女老婆將宮裡頭的東西偷出來,轉交給太監老公放到市面上去賣,『對食戀』組合大搞走私活動,甚至連皇帝的東西也敢偷,也敢毀。

例如萬曆三十二年,1604年,尚衣監裡頭丟了一件御前珍珠袍,萬曆皇帝震怒,著司禮掌印太監去查,管衣服的三個太監被關死一個,流放兩個,珍珠袍還是沒著落。袍在哪裡?有人知道,原來是萬曆皇帝跟前一個很受信任的宮女下班的時候順手帶出去,交由太監男朋友賣到外頭換零花錢了,知道的人卻不敢說,萬曆皇帝也懶得追究了。有時候追贓追得急了,乾脆一把火燒了,然後打個報告上去,說是不小心弄壞了,天子富有四海,當然也應該有四海的度量,哪裡能跟個小宮女計較,也就是輕輕地批評一頓而已,『付之一炬,以失誤上聞,不過薄責而已』。

從這些混帳透頂的管理記錄來看,宮廷雖黑暗,等級雖森嚴,但也不是不讓人喘一口氣,感謝那些混亂的管理,感謝那些老闆的馬大哈作風,讓打工仔們總能在嚴酷的現實中,喘一喘氣,擦一擦汗。

對食戀忠誠度考察:忠貞者受讚美但也有劈腿事件

『對食戀』和『對食婚』雖然沒有法律約束力,但也有道德輿論約束力。其離婚率分手率有多高,不得而知。沈德符當時打聽到的具體狀況是:經常有人在喪偶後,就死心守節,再也不找新人,男女都如此,圈子裡對這種行為的態度是:『津津稱美』,評價是:『義節』,可見主流的輿論導向還是主張忠貞的。當然,也有一些做人境界不高的,愛劈腿,愛搞三角戀。典型的例子就是萬曆時翊坤宮鄭貴妃手下的宮女吳贊女,本來一直名花有主,主就是宋保。吳美眉喜歡搞多項選擇題,在持有宋保的情況下,又備份了一個男朋友:張進朝。

朝廷的報紙也登太監桃色新聞

宋保哥哥得知對方劈腿後,倒沒有去砍男小三(當時為此械鬥的也不少),也沒連捅女方十三刀,他忍受著巨大的心靈創傷和感情痛苦,遁入空門。對這種很有風度的做法,宮裡頭的人都說:『高』。本來是一個畸形的圈子,本來是畸形的組合,卻有著如此健康的輿論導向,可見善良和正義,不會在任何機制裡喪失。

當然,男人有錢就變壞,太監有錢也變不好。那些混得好的太監,興趣也不止停留在宮裡頭的美眉,他們的做法基本和正常的男人一樣:養二奶,包小三,而且很多是娛樂界的。在萬曆時候的北京城娛樂圈,有個叫『西院』的地兒,裡面養著些什麼人?都是那些從一線退下來的女歌手、女藝員,或者剛踏入娛樂圈的小美眉,甘心被太監圈養起來,一旦這些人進了『西院』,那些德藝雙馨的同行們馬上就會恥與之為伍,『同類俱賤之,不屑於齒』。

太監的桃色新聞鬧大了,也是報紙的猛料。據當時的一份邸報報導:抓獲一名披著太監外衣的婦女,據其招供,在大內廝混已久,與某某公公是戀人關係。此事付司禮監處理,婦女付法司處理。截至沈德符報導這則新聞時,尚無處理結果。

結語:世上最強大的是什麼?是組織。世上最有效的是什麼?是組合。一個良好的組織,一個緊密的組合,往往能克服惡劣客觀環境,至少能沖淡惡劣客觀環境帶來的負面影響。宮女太監的『對食戀』其實就是這樣一種抗爭逆境的互助組合。本文摘自:《廣州日報》2012年3月21日AII7版,作者:劉黎平,原題:《大明紫禁城宮女為何戀上太監》。9F7F335A3473AEC4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