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051915北縣環保局清除完畢 大漢溪垃圾山腐植土

北縣環保局清除完畢 大漢溪垃圾山腐植土

3/29/2004

【大紀元329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黃旭昇台北縣二十九日電)曾經佔據大漢溪河道數十年的板橋垃圾山,經過台北縣環保局的清運之後,已經完全夷為平地。大漢溪沿岸的樹林、土城垃圾山,也同時完全清運完成。環保局一共清運了一百四十一萬公噸的舊垃圾,相當於全台北縣三百六十八萬縣民一年的家戶垃圾量。

台北縣早期缺乏垃圾處理場,有部份鄉鎮市將垃圾堆置在河岸邊,不僅影響環境衛生,也常堵塞河川水流斷面,降低河川防洪功能;其中堆置在大漢溪沿岸即有三重、板橋、新莊、樹林、土城等鄉鎮市。

三、四十年來共堆置約九百六十一萬噸的垃圾,棄置河岸的垃圾經長期分解已呈現腐化或半腐化狀態,稱之為腐植土;腐植土佔據河道內斷面積造成水流斷面減少,阻礙大漢溪水流,影響大台北防洪執行成效。

環保局課長李長平表示,台北縣從八十一年開始,是全國第一個進行河川行水區垃圾搬移的縣市;至九十年,共清運八百二十萬噸的舊垃圾至林口腐植土掩埋場掩埋,清運的數量大約全台灣一年產生之家庭垃圾量。

其中,板橋、樹林、土城因受經費限制,還有部份舊垃圾尚未清運完成。環保局在去年向中央爭取的擴大公共建設經費,又繼續清運了一百四十一萬公噸,十三年共計清運了九百六十一萬公噸的舊垃圾。

李長平說,這次清運的過程,為了減少腐植土場的負荷,並加強回收可利用物質,將開挖出來的舊垃圾篩選、分類,回收的腐植土將可作為後續覆土、綠美化。

大漢溪垃圾史也是台灣史

2004/02/22賴偉傑(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

  位於台北縣大漢溪沿岸綿延的垃圾山,歷時十二年,終於要全部清運完畢了。依著提防興建的順序,由下游往上,三重新莊板橋樹林土城,時間從1992年十月開始,在2004年二月底才大功告成。這原省水利局初估只有273萬公噸噸的垃圾腐植土待清,後經全區查估及垃圾層鑽探,五鄉鎮市舊垃圾暴增約達755萬公噸,而到今清運完畢,總量將近一千萬公噸,預算也由先的26億不斷往上攀升,追加到34億,最後完成達四十億。
  幾十年來,大台北地區,以最廉價的方式來處理垃圾問題,當河川的意義還是後門的水溝時,「河邊」,就是最近最便利的垃圾場;然而首先是為了「防洪」的考量,因此先是配合大台北防洪三期計畫大漢溪沿岸堤防興建工程,垃圾不但佔據了堤防線,以及佔據行水區河道面積也使得輸洪受阻,同時垃圾山崩塌,垃圾污水直接滲流到大漢溪等原因,終於封閉垃圾場,同時有了台灣第一次陳年垃圾大遷移計畫。
  然而這清運計畫也是個傳奇!早期河邊垃圾場時代是三部曲:河邊盜挖河沙、廢棄土回填、垃傾倒填垃圾,一魚三吃;而開始清運後,也是傳言不斷新三吃:一方面清運腐植土,卻也另一手收廢棄土與事業廢棄物混充以增加清運量,甚至當時還有傳言因垃圾場沒有著落,清運初期曾有一面運出另一面又進新垃圾的情形發生,源源不絕永續經營,而弊案也在2001判刑確定證實傳言不假。
然而就執行預算編列而言,是由當時的縣府、省府編列,但因評估嚴重落差,加上凍省後經費無以為繼一直延宕,諷刺的是經濟不景氣,政府以增加內需中搶得「擴大公共建設經費」的五億經費,才真正完成台北縣政府口中愚公移山的「綠色奇蹟」,橫跨台灣政經的紋裡。
  這是一部活生生的台灣史:這些垃圾山的切面,見證了大台北消費型態及其產生垃圾型式的轉變,因為大漢溪旁每一座垃圾山的鑽探與清運,都是一座垃圾考古區與編年史的開挖;也見證了政府以前是如何用稅金把垃圾運到河邊,破壞了河川,現在又用稅金來運走,而從前政府錯誤的政策使得讓後來人民需加倍來彌補;也見證了垃圾如何和「黑金」糾纏不清。
  河邊趕緊鋪上的綠地與河濱公園,是政府向民眾邀功的政績,然而垃圾並不是不見了,而是從河邊移到山谷邊,移到了林口下福村,一個原本是保留區的山谷,從一期二期擴增到已經五期,成了下福村民的新鄰居。而腐植土的清運,並沒有促成公部門大力推動垃圾減量,反而是焚化爐的加速興建,以及新的一群鄰避受害者,跟以前一樣,還是讓廣大選居民「看不到垃圾」就好。沒有政府為過去政策道歉,而這十二年的腐植土清運史,是最好的環境教育,是全體公民集體省思的契機,也是未來零垃圾行動的助燃劑,但顯然政府要大家記得垃圾變綠地就好。
  大漢溪的垃圾史,也是一種台灣史,需要被書寫,需要被記取,需要成為大夥的集體記憶,否則,錯誤的歷史錯誤的政策,還是會重演。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