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00623參見。聯合公園 下

*參見‧聯合公園*

第一個鼓聲擊打,剪影閃爍!鼓聲漸強、漸快,接著混入電音、電吉他!跟著節奏閃動的強光在布幕上打出若隱若現的人影,讓場中三萬八千人發瘋似的吼叫!
布幕落下的時候,我喊叫,但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所有人都掩沒在自己的聲音裡!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當戴著紅色護腕的Chester在台前飛跑嘶吼時,我在近四萬人的陣仗中,也發狂似的高舉著手大叫。我以為我會被重拍震得心悸,也以為會被Chester的嘶吼刺穿耳膜。
但沒有,我沒有。
我想那是因為我的心跳和鼓擊同了步,我的嘶吼跟隨Chester的嘶吼。
Gosh,沒有能形容的語句。
那種沸騰,實在太驚人了。
除去經典的幾首歌,演唱會竟然讓我重新認識了新發的這一張專輯。
不同以往的忿怒嘶吼,當Chester沉靜的唱
The Little Things Give You Away,讓我整個屏息,連眼睛都忘了眨。
為什麼他會這麼帥?這種反差怎麼會這麼懾人?

我想,那是因為開場的No More Sorrow已經讓我臣服了吧。

*以下流水帳*

在唱Hands held high時,Chester說接下來的歌曲要台下的人一起合聲,只要唱一個字。我還在擔心我沒把歌複習的很熟,萬一唱錯不就搞笑?好險前奏一下,我馬上知道是哪個字。
因為正好是我第三張最喜歡的一首歌。
(我還為它寫了網誌,翻譯了我生平第一個rap歌詞啊!)
那麼,是哪個字呢?
Amen

大家都唱的很爽、手也舉的很直,可是我突然有種詭異感。
一堆人高舉雙手大唱阿門,實在很像什麼邪教聚會的吟唱的說…||||||||||||

中間團員們有丟一些紀念品下來。Rob丟鼓棒,Brad丟pick…天啊!雖然我不會彈吉他但我好想要那個pick啊!Mike這傢伙不知是何居心,竟然丟了一瓶水下來…孩子,危險啊!還是你是喝了一口才丟下來的?如果是,那你還真瞭亞洲fans啊!

團員們和台下的互動並不多,也沒聽到許多外國藝人來台必說的「打家好,窩們喜…」或是「窩矮胎萬」。不過…
如果他們真的這麼做了,我實在會懷疑來的不是Linkin Park,太不像他們的style了。
總之整場就是唱,就是吼,就是一整個爽。

(我也終於了解「臉紅脖子粗」的真諦…Chester啊,你的扁桃腺真的不會爆掉嗎?)

Bleed it out的Solo實在太棒。尤其是鼓手…鼓手…媽啊!那個solo強到全場沸騰,就連一開場的呼聲都要輸了;而超級悶騷的Joe擦唱盤的神技讓所有人迷醉,透過大螢幕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面無表情、一副千年寒冰的模樣大秀特秀,不過DJ台上面擺的那尊本人公仔和最後ending的一抹竊笑完全破功,直接宣告他的悶騷啊!而Chester和Mike也在Bleed it out那首和大家玩起帶動唱。只是看他們兩個笑的那麼燦爛,我竟然覺得毛毛的…(汗) 而除了Numb最後Mike的Solo讓我快飆淚,接著的Pushing me away的Chester,實在...實在...(我要哭了啦)

這次螢光棒偏少,因為不知怎麼,Linkin Park和螢光棒總有種牛頭不對馬嘴的不協調感。你說,他們有哪首歌可以拿著這亮閃閃的玩意左搖右晃?
不過Mike倒是對螢光棒很感興趣,說I've never seen such beautiful thing before。真的還是假的啊!Mike!(不過外國人好像真的很少玩這東西)
於是,超級可愛的Mike就問台下的人:can I have one of these? that blue one? 然後某幸運兒就在全場的尖叫聲中把一支
藍色螢光棒遞到台上,Mike還煞有其事的把螢光棒黏在他的keyboard上面,全場又是一陣爆笑。

差不多一個小時的爆唱,演唱會似乎要宣告結束。眼看人去燈暗,大家開始喊安可。

「我覺得他們不會出來安可。」我說。
因為很多外國藝人總是唱完就走,「窩矮胎萬」都只是唬爛一下而已。
「不對,
In the end還沒唱,」阿黑篤定的說,「一定會再出來。」
小美也在輕聲附和。

下一刻,我決定我要繼續愛這個團。

他們出來了!
然後扎扎實實安可好幾首!
還是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那時的氣氛,尤其在Chester走到我們所在的右側舞臺,跨上檯邊俯下身體對著台下唱時,那種又感動又爆high的感覺。

不過在看到我面前已經整個著猴的白吊輒男,我大笑了。

最後一絕,最後Chester和Mike的並肩鞠躬、大拋飛吻…
結果Mike冷不防的拿了條毛巾往Chester臉上擦了一把,又往自己臉上抹了一下,然後把毛巾往台下扔,而Chester還一臉不知所以然的在呵呵傻笑。

我的肚子真的笑的很痛,但我不孤單,因為有三萬八千人在同一刻大笑。

*後記*

我們名副其實的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說真的,我看到一大堆相機和錄影手機。
當然我不否認演唱會上的點點滴滴,我也很想貪婪的帶走一些,但是,我沒有辦法又錄影又全心享受演唱會。
沒辦法,真的沒辦法。
去看這種演唱會怎麼能不瘋狂亂跳?你怎麼能這麼冷靜的錄影?你怎麼能?你怎麼能?(演起瓊瑤來了)
所以我們不但沒用手機錄影,連相機都忘記帶,當然也沒辦法紀錄排隊時狼狽的模樣。
算了,我應該已經講的很悽慘了,那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不要看到也許好些。
我們也沒有買任何紀念商品,雖然看到T恤,我超心動,但人潮多到可怕,我實在不覺得自己能在捷運末班前買到任何東西。

看完之後,大家普遍出現的症狀就是聲音沙啞。某小美同學不說話則已,一開口語驚四座:

(破音)」

她話還沒說完,我們已經呈現東倒西歪狀。

「你怎麼聲音破成這樣?!(忍笑)」
道...(破到深處無怨尤)」小美說,
(大破特破)」

「好好…噓…你乖,不說話…」大家趕緊阻止她開口。這實在太嚇人了。

而不知道是剛才嘶吼過度還是怎麼,小美完全失去有關停車位置的記憶。

「你停在哪裡?」
「…」
小美眼神空茫,「不知道。」
「(囧)大概在哪?」
「…」
「那…在馬路這邊還是繞足球場旁邊?」
「…」
「你停完車之後有走很遠過來找我們嗎?」
「…」
我們無頭蒼蠅似的被離場的人潮推擠著往前,但仍緊緊注視著小美。

「我不記得了。」

「那車號呢?」張問。
「…」
「你不記得車號?!」
「我一直都沒有記…」
小美說。

大家:「(囧)………………」

雖然後來靠著大家發揮柯南精神,努力推理,很快就找到了,但是…

真是囧的好笑。我們的ending。

*附錄‧No More Sorrow*

MV版

華納宣傳短片
(誰會抓誰會抓我想要我想要)

*No More Sorrow*

Are you lost in your lies?
Do you tell yourself I don't realize
Your crusade's a disguise?
Replaced with freedom with fear
You trade money for lives
I\'m aware of what you've done

*No, no more sorrow
I've paid for your mistakes
Your time is borrowed
Your time has come to be released*

I see pain, I see need
I see liars and fiends
Abuse power with greed
I had hope, I believed
But I'm beginning to think that I've been decieved
You will pay for what you've done

**

Face it, hypocrite!
Face it, hypocrite!
Face it, hypocrite!

**X2

Your time has come to be released
Your time has come to be erased



Chester, Phoenix, Mike, Joe, Rob, Brad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