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22301文選二

結束嚴峻的中美關係要由美國採取主動*

(一九八九年十月三十一日)

  你是在中美關係非常嚴峻的時刻到中國訪問的。

  從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到一九七二年,二十三年間,中美關係處於敵對狀態。在你擔任總統的時候,改變了這個狀況。我非常讚賞你的看法,考慮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主要應該從國家自身的戰略利益出發。著眼于自身長遠的戰略利益,同時也尊重對方的利益,而不去計較歷史的恩怨,不去計較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的差別,並且國家不分大小強弱都相互尊重,平等相待。這樣,什麼問題都可以妥善解決。用這樣的思想來處理國家關係,沒有戰略勇氣是不行的。所以,你一九七二年的中國之行,不僅是明智的,而且是非常勇敢的行動。我知道你是反對共產主義的,而我是共產主義者。我們都是以自己的國家利益為最高準則來談問題和處理問題的。在這樣的大問題上,我們都是現實的,尊重對方的,胸襟開闊的。

  我們在同蘇聯和東歐國家改變幾十年不和關係的時候,總是首先肯定應該結束過去,開闢未來。現在是否可以這樣說,我們同美國也應該結束這幾個月的過去,開闢未來。坦率地說,北京不久前發生的動亂和反革命暴亂,首先是由國際上反共反社會主義的思潮煽動起來的。很遺憾,美國在這個問題上捲入得太深了,並且不斷地責駡中國。中國是真正的受害者。中國沒有做任何一件對不起美國的事。可以各有各的看法,但不能要我們接受別人的錯誤指責。美國公眾得到的情報來自“美國之音”和美國報刊,什麼“天安門血流成河”,死了多少萬人,連具體數字都有。“美國之音”太不像話,一批撒謊的人在幹事,連起碼的誠實都沒有。如果美國領導人根據“美國之音”定調,制定國策,要吃虧的。

  我們對參加遊行示威和簽名的學生,包括在海外的學生,都採取原諒的態度,不追究他們的責任。只對少數有野心和企圖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人,進行必要的、程度不同的懲處。我們不能容忍動亂。以後遇到動亂的事,我們還要戒嚴。這不會損害別人,不會損害任何國家,這是中國的內政。目的就是要穩定,穩定才能搞建設。道理很簡單:中國人這麼多,底子這麼薄,沒有安定團結的政治環境,沒有穩定的社會秩序,什麼事也幹不成。穩定壓倒一切。

  我不說西方國家的政府,但至少西方有一些人要推翻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這只能激起中國人民的反感,使中國人奮發圖強。人們支持人權,但不要忘記還有一個國權。談到人格,但不要忘記還有一個國格。特別是像我們這樣第三世界的發展中國家,沒有民族自尊心,不珍惜自己民族的獨立,國家是立不起來的。

  請你告訴布希總統,結束過去,美國應該採取主動,也只能由美國採取主動。美國是可以採取一些主動行動的,中國不可能主動。因為強的是美國,弱的是中國,受害的是中國。要中國來乞求,辦不到。哪怕拖一百年,中國人也不會乞求取消制裁。如果中國不尊重自己,中國就站不住,國格沒有了,關係太大了。中國任何一個領導人在這個問題上犯了錯誤都會垮臺的,中國人民不會原諒的。這是我講的真話。

  國家關係應該遵守一個原則,就是不要干涉別國的內政。中華人民共和國決不會容許任何國家來干涉自己的內政。外國的干涉在某個時候可以給我們造成困難,甚至造成動亂,但動搖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因為中國人民在共產黨領導下生活一天天好起來,特別是最近十年。是真好,不是假好。對改革開放,人民是擁護的,人民看到中國是大有希望的。

  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誰也不能阻擋中國的改革開放繼續下去。為什麼?道理很簡單,不搞改革開放就不能繼續發展,經濟要滑坡。走回頭路,人民生活要下降。改革的趨勢是改變不了的。不管我在不在,不管我是否還擔任職務,十年來由我主持制定的一系列方針政策絕對不會改變。我相信我的同事們會這樣做。

  說我們只搞經濟體制改革,不搞政治體制改革,這不對。我們的政治體制改革是有前提的,即必須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發展經濟要有一個穩定的局勢,中國搞建設不能亂。今天來一個示威,明天來一個大鳴大放大字報,就沒有精力搞建設。

  中美關係有一個好的基礎,就是兩國在發展經濟、維護經濟利益方面有相互幫助的作用。中國市場畢竟還沒有充分開發出來,美國利用中國市場還有很多事情能夠做。我們歡迎美國商人繼續進行對華商業活動,這恐怕也是結束過去的一個重要內容。

  *這是鄧小平同志會見美國前總統尼克森時談話的一部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