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18此岸失望,彼岸成長

這麼快又到月末了,開學至今,恍恍惚惚,剛剛把一篇學年總結差點寫成一篇日誌,真夠本事的。老討厭這種形式化的東西,那些所謂的總結、檢討書、申請書,說穿了不就是為老師寫的。只是大多數中國人都喜歡那些形式化的東西,那些所謂的內在,反而更是冠冕堂皇的話,越來越弄不懂,為什麼有那麼多本末倒置的事。最近時常聽到那些很久未聽的曲子,很不一樣的感覺,似乎每一首歌,都能讓人想起曾經的情形。那繁盛的香樟樹,紅色的塑膠跑道,長長的水泥路…原來自己也曾那樣單純過,簡單過,年輕過,激情過,那樣放肆爽朗的笑著,好像已經離自己越來越遠。不過,我知道人都要長大的,看著身邊都同學,越來越多的成雙成對,開始為自己的事業奔走,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很難形容,等到25歲以後,我也會做那些自己不喜歡但必定要做的事。所以,現在時常擔心自己的時間不夠,來不及做那些我喜歡的事,也害怕自己等不起,等不到那個人的出現就得離開了。我不斷製造著回憶,拚命地記錄著,害怕自己的青春就如此消逝,害怕以後回憶起來的慘淡。我真的很怕很怕黑,可是卻得不斷地習慣黑暗,因為我知道,不可能在你害怕時就有人陪著你穿過那片漆黑,無論恐懼多麼盛大,都得咬著牙,自己一個人走。腦中始終盤桓一句話“沒有人可以真正代替你痛”,生活就是這樣,他會教會你“堅強”,教會你“獨立”。很多事,很多看法,很多習慣,無關消極,無關頹廢,只是一種狀態。一直以來我都相信,即便不是信心滿滿,只要自己想,依舊可以上路。心之所困,天下處處是牢籠----而現在,不想太困住自己的心,只想在這有限的時間,任其自由。心若無縫,任何言語,任何世態,於我來說,無關痛癢。

(繼續閱讀)

201304121008雨夜…

或許是緣分,或許是巧合吧,秋天的燥熱,不斷的乾旱,偏偏就在我假日回老家為父親奔喪的日子裡下起了雨。農村的雨夜散發出醇醇的氣味,雨點在微弱的天光和地光裡,似乎有那麼一種細膩的感覺。夜風拂過,只留下淡淡的花香。樹梢在低吟,鳥兒偶爾也會趕來湊熱鬧。不過啊,農村的雨夜似乎就少了些溫馨的,也許是農村的氣候比較低吧,也似乎還有情緒等因素吧。總之我的感覺總是冷冰冰的。不知什麼時候,遠方的渺茫的燈光也沉寂了,此刻的靜,點綴著這神奇的空間。在這靜謐的空間,我望著賊黑的天空,忍耐著老鼠的一次次侵襲,俯視著池塘裡點點水流,思緒萬千。或許上帝是公平的,也或許上輩子我享受夠了清福,這一輩子是注定要來還債的,從生命誕生的那一天起,似乎就沒有得到過真正的幸福。童年時光,我曾一次又一次問母親,為什麼要給我生命,又給我一副傷痕纍纍的軀殼?我童年時很淘氣,經常摔傷了腿或手,孤單和寂寞陪伴我度過了清貧的童年。我無法感受到玩的滋味,因為無法和鄰家的小夥伴一起去釣魚,一起去野炊,一起去摘野菜。母親很多次用眼淚回答了我幼稚的問題。我不願意去相信命運,或許人的命運就是上天注定的,誰也沒有能力去改變上帝的安排。我們只能任由上帝主宰我們脆弱的命運。天是神聖而不可高攀的,然而天空卻也有孤獨和寂寞的時候。上天,賦予人世間不同的待遇。天規天理,或許就只是一紙空文?難道上天不明白世界有我這樣痛苦的人有多自卑嗎?我想問問上天?天理何在?為什麼我的雙親總是忍受不了病魔的侵襲,留下我一個人面對世人的指責?為什麼有的人一出世,就享受榮華富貴?這公平嗎?不是的,我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一直以來,我相信天神的存在,誠心善意讓自己得到幸福。但我知道我太幼稚了,命運如此,我又能怎樣呢?或許真的有前世今生吧,上輩子闊氣夠了,這輩子就是注定來還債的。唉,前世債,不是伴隨死亡而消失了嗎?死亡已經帶走了一切的幸福,何苦要把苦難推卸在今生呢?雨夜,細雨紛紛,或許雨不會停的,正如我的淚水?雨夜是靜謐的,我心緒是不安的。看這細雨,或許雨後能見彩虹,或許苦盡會有甘來。在這雨夜,我浮想聯翩,卻又期待著明日的幸福。文章來源:瓊瑤與還珠

(繼續閱讀)

201206151526為什麼有些植物能夠抗鹽鹼?

  國外科學家先後提出的「滲透學說」指出,植物的滲透調節作用能夠適應鹽分作用,可以保持水分進入植物體的水平,同時隨著鹽濃度的增加,葉片對蒸騰作用的阻力也增大了,因而它們就具有抗鹽鹼力。 文章來源:Greg Locke - 小學生雜誌的BLOG - 忙了一陣,開學一個月 - 滄海三笑的BLOG - 劉冠廷 Will 健康塑身專家 -

(繼續閱讀)

201205041251雨 晴天後的謎語

忽然下起了滂沱大雨,讓這樣悶熱了一個多月的心情,突然間有了釋放的理由。所以,當我一大早就行進在雨中上班的時候,多少還是有些故意地讓雨水從頭淋落、洗卻週身的塵埃與疲憊。到了單位時,上身已經是濕漉漉的一大片了,竟還歡喜不已——下雨了、下雨了,好大的雨啊!這樣的一份歡喜,當然還有為了我那新近“謀”來的一方菜地和果園,有了這場雨,園裡的果蔬都能好好地生長了,省了我下班後的澆水灌溉,也讓我今夜的忙碌變得更加地踏實、放鬆。特別是忙碌完了所有的會議材料之後,那份舒展於心的愜意、那份流連在夜色中的寂寞情懷,也被這雨水滋潤得特別有聲有色起來……不知道我何以會這樣喜歡雨、喜歡雨的季節,尤其是下著細雨的天氣。喜歡一個人坐靜靜地從窗內欣賞雨水從天上落下,閉上眼睛默默地聆聽雨水打在窗外的聲響,四周也不經然地瀰漫起潮濕的味道,讓所有浮躁的心事都慢慢地學會變得平靜,尋獲一種只屬於心靈的溫馨與飄逸。回家的路上,雨絲依然漫漫。遠處傳來了孫燕姿的那首《遇見》—— 陰天,傍晚,車窗外,未來有一個人在等待;向左向右向前看,愛要拐幾個彎才來;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總有一天,我的謎底會揭開……我很享受這種感覺,雨聲中飄蕩著歌聲淡淡的悠然和訴說的清逸,讓我們總能懷想起許多曾經有過的衝動與守望;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雨絲中流淌著旋律淡淡的憂傷和冰藍的夢想,讓內心所有的寂寞與蒼涼都得以隨雨釋放。到家的時候,雨還在繼續地下著。洗漱完畢後,我安然地站在窗前望著街道上滿地的雨花,欣慰於那片自留地的草草木木伸展的腰肢、欣慰於滿身淋落的所有疲憊與負累,遙想著天晴後,可能發生的故事、可能遇見的是誰、可能產生怎樣的對白,還包括那些萬物生靈將可能發生的新的成長……呵呵,雨水,原來為我們締造的不僅僅是乾淨的世界,還有可能是一抹純淨的心靈,這個謎,誰知道呢?!

(繼續閱讀)

201204301149有的夢,做都不會去做

一個搞房地產的網友想叫我填一份關於房子戶型的問卷調查,我一看,全是豪華型的房子,還有什麼對工人的房間,花園的要求什麼的。我直接告訴網友,對不起,這種房子我想都沒想過,實在填不了。網友說,你想像一下嘛。我說,這些夢,我做都沒做過,實在想不出來。不是我生活能及的事,有的夢,做都不會去做。不是我的現實,遠遠超出我的想像,在今生今世,來生來世,對於一些遙不可及的夢,我的思想顯得超乎尋常的蒼白與貧瘠。有如富翁嘲笑乞丐關於金錢的概念,名流輕蔑草根,奢華笑盡貧賤的窘迫,我竟是如此淺薄,無知於對未來的憧憬與幻想。守著我的小屋,竹籬圍牆,幾盆瘦死的花草,永遠勾勒不出一幅關於花園洋房的海景圖,陽光下,怡然自得地享受著豐美與富足。看著樹葉在陽光中打著招呼,花兒在微風中傳遞著嫵媚,隱約的面龐越來越遠,淡淡的背影慚行慚遠。春天居然就這樣開始了,我站在天邊一角,不打眼的角落,遠遠地看著他慢慢步入了鮮花簇擁的殿堂,那裡,有很多人在為他歌唱頌揚,他微笑著,踏著茂盛的季節,採集玫瑰園的香料,一手製造出神話般的故事。隔著許多光陰和一些薔薇的花枝,他朝她點頭致意,灰姑娘在他的溫情裡脫胎換骨,儼然成為新寵,奔馳於銀色的高速公路。小心翼翼地把過去的痕跡刪節,輕輕關好曾經洞外的一扇窗,窗外,星漠浩瀚,確實會引人無限想像。原諒這寫詩的手,無論再多華章,無法寫出超思維的靈感。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或曾惶惶於夢魘的驚悚,內心無聲的旋轉著幾個或有或無的夢盎,如今早已飄然遠逝。浮生如夢,蒼海一粟,我們只是一群安於平淡的子民,是的,有的夢,做都不會去做。科爾沁府 |查無此人 | 嚮往陽光的房子 |陳玉慧的BLOG | 湖南文藝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72207閒話冬儲大白菜

大白菜是過去北方人過冬的當家菜,從古至今都如此。只不過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商品經濟大市場的建立和現代科技帶來錯季菜的生產,蔬菜品種越來越豐富,使得大白菜在冬季當家菜的地位開始弱化了。我對大白菜有特殊感情。因為在過去,大白菜是我們那代人整個冬季唯一可吃的蔬菜。每當進入冬季,家家都需要儲存數百斤白菜以應付過冬。那個年代,冬天除了大白菜沒有其他別的菜,甚至就連大白菜也只有中午飯才吃的上,一早一晚都是稀飯就蘿蔔鹹菜。我參加工作後,由於在政府農財口,每年立秋過後從種植、管理到收購、調撥、上市供應,大白菜成了我們重中之重的主要工作,這也讓我與大白菜結了緣。大白菜種植時間性要求極嚴,必須是每年8月8日前後一兩天,上下不能差出這個界限。過早容易產生病蟲害,不易管理;過晚則長不好,容易減產。所以每到秋收就得深入各縣區督促農民搶收搶種,落實種植畝數。隨後就是經常深入田間地頭查看生長情況,分析長勢,預計產量。然後,根據城市人口每人冬儲一百斤計算出市場總的需求量安排收購,如有缺口則抓緊從外地調撥。大白菜生長期一百天左右,過早長不實,達不到豐收目的;過晚收穫稍不及時極易凍爛在地裡。“立冬不起菜,別把老天怪。”說的是立冬天氣容易急劇變化,隨時可能氣溫驟降天下大雪。所以,每年11月15日(即立冬前後)前後大白菜開始上市。那時,送菜車輛來往於市區,大街小巷到處可見碼垛成堆的大白菜,人們蜂擁購買,場面甚是蔚為壯觀。大白菜上市,那時價格一般每斤控制在二分錢左右,因為那時人們工資普遍低,市財政每年都要拿出大筆資金予以補貼,保證市民承受能力。我記得當時主管財貿的副市長經常對我們說的一句話:“大白菜關係市民整個冬天的生活,大白菜供應必須做到有賣的、有看的、有爛的。”意思是數量供應必須保證,不能斷檔,不能讓市民買不到;有看的是指供應網點必須方便購買,走出家門就能看得到買得到;有爛的是說供應必須有富餘量,寧多勿少,寧爛勿缺,保證市民菜籃子不能空。計劃經濟早已成為歷史。如今的冬天,老百姓再也不用為吃菜發愁,隨便走到哪個菜市場各種菜蔬琳琅滿目應有盡有。只要你有錢,精菜、細菜、中國菜、外國菜、叫上名的菜、叫不上名的菜,想買什麼菜有什麼菜,想吃什麼菜都能吃到嘴裡。儘管現在的人們再也不用為吃菜而發愁,但是我認為,在冬天家裡最好還是儲備點大白菜,因為它鮮美可口,營養豐富,

(繼續閱讀)

201204230004誰欠了誰一個幸福

心平氣和的談話,卻已經讓我淚流滿面。我不該再寫出這樣哭泣的詞語,讓你看出我的軟弱。我告訴自己,必須要堅強,面對我不得不獨自面對的所有。沒有幸福感,是怎樣的一個概念?我真的一直以為自己很幸福呢。直到你告訴我,你沒有了幸福感。我慌了神,大腦裡再也搜索不出其他的詞句,因為你不再感到幸福,那無論我再說什麼,也只是慘白的吶喊。我不要自己像其他的女孩子那樣,讓男朋友給自己買漂亮的衣服,讓男朋友送自己精緻的禮物,也許我想你陪我一起逛街,我們只是看看順便討論彼此的喜好,或者相互送給彼此溫馨的情侶衣。也許我因為你不願意進精品店和你賭氣,但絕不是希望你送我禮物,只是我想買下你喜歡我要的小飾品帶給你看。我也不想讓每次的見面都忙忙碌碌,過的很辛苦,如果可能,我更希望我們可以在圖書館泡上一下午,躺在草地上訴說著彼此的理想。如果你明白,我只是在嘴上說你的缺點,卻在心裡認真的把第一次當作永遠。不是我不滿足,是你還不夠瞭解我,我是有小女生的小脾氣,可是我的內心裡沒有那麼的小氣。我只是嘮叨嘮叨而已,不經心,只過嘴的衝你撒嬌,也許想要的只是被你哄哄,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嚴重。你是多麼笨啊,這點小心思也猜不出來。花心思送你的小禮物,一心一意想要的情侶衣,等了兩個小時才坐上擠了13個人的麵包車去看你,真的,就沒有一絲絲的幸福感給你嗎?我欠了一個幸福給你,那個說好了讓我幸福的人。如果有可能,我也想幸福的生活。是不是時間長了,一切就會變淡?是不是不再喜歡,就開始感覺累了,倦了,因為是從心裡不情願了。幸福是什麼?我不知道,我難以說清。我知道你也很迷茫,我堅信我不是和普通的女生一樣,我堅信我自己是這麼的獨一無二。但是,你的不知道太多,我分不清,哪句是敷衍,哪句是你真的不知道,哪句又是你知道了自己心中的答案,害怕傷害我而遲遲沒有說。我也不想自己帶給你的只有負擔和疲憊,我也盡量的在做好自己。我知道,不是閉上眼睛,等天亮了,噩夢就會結束。如果放手真的會那麼容易,那當初又何必要在一起?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