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091417走訪艾偉德宣教士墓園-----陳中陵

欣見《基督教論壇報》主編柯玉雪姐妹於3045期製作關渡基督書院調查報導。

記得筆者當年就讀高中時,第一次參加校園團契所舉辦的營會,地點就在基督書院;事隔多年,結婚典禮的場所,也是借用書院內這座美麗的白色圓頂大禮堂,因此個人對於基督書院,有著一份濃郁的情感。

也因著對於圓頂禮堂的情感,筆者無意間踏進位於禮堂旁的書院墓園(目前共葬了六位,包括宣教士與學生),不僅看見創辦人賈嘉美牧師及其第二任夫人的墓,也注意到另一位女宣教士,也就是艾偉德(Gladys Aylward,1902-1970)的墓棺及碑文。

 好奇心與個人對於中國宣教史研究的興趣,筆者的碩士論文,即以艾偉德為研究對象,做一地毯式的調查報告,並於去年(2008年)8月完成《孤兒之母:女傳教士艾偉德的生平與形象》。過去教會界對於艾偉德的認識,多集中她在中國大陸時期的故事,尤其中日抗戰帶領上百位孤兒,從山西陽城,翻山越嶺渡過黃河,避難至陜西西安的驚險故事。但她於1957年9月來台後的宣教工作,則較不為人知。 其實艾偉德在台灣的宣教事業,延續過去的孤兒育幼工作,1959年與世界展望會合作,在台北木柵創辦「艾偉德孤兒院」(這也是展望會在台灣的第一項事工),只是因人事與財務問題的歧見,兩年後艾偉德與當時董事會分道揚鑣,董事會在木柵原址另組成立「伯大尼育幼院」,而艾偉德則於1962年覓址在北投成立「艾偉德兒童之家」(今溫泉路150號,後又遷址至杭州南路及天母)。

艾偉德當年因著個人聲名遠播,除了育幼工作外,亦積極參與歐美及台灣各地的奮興佈道工作,甚至在反共時代,艾偉德亦加入以台灣為基地的「世界基督教護教反共聯合會」活動。 1969年12月,由於台灣全省籠罩在寒流侵襲下,氣溫濕冷,使艾偉德感染A2型流行性感冒,並引起肺炎併發症。1970年元旦傍晚六點,好友史可梅女士(Kathleen Langton-Smith)請基督教診所滕華寧醫生(Dr. Heikki Tenhunen,1932 -1994)來家中診視艾偉德,但病情嚴重,同年1月2日夜間在家辭世,享年68歲。

柯玉雪姐妹在報導中提到,艾偉德為何會葬在書院墓園內?原因是艾偉德畢生精力都奉獻給中華民國,而且早在1941年7月,即在陜西歸化為中華民國國民,並獲內政部許可證書,所以大家都希望把她安葬在中華民國的土地上。當時許多人都願意捐獻土地,淡水的外僑墓園(今淡江中學內)當時亦為安葬墓址的選項之一,但治喪委員會尊重艾偉德義子們的決定,最後由艾偉德的生前好友,同時也是基督書院的院長賈嘉美牧師(Rev. James R. Graham Ⅲ,1898-1982),他提供該校校園內的一塊土地,修建作為艾偉德墓園之安葬處所,捨去具有濃厚外國色彩的外僑墓園(這點倒是和馬偕墓園頗為相似)。

這處艾偉德女士安息的地方,位於關渡基督書院內的禮拜堂西邊,環境幽靜,面對淡水河出海口,且朝向中國大陸,符合艾偉德生前念念不忘大陸的心願。艾偉德治喪委員會及艾偉德的義子義女們,對這個地方都認為很滿意。賈嘉美牧師說:「艾偉德生前常來基督書院講道,基督書院捐贈這處園地,是表示對艾偉德的敬愛。」 1970年1月24日下午二時,艾偉德追思禮拜在台北市立殯儀館景行廳舉辦,蔣中正總統題頒輓聯「弘道遺愛」(此四字亦復刻在墓碑上),蔣夫人宋美齡女士亦贈一十字架花圈。

追思現場約有千餘人悼念,將會場擠的水泄不通,下午三時卅分結束告別程序,棺木發引至關渡基督書院,在書院禮堂舉行安葬禮拜,後由美國駐台海軍軍中牧師馬立德(Rev. Lowell Malliett)作祝福禱告,隨後蓋棺安葬,為艾偉德的一生,畫下了一個句點。 明年(2010年)適逢艾偉德宣教士來華80週年暨逝世40週年紀念,筆者心中有幾個期盼。

第一,盼望明年台灣教會界能為艾偉德舉辦一場感恩紀念會,邀請過去兒童之家的院童、工作人員、曾和她接觸過的人,一起追思她的貢獻。第二,製作一部記錄片,蒐集艾偉德相關照片與影音資料,出版見證紀錄片,作為緬懷故人與宣教教育的材料。

 坦白說,筆者個人的碩士論文雖已完成,但對她的貢獻與成就,仍常在腦海中徘徊,若各位讀者過去曾和艾偉德宣教士接觸過,歡迎您和本人聯繫。最後,以艾偉德宣教士墓誌銘與讀者互勉: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十二章廿四節)

(本文作者-陳中陵弟兄 chunglin49@yahoo.com.tw)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