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311048因即大作即小

以道治天下,非易人性也,因其所有而條暢之。故因即大,作即小。古之瀆水者,因水之流也;生稼者,因地之宜也;征伐者,因民之欲也,能因則無敵於天下矣。物必有自然而後人事有治也,故先王之制法,因民之性而為之節文。無其性,不可使順教;有其性無其資,不可使遵道。人之性有仁義之資,其非聖人為之法度,不可使向方。因其所惡以禁姦,故刑罰不用,威行如神。因其性即天下聽從,怫其性即法度張而不用。《文子‧自然》

《翻譯》
以道治天下,非易人性也,因其所有而條暢之。故因即大,作即小。古之瀆水者,因水之流也;生稼者,因地之宜也;征伐者,因民之欲也,能因則無敵於天下矣。
用道來治理天下,並不是要改變人性,而是順著人的天性將它發揚光大。凡事順勢而為則可大可久,勉強造作成效總是有限。古時候大禹治水,是順著水勢來疏通才成功的;種植五榖,要依據土地的性質選擇適合的種類才能期待豐收;而征戰討伐之所以能成功,是因為符合人民的期望,能做到順應萬物的本性就能無敵於天下了。

物必有自然而後人事有治也,故先王之制法,因民之性而為之節文。無其性,不可使順教;有其性無其資,不可使遵道。
萬物一定有它自然的本性,而人民也是要依據人的天性來治理,所以古代英明的君王創制法律規範,是依據人民的本性來訂定條文的。如果不知人民的本性,就不能使人民服從教化;然而了解人民的本性但卻沒有滿足其本性的資源,也不能使人民遵循王道。

人之性有仁義之資,其非聖人為之法度,不可使向方。因其所惡以禁姦,故刑罰不用,威行如神。因其性即天下聽從,怫其性即法度張而不用。
人性中本來就有要實現仁義的需求,而這恐怕非要聖明的領導者制定的法度,才能順其本性做到風行草偃。能依據人民所厭惡的事來禁絕姦邪,還用不上刑罰,姦邪就消失無蹤,就好像有神明的威行相助一般。順應人民的本性就能使天下都聽從,反之,若違背人民的本性,即使嚴刑峻法,姦邪終究無法止息。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好用連結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天涯若比鄰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