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60000DAY15 第三朵紅花

:有一些再見,是含笑不語。

:有一些再見,是後會有期。

:有一些再見,是對方根本不懂得「再見」。

 

 

 

懂得「再見」?

 

我們原本以為會好好的跟肯納孩子們說再見的。應該說,我們原本以為最幸福的,是我們擁有有足夠的時間,對他們好好說再見。

 

然而,對肯納孩子們真正說了「再見」以後,才發現,他們所回覆你的「再見」,只是附送一句尾音的單詞。

 

他們的認知能力,不夠讓他們懂得再見的含義。

 

 

記得,我們哭得妝都花了的時候,阿仁還笑著拉著敏昕的手,去桌子旁,以不清楚的言語,和簡單的詞彙說:「這個。」拿著教保員給的蘇打餅乾,開心的和我們炫耀著。


 

記得,我們哭得妝都花了的時候,安安只是快速的對歐孟說完「再見」兩個字,就立刻回到原本喜歡的窗戶旁,望向對面建築物上的電子刊板,搭著招牌的海豹手手揮啊揮,輕輕的哼著小丸子主題曲。

 

或許,我們都錯了,最幸福的再見,可能是永遠不懂得「再見」。


 

在跟他們告別前,我們曾問伊軒老師,我們多年回來他們身旁,他們是否能夠記得我們?老師笑著說:「絕對不會。但是,你們跟他們的肢體記憶,會讓他們知道,你們曾經陪伴過他們。」

 

也許,最珍貴的記得,可能是未來的某一天,再度牽起他的手,我們依舊記得,那份從陌生到熟悉,再從熟悉到陌生的再見。我們終歸是肯納孩子們生命中短短的一隅,就算他們不懂得離別,只管靜靜地、默默地當著最純真的孩子,留下不小心遺落幾片簕杜鵑花瓣,給我們留念。

 

 

穿過熙熙攘攘的台北後,相信待在花蓮黎明教養院的17天,會是我們2019年暑假最語意深長的長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xFXhO_X-fM&feature=youtu.be

 

 

 

2019/08/26

寫給 正在聽著肯納兒們故事的你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彰化師範大學的兩顆圓圓

敏昕與歐孟 

 

美,藝術,教育,熱情

青春,初夏,2019,理想 

 

聽  我們為肯納兒說故事

 

蹲點.台灣
蹲點·台灣 Blog
點·台灣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