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00000DAY9 第二朵紅花

:你心目中的教保員是什麼樣子呢?

 


 

 

肯納A班的小太陽

 

「我不會把自己定義在朋友,因為,朋友不會主動教你東西;我不會把自己定義在父母把自己定義在父母,因為,當你成為父母了,有一些東西,你是狠不下心的。我會把自己定義在教育者,只是沒有所謂的教師證,也沒有所謂的國小、國中、高中的分級,我是老師,只是教的人不同而已。」每當詢問到有關教保員的專業知識時,肯納A班的伊軒老師,總是不藏私的分享一切。

 

這或許也是很多社會大眾對於「教保員」定義的迷思。

 

教育肯納兒,是一份比一般照護更需要專業知識與服務熱誠的工作。「我們隨時隨地都在教育。」這是伊軒老師一再堅持的立場。就好像一個太陽,強迫著每一位星兒接受陽光,不再守於自己的星際當中,真實的讓每一位肯納孩子面對生活、面對自理和自立。

 


 

「我不會太過度保護,更不會為了講求快速、便利、方便、乾淨,直接自己來餵。即便他不會用筷子,我還是讓他使用,大不了,孩子們吃得到處都是,我事後再清。」

 

肯納兒不擅於表達情緒,每一份的脾氣、每一份的不要,都需要根據教保員的經驗來歸因。孩子們發憤大叫、咬手自傷,甚至,在被弄傷了、手臂被摳流血了、頭髮被抓落了的時刻,還是要繼續,直到孩子們學會了、做到了。

 


 

這是一份比照護更需要耐心、愛心與毅力的工作,因為,他無法立即性的得到孩子們的回饋。肯納兒的學習能力稍慢,有時候我們一天、兩天就熟練的動作,他們可能需要一年、兩年,甚至三年,才慢慢有了一點動作的雛形出現。

 

我們從伊軒老師身上看到的,是一份人與人之間最親近、最不求回報的互動。

 


 

就像冬日的陽光一樣吧!儘管肯納兒們的感受是慢慢的、溫溫的,伊軒老師的溫暖,孩子們一定有辦法體會到的。

一起來看看伊軒老師怎麼說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sDPsZj0x30&feature=youtu.be 

 

 

 

2019/08/20

寫給 每一位為肯納兒付出的教保員

寫給 正在聽著肯納兒們故事的你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彰化師範大學的兩顆圓圓

敏昕與歐孟 

 

美,藝術,教育,熱情

青春,初夏,2019,理想 

 

聽  我們為肯納兒說故事

 

蹲點.台灣
蹲點·台灣 Blog
點·台灣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