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91928Day9 山的高度

果農大哥 - 蹲蹲野桐

今天是蹲點的第九天。

一早,我們便騎著機車上山,想去尋找山景拍照,經過了路旁的柿子園,遇上了正在替水果們套袋子的農人們,他們細心的包好果實,在太陽底下一次次的重複著單調的動作。

從小生活在都市的我,聽著阿姨娓娓地訴說著自己的故事,心中激起了許多的漣漪。

枝葉🌱 - 蹲蹲野桐

阿姨說他書念得不多,沒有辦法找到收入更好更穩定的工作,每年的這個時候替秋收的柿子套上袋子,一個袋子七角,慢慢、慢慢的積累,雖然沒辦法賺到許多錢,但至少能貼補家用。

言談裡看得出生活的無奈,但卻感受到阿姨並沒有太多的嗟嘆,那種有做有得的姿態,有著一份知足的樂天。

汗水 - 蹲蹲野桐

果園裡大叔看著鏡頭,半開玩笑地對我們說:「將來不要嫁給農人啊!做得要死要活,才掙一點點錢。雖然沒甚麼錢啦!不過還好我們身體都很健康。」

很少思考關於未來的我,想起班上的農家子弟的同學曾經告訴我:「在真正雙腳站在農地裡、雙手插著秧、摘著果子,才會體會到生活的每一物得來不易。」看著山下一片又一片的白點,心中充滿著需多感受,這樣一座山,許多被聘來照料果園的農人用自己的青春和歲月,換一個能溫飽生活的最基本需求。

山的高度 - 蹲蹲野桐

在回程的路上又遇見了射箭的大哥們,他們好客的請我們喝老闆娘親手做的仙草,大哥們信口胡謅的那些笑話,總是把整個場合弄得熱熱鬧鬧,大聲的音樂和笑聲,包圍著整個射擊場。

射箭董娘 - 蹲蹲野桐

我覺得很幸運,能和許許多多的居民們相遇,縱然很多漣漪無法激起大浪,但我卻切切實實感受到心底的躁動,那些生命故事活生生地在眼前攤開,我自己的一切有時顯得是那樣微弱而窄小。突然想起了那句「好好過生活,就是我們唯一能擎起的高度。」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她是芮羚,她是家瑜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蹲點‧台灣 Blog
點‧台灣 Facebook
點‧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