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31021【蹲點之後的你好嗎】理性思考&目標導向 我嚮往的是一直說故事的人生─訪第一屆《蹲點‧台灣》學生 陳克威

 

  蹲點之後的你,好嗎?
  蹲點之後的「你好嗎?」

 

  「蹲點是生活、是碰撞、是思考。」
  第六屆「蹲點‧台灣」學生記錄 5分鐘精華影片中,在屏東永樂社區、屏東東源村、花蓮福音部落蹲點的同學訪談後,他下了這樣的註解。他是負責第六屆「蹲點‧台灣」學生側拍記錄影片的導演,也是第一屆「蹲點‧台灣」的參加者─陳克威。

 

  跟克威的幾次聊天中,可以強烈感受到他是個非常理性、邏輯觀念很強的人。在許多的提問以及談到他工作中的情境時,他總是能警醒的釐清整件事或溝通要達成的目的為何,再決定要採取的作法。陳克威在唸政大廣電研究所時就開始一邊接案、一邊唸書;畢業並當完兵之後,他先是在一間日本網路電視台短暫工作一陣子,後來才又自己出來接案、開始以拍片為生的日子。

 

  訪談的這天,克威聊起他昨天去台中談的case。中南部有很多農地因為工業的關係造成水汙染,政府為了要解決這樣的問題,便會把這些污染的農地列管起來,整治好再還給農民;這樣的整治工作就會外包給工程公司。而工程公司為了突顯自己的不同,就會找來影像團隊把過程拍下來;有些是對政府的合約便包含這部份,有些則是公司本身想宣傳他們的工法、為農民做的好事。

 

  面對這樣非影視產業的廠商時,想來一定會遇到不管在拍攝內容、預算、合作模式都很難溝通的客戶吧。克威說,很多時候大部份的人其實不是想要拍片,而是想達到一個目的,拍片只是一個工具而已。「所以我們討論工具本身是沒有意義的,我們必須討論這個工具是否能達到他們的目的。」

 

  「我們在開會或提案時會有一些行銷的本質在裡面,在跟客戶溝通時通常會跳過故事,先問客戶拍片想達成的目的。是要賣產品?品牌要做一些修正?做品牌印象的強化?先確認客戶的目的之後,我們再來看是否要拍微電影,或是其實發個網路廣告就可以了。拍片只是工具中的一種,那是我們所擅長的;但是對客戶來說,他的目的在不一定要拍片才能達成的情況下,我們其實還是會建議客戶,其實真的不一定要拍片。」

 

 

#理性且目標導向

  在一般對影像工作者的印象中,他們往往會在自我價值的追求與現實商業考量之間掙扎、衝突;但在陳克威的談話中,其實不太會感受到這種身不由己的痛苦情緒,一切都是那樣的理所當然與篤定。克威認為這跟目標設定有關,如果一個影像工作者最終追求的是自我價值的實現,那一直堅持個人理念當然沒有問題;但若是想在這世界上得到一個說話的位置,像目前的自己一樣,那一直固守己見的做法就會產生矛盾。

 

「講白了我就是想紅嘛!」克威笑著補了這一句。

 

  冷靜的分析、充滿邏輯的思考,克威也自認自己大多時候是個理性重於感性的人。「但我覺得這個行業需要兼具,畢竟剪接其實是一件滿理性的事情,它是因果關係的序列;但同時又需要一些感性,有時候一些不合邏輯的東西放在一起反而莫名其妙會覺得好看。」

 陳克威 02.jpg - 【蹲點之後的你好嗎】

#故事人的使命感

  雖然現在對陳克威來說,還沒有什麼畢生一定要講的好故事;但他嚮往的是可以「不斷說故事」的人生。克威自認自己雖然想故事可以很快,但還不是一個夠好的編劇;所以需要有人提供好故事、好題材,讓他能不受限制的去拍這些故事,並且是有一定的觀眾會想看的。

 

『所以你想要一直在說故事的狀態裡?』
「嗯......對。」

 

  克威思考了一會兒,又接著說:「我其實一直也想要能夠在說故事的同時,傳達一些正確的訊息。不過在那之前我必須要有足夠的話語權。當我能夠不斷說話的時候,我會說的一定是我覺得正確的訊息。」

 

  「我雖然沒有我一定要告訴這個世界的訊息,但我知道有很多訊息是應該被傳達到這個世界的;這就是我所想做的,我想要當這樣的傳聲筒。這算是一個比較長遠、較隱性的目標。」克威說他自己非常在意傳播的力量有沒有適得其所,只是現在的他把這個在意放在很後面,因為他還沒有具備適合的狀態可以好好思考這些問題。「但當我達到那樣的狀態,我就會非常care我講的內容!」

 

『所以這可以解讀成,你想用自己的力量,對這個世界做出自己能做的貢獻?』
「是啊,傳播本來就不是一個這麼單純的行業,它必須要有一些使命感才行。」

 

 

#給入行者的建議

  對於初出茅廬、也想以拍片為生的人,陳克威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分享他的經驗談。克威認為人脈是非常重要的,並且最好結合三五個志同道合的好友,大家各自有不同的專業,這樣組成一個團隊去闖會比較容易。並且,網路不能當做唯一的案子來源,必須要即早開發網路之外的可能性,而這些條件在進入職場前最好就先規劃好。

 

  若想自己創業,克威建議在學生時期就要儘量參加比賽,累積一些獎項,用這些credit來說服客戶。「證明自己是有能力的一個製作團隊、你可以被信任;其實客戶就是要知道這兩點而已。」克威後來又補了一句:「那當然你的價錢不能太貴......」。

 

  克威也提到,當年的蹲點拍攝經驗讓他知道,自己原來是可以拍紀錄片的。除了蹲點的影片當年獲得肯定外,後來他參加「攝區二三事」也獲得不錯的成績。這些都讓克威發現,原來自己不是只能拍劇情片的,紀錄片也是自己能夠掌握的影像形式。

 

「但其實就算沒有獲獎,能夠將蹲點影片拍完就是一種驗證了!」克威說。

 

 

€ 給未來蹲點學生的話

  找到好故事,尊重那個故事,然後大聲說出觀點。這將會是影片工作永遠的功課,因此請把蹲點當作一個起點,而不是終點,共勉之。

 

 

 € 陳克威小檔案
◎蹲點屆數:第一屆
◎蹲點社區:桃園比亞外部落
◎畢業科系:政大廣電碩士班
◎職業:《大鬍子影像創意工作室》總監/導演
◎工作室官網
http://ocworkshop.weebly.com/
◎蹲點影片

https://youtu.be/qdedsj0jxpk?list=PL69B102AE922A6802
◎作品【第六屆「蹲點‧台灣」蹲點學生記錄】( 完整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_wfSazJC1c&list=PL69B102AE922A6802&index=102
◎蹲點部落格

http://blog.xuite.net/stfilmb1/blog

回應
蹲點‧台灣 Blog
蹲點‧台灣

中華電信基金會

2006年2月中華電信基金會成立以來,本於「價值之所在即責任之所在」的精神,盼望在為客戶、員工和投資人創造價值同時,扮演知識經濟時代的價值創造者;同時能深入社區,和社區朋友一起為台灣寫故事,為台灣社區人文發展貢獻一份心力。
五年來,我們朝「縮短數位落差」、「協助在地文化」、「耕耘社區生活」三大方向不斷努力,改善城鄉、族群、貧富在教育及傳播間之數位落差,並提倡身心健康以平衡資訊科技的過度使用。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