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290518我的故事我的努力 都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

我的故事我的努力,都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

歷年主導或介入郵政重大權益案例列舉:

 

一、70年代在那剛解除戒嚴的時代,偕同林中棋、藍明涵領導四千餘郵務士追補敘薪三級成功(費時約一年),對日後郵政工運發展深遠。(國府遷台以來,郵政最大的郵工運動)

 

二、77年出席國民黨十三全大會力爭發言權,在全國政黨菁英面前痛陳國營事業領頭違反「勞基法」,語驚全場引起政府高層注意,次年國公營事業開始追補加、值班費差額,勞基法終於開始全面實施。

 

三、在 俞前行政院長、前交通部長郭部長面前力爭郵政員額,使郵政事業二年內增加基層員額近四千人,滿足部分同仁升遷、調遣需要。

 

四、77年代表郵工出席立法院有關「郵政法第四條修正案」表現出眾,深獲立法委員與媒體重視,奠定郵政資費計算基礎。

 

五、為92年進局後之「專業職」同仁發動七七請願、示威遊行,要求增加薪資,並做好一切文書準備作業,在台北分會當時的理事長與當年的台北局人事室陳主任陪同下,到總公司和人事處處長、副處長及有關幕僚開會,當面研商並要求一定要端出「加薪辦法及時間表」,有助工會和事業協商,終於促使專業職全面追晉三級。(當時請願遊行保證金好像是五萬元,個人一肩扛起負責所有聯繫工作和所有書面資料約十餘份,典型的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六、和最大競爭對手「上大郵通」交手近十年,協助郵政事業從上大手中攬回超級大宗用戶數十戶,數十次行文行政院、交通部要做好郵遞事業監理工作,不斷呼籲政府當局要開始開罰不肖民營遞送業者違反郵政法之行政罰鍰,終迫使民營遞送業者不敢再遞送印有「郵政符誌」之郵件,區隔郵遞市場責任,上大在失去超大宗戶並失去魚目混珠方式卡郵政油水之任何機會,終促使上大熄燈結束營業,使郵政本業免於崩盤。而單單「遠傳電信」一案,在我的電腦檔案共有55個,這在小郵工個人網站有清楚的描述與記錄。就簡單列舉數項供郵工網友參考,小郵工的努力與作為,說句不得體的話:有可能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今後對小郵工的任何言論與指教將不再回應,因為那沒有任何意義,逞口實之快或只是在網站上紓發高論打打嘴砲那沒啥意義,對郵政人也無任何實質幫助。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