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200921關於UBIKE與OBIKE

Li Kai-ping 問我關於OBIKE我的看法是什麼。我這裡簡單說明一下我個人的看法,也許不一定完整大家討論一下。

UBIKE的貢獻

腳踏車在多數的時候被視為,整個交通運輸系統中最後一哩,負責承擔公眾運輸所沒有辦法的最後一段。這就是為什麼UBIKE很成功的原因。透過在熱門地點擺設腳踏車樁。因此人們可以狠快地從一點移動到另一個腳踏車樁。

所以UBIKE除了公益的形象以外,他還幫地方政府解決了最後一哩運輸的問題,大幅提昇效率。這也是為何,他付給政府的土地與收益回饋訂在15%看起來不高,但事實上他的貢獻遠超過的原因。理由在他幫政府解決了運輸上的痛苦。

事實上UBIKE還有許多地方是大眾看不到的,例如傳統共享交通(共享交通並不是一個新名詞出現很久了,只是他有一些基本的問題大家還沒有想到克服的辦法)有一個問題,當所有共享交通在上班時間都往都市集中的時候,你就會發現非都市地區的運輸能量瞬間就歸零了。而UBIKE其實有巡迴車,一直在補充空掉的單車樁。

同時傳統的共享交通也無法克服瞬間非尋常爆量需求,例如跨年夜。而UBIKE的解決辦法是在熱門地點擺一堆沒上樁的自行車。樁一空出來就人工把這些自行車上樁來抒解尖峰壓力。

而且因為採用固定式單車樁,所以UBIKE需要的佔地面積是可以控制的。這些土地等於適用分潤的方式跟地方政府租的。

UBIKE為了克服被偷的問題,所以做很多開發設計使用特規零件,把風險控制在自己能控制的範圍。

還有一點大家常常忽略,事實上UBIKE是全球最成功的最後一哩單車模式之一,在GIANT投入之前沒有人知道會不會成功。這是台北市政府與GIANT共同的巨大賭注。幸運地,他們賭對了,現在才開始回收。不能夠用現在的收入批評卻無視過去的巨大風險。

關於OBIKE

看到這幾個以後我們來檢視OBIKE或無樁式共享單車共同的問題。

OBIKE的模式其實就跟瓶裝礦泉水的模式是一樣的。隨處都有,一開即用卻極端不環保。因為無法控制到底哪些地方是熱點,為了要讓大眾覺得OBIKE是好用方便的運輸系統,OBIKE只能到處灑車。大幅佔用公眾空間。一般來說我們的公眾停放空間是不允許商業用途的。理由是,那是政府為非營利用途的大眾提供的服務與福利。可是OBIKE卻濫用了這個善意。

OBIKE為了要對抗被偷被破壞的問題,所以使用低價的零件用壞了就算,也是瓶裝礦泉水的風格,用廉價車海戰術解決問題。

簡單來說OBIKE這一類的共享單車都是海盜式的思維。看到UBIKE這一類共享單車起來以後,利用先行者創造的知名度與認識度開始收割,可是不想要解決先行者所承擔與解決的問題。OBIKE就不企圖解決最後一哩的問題。你周邊沒有OBIKE的時候就是沒有OBIKE。你何時曾看到OBIKE有巡邏車到處在幫忙把車子搬到定點?換句話說,OBIKE不處理上班時間過後,所有的OBIKE都在辦公區可是你家附近沒有OBIKE的問題。OBIKE也不打算處理突然間爆量,沒有車的時候你要怎麼辦的問題。

總和以上,我不支持OBIKE,因為他是海盜式的新創。既不環保、也無法解決公眾交通的痛點,也不打算付出他消耗公眾空間的成本。甚至沒有意願對公眾與政府機關進行溝通。我受夠這些假新創之名行掠奪之實的海盜了。

回應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