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230544當我們發現無知之幕拉不起來時請冷靜

最近關於輔大夏林清教授、還有受害女學生疑似被道歉的事情,社會上一片狂怒。包括我身邊許多聰明絕頂的人,乃至於也有賣書的讀冊等業者順便也搭著順風車做一次專題,許多知名的公眾人物例如苗博雅也趁機博眼球。輔大甚至在一天之內開性平會將夏教授停職。


我看了實在覺得很恐怖。


讓我們放下無知之幕,如果不知道整件事情的始末,單單檢視夏教授的話真的有這麼多問題嗎?


至少對於昨天就整件事情還一無所知的我而言,我雖然覺得他的文字很難讀,但並不覺得夏教授所言有什麼太大問題。


那麼,讓我們拉開無知之幕,把脈絡補進來,夏教授的話有沒有問題?真相是,我們無法把無知之幕拉起來。我所看到的多數人對於整件事情的始末不知道。基本事實不知道(例如加害男學生與被害女學生之間,從一開始就進入了法律程序)、我們不知道夏教授與女學生之間有沒有互動、夏教授有沒有施壓、女學生是基於什麼樣的原因寫出所謂的道歉文。


無知之幕拉不起來,但社會卻陷入瘋狂的憤怒中。急著要找一個祭品來出氣。這麼一件複雜的事,沒有詢問過當事人夏教授,就貿然給予停職就是一個例子。


彷彿在輔大校園中蓋了一座正義聯盟漫畫中的憤怒之塔,只要靠近的人都會因為憤怒而瘋狂。


古往今來,社會集體憤怒最後砍錯人並不罕見。我要再一次提醒大眾看看我一直推廣的「知識份子與社會」這本書。書裡袋棍球隊(lacrosse)的白人男隊員被疑似受害黑人女性控告犯案。只有袋棍球隊的女性球員聲援他們(帶頭捍衛的是黑人女性),其他的從媒體到校園一面倒攻擊與批判男隊員,甚至連幫男隊員的說話的女隊員也被媒體攻擊撕裂。


結果呢?三名男隊員清白。負責起訴的檢察官被撤職並取消執業資格。


我要丟回過來問問我身邊憤怒的朋友。夏教授講的有沒有可能,整個社會正用集體的力量把女學生逼到一個群眾認為他該走的方向,而不是他想走的方向?社會真的知道女學生的真意與處境嗎?


如果最終錯怪了夏教授,當初用輿論狂砸夏教授的知名人物可會負起責任?幫忙轉貼、發揮自己的小眾影響力的人可會負起責任?包括我身邊的這些聰明朋友,如果最終砍錯了人,他們可曾內心有一絲遺憾?


請緩一緩,想一想。我要再一次提醒所有世界上著名的冤案都伴隨著社會的躁動與激情。我們可曾準備好承擔用集體憤怒砸錯人的代價?


如果因為證據不足讓無知之幕拉不起來。我們就該冷靜讓事情發展。讓我再提醒一次另一個著名的冤案。「1996年12月29日下午,5歲林姓女童被人發現昏迷倒臥在台中市旱溪五街一輛廢棄汽車旁,下體陰道破裂,血流滿地,小腸、子宮外露,一旁有一支長達90公分的削尖竹竿,經送醫急救並輸血1千c.c.,挽回一命。 」,社會上一片狂怒,結果13年後被最高法院判決整個辦案過程嚴重瑕疵,無罪確定。一個無辜之人後半輩子毀了。協助狂怒之人付出了什麼代價?


1996年時社群媒體並不興盛。2016年的今天社群媒體興盛,每個人的憤怒都快速被傳播,彷彿每個人都隨身配備了一把散彈槍。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當人人都有這麼強大的輿論武器,那麼我們需要更高的自制。中東茉莉花革命透過社群媒體造成了社會重大的改變,結果變得更糟更慘烈。當初發起的人一片好心,事後公開承認他後悔莫及於社群媒體龐大的威力。


我們人人有義務自制,因為我們有力量。有沒有可能我們以為有一個無辜的受害者 等著我們去保護。可是沒想到受害者是被製造出來的,這是另一種馬雲模式羊毛出在狗身上,豬付錢。受害者是製造出來的。然後 收割的是把議題吵起來的人。跟著憤怒的人則是付錢的那一個。


有沒有例子?有,之前周子瑜事件也是。


現在的狀況是 每個人都想當英雄,可是卻無視於這個英雄可能是透過製造一個無辜「加害者」來達成的。我們豈可不慎。

回應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