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160715雙語教育檢討書/教育現場亂象多學習效果打折扣/雙語師資大不足 學者:應放寬標準

雙語教育檢討書4-1/教育現場亂象多學習效果打折扣

2022-08-16 00:36 台灣醒報/ 記者簡嘉佑╱台北報導


補教界老師張亦凡呼籲,提供補救教學資源將後段生拉起來,並提供進階選修課程給有興趣跟能力的學生。(網路截圖)

雙語政策雷厲風行,重壓學生的學習效果!愛兒親師家長協會理事長張文昌受訪時指出,教育現場愈來愈注重互動性教學,雙語教育讓沒有英文能力的學生難以交流,學習效果大打折扣。補教界老師張亦凡呼籲,學校應提供補救教學資源,將後段生的程度拉起來,並提供進階選修課程給有興趣跟能力的學生。

前台北商業大學校長張瑞雄受訪時也指出,目前推行雙語政策最大的困境在於「學生的英語程度不夠,教職員的英文程度不夠」,應該從社會的雙語環境和思維開始培養。

行政院於2018年底通過「2030雙語國家政策發展藍圖」,預計在2030年將台灣打造出中英流通的環境,讓全國 100%高中以下學校落實英語課採全英語授課,且每 3 所學校就要有 1 所於部分領域課程實施雙語教學。然而,雷厲風行的政策卻讓教育現場跟不上。

互動性課程大打折扣

愛兒親師家長協會理事長張文昌指出,強推雙語教育的狀況下,學生的學習效果也將大打折扣,「長年以來英文都不是社會上主要流通的語言」,卻因為一紙政策就要落實於全國校園,在教育層面有操之過急、本末倒置的狀況。

他補充說,教育現場愈來愈著重互動性的課程,但沒有能力以英文互動溝通的學生難有交流機會,學習效果反而會大打折扣。

張文昌強調,他沒有完全否定雙語教育的良善立意,但建議應該採用鼓勵的方式,而非硬性的全面推行。他表示,連許多英文老師也反對雙語教育政策,不認為用此方式能強化學習效果,他鄭重呼籲「雙語政策應該暫緩一下,容納各方的意見,更細緻去討論這個制度。」

補救資源不可或缺

此外,在賓州大學研究教育學,目前返台於補教界多年的老師張亦凡就具體經驗指出,如果政府的目標是要走向「大家都能流利的說英文」,其中的關鍵是在各式環境的應用。她指出,不管課程內容設計的多有趣,終究還是要回歸到生活本質,有沒有辦法轉化成英文的能力。

她舉例說,有一名小二的學童過去曾就讀於全英幼稚園,能夠辨認英文字母,但仍然不會進行拼音,與其他學生的英文相去無幾。張亦凡呼籲,以更充沛的補救教學資源將後段生拉起來,並提供進階選修課程給有興趣跟能力的學生,或許更能達到雙語教育的目標。

一位不願具名的雙語教師嘆說,每班學生的英語能力差異大,且公校又無法比照私校進行能力分班,給予孩子較符合程度的學習內容。此外,對於「學生學習成就如何評估」,雙語老師也還在摸索學習中,全面性的實施實驗課程是具有相當的風險,對學生的影響需要時間來證明。

從培養環境開始

張瑞雄認為,而想提升全民英語能力就要從小做起,把錢花在小學刀口上,讓「小學校校有英語師資,畢業時要有英語檢定」,也把這個拿來當作校長治校的成績。

師大教育系教授林子斌曾於教育月刊上指出,「教學現場要開放多元需求」,因為老師若強行操作卻不懂得轉化,這對於教學現場是沒有幫助的,建議開放學校能彈性選擇適合操作的取向,以利於轉化應用於教學實務中。

《雙語教育檢討書2》雙語師資大不足 學者:應放寬標準

2022-08-16 20:08 台灣醒報/ 記者簡嘉佑╱台北報導

雙語教師已經夠少了,雙語政策的計畫更是紛亂,一線教師很難遵循!在台中任教的王老師指出,不同的雙語教學計劃主持人,就對教育現場有不同的要求,讓第一線教師無所依循。師大教育系教授林子斌受訪時說,要鬆綁雙語師資的英文條件,才能讓有志的教師都能投入雙語教育

面對雙語師資不足的狀況,政府今年已喊出「未來4年內要培育出2000名的全英語授課師資」的口號,且已有包括師大、北教大等9所大學開辦全英語教學師資培育課程;2020年也首度開設在職雙語增能專班,但師資投入的狀況似乎仍然告急。

誘因不足缺老師

全台有3所公立的科學園區實驗高中設有雙語部,也是採行雙語教學。但有不願具名的現場教師透露,雖然同樣屬於公立的學校單位,但自己的薪水卻比其它實施雙語教學的一般學校教師高上25%,顯見吸引雙語教育的「誘因大不足」。

雙語政策實施多年,目前雙語教師需要英語聽說讀寫的程度至少「歐洲共同語言參考標準」(CEFR B2 以上。愛兒親師家長協會理事長張文昌指出,現在學校為了配合雙語政策,開出雙語教師職缺的情況,但卻常常招不滿,反而會使無雙語能力的流浪教師繼續流浪,導致「年輕老師只好想盡辦法取得英語專長,否則成為正式教師更遙遙無期」。

鬆綁師資條件

林子斌曾於教育評論月刊上呼籲,「鬆綁雙語教師 B2 語言條件」,讓有意願、有興趣的學科老師,都能夠加入雙語教學行列。他受訪時指出,B2的語言要求滿高的,而且政府為何以B2為標準也沒有明說,加上大多數教師要兼顧自己專業同時,還要取得相當於清大外語系畢業門檻的英文程度,有一定的難度。

林子斌建議,政府應採行「先求有,再求好」的作法,讓有意願、有興趣但語言能力尚可之學科教師,多多加入雙語教學的行列,如取得B1的語言門檻的教師,就可以來試試看,在配合教學現場需求,進一步加強英語能力,才是比較務實的做法。

計劃太多難遵

在台中市教授音樂的王老師舉例說,自己所在的學校比較早實施雙語教育的學校,從一開始計畫要求課堂中70%都要使用英文,到目前不用管英文使用的比例;或是從過去CLILContent and language integrated learning,在學習一門學科同時,學習一門語言)的教學模式,到後來的英語融入特定學科即可,盼政府能凝聚出共識,不要各自為政,讓身為第一線的教師也有所依循。

對此,林子斌坦言,確實有A教授、B教授來主持雙語計畫,內容就不一樣的狀況,同時台灣跟歐盟與新加坡雙與狀況不同,不能完全比照辦理。他以台北為例說,目前已經有「台北市雙語教育白皮書」,內容就明確指出「雙語教育絕非全英語教學」、「建構本土模式」與「雙語環境建置」等目標與思維,雖然縣市級別自己有自己作法,但中央也應該要有統一的口徑與做法。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awakening.png - logo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