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152130洪蘭/騙子為何能面不改色

洪蘭/騙子為何能面不改色

2022-08-13 04:26 聯合報/ 洪蘭

現代的教學講究以證據為本(evidence-based),所以在講人性本善時,我就舉實驗說明,人其實不喜歡說謊,就算是無傷大雅的謊言也會引起大腦厭惡中心的活化。

這個實驗是先掃瞄大學生聞氨(ammonia)時大腦的反應,因為臭,大腦的厭惡中心會活化起來,然後再請他們大聲念出核磁共振儀中呈現的撲克牌,但是在看到黑桃三時,要念紅桃十。也就是說,要他說謊,但是這個謊對他人格沒有影響。

結果發現,就這麼一點點的謊言,就跟聞到氨一樣,他大腦的厭惡中心就活化起來了,表示人不喜歡說謊。

說謊會引發負面情緒中心杏仁核的活化,產生瞳孔放大,心跳加快,皮膚出汗(叫做膚電反應)等生理反應,測謊器就是利用這個現象設計的。當然這裡有個別差異,不過絕大部分人說謊時會不由自主的緊張。這時有個學生問:政客在說謊時,面不改色,是否表示這個大腦的活化可以被抑制或改變?

是的。大腦神經迴路會因反覆活化而降低臨界點。

英國的實驗者掃瞄八十名大學生在說各種程度謊言時的大腦情形。結果發現,謊愈大,杏仁核活化得愈少,對騙的敏感度愈低。實驗者甚至可以從杏仁核活化降低的程度,預測出這個人下次要騙多大。

原來當人第一次騙時,大腦會產生罪惡感(因為人性本善),負面情緒的杏仁核會活化,愧疚之心會出來。但騙久了,罪惡感就麻痺了,杏仁核的活化就變小了,就不再有羞慚之心了。好像第一次聞香水,覺得很香,聞久了,就沒感覺了。更可怕的是,說謊是個很陡的斜坡,一旦開始往下滑後,它就一瀉千里止不住,習慣成自然後,大腦根本就不再處理它,所以騙子才能面不改色。

英國哲學家斯賓賽說的好,因為做了壞事,所以必須說謊,因為說了謊,就會毫不在意去做壞事,它是個惡性循環。

欺騙會改變大腦敏感度,使大腦逐漸接受不誠實的行為,當習以為常,人不再受到良心譴責時,就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了,這時他指鹿為馬、信口開河,任何責任他都可以扛,反正說話不算話。而當一個社會開始容忍謊言後,這個社會就會變成一個沒有真相的社會,人的生活品質也就趨零了。所以世界上幾乎所有的民族都重視誠實,所有的文化都不允許說謊。

研究發現,要阻止謊言唯一的方式,便是零容忍,即使不重要的事也不容忍說謊,才能杜絕在重大事情時的欺騙。

美國總統甘迺迪曾說「真相最大的敵人不是謊言,而是虛構,一個具有說服力的不真實故事」。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七日的紐約時報上有一篇文章:在政治上,真理的追求是個創造力的歷程,第一,你創造出個假設,然後,你創造出數據來支持這個假設,你一次又一次地重複這個假設,創造出一批又一批的信徒,直到媒體注意到,這時,你創造了一個事實。到這個時候,因為謊話已經說了一千遍,連大腦都失去分辨的能力了,它就變成真了。

不負責任的諾言、虛假的謊言可怕的地方就在此!

(作者為中原大學、台北醫學大學、中央大學講座教授)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