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271454偏鄉更需師資和學習動機_平板讓教學更有效? 淪拍照宣傳?

偏鄉更需師資和學習動機

2021-11-27 05:31 聯合報 / 盧宸緯/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新北市)

行政院廿五日提出「班班有網路、生生用平板」政策,優先提供偏鄉學生一人一機。然事實上,偏鄉教育缺乏的不只是硬體設施,專業師資不足、流動率高以及學生學習動機低落等,才是當前偏鄉教育亟待解決的核心問題。

正如同美國政治哲學家Iris Marion Young對「正義」所提出的賦能性概念:「正義不應該只指涉『分配』,也應包括開發及實現個人能力、集體溝通及合作所必須的制度性條件」。對偏鄉而言,所謂的「教育正義」,不該只是資源分配的概念,而是需要整體環境的變革,建立能有效激發偏鄉孩子潛能,提升其自信,進而擁有自我實現的能力與機會之制度。

長期以來,偏鄉的專任合格師資難聘,代理代課師資比率偏高,離職、流動頻仍,且教師必須兼任不同課程,其專長授課比率也較都會城鎮地區來得低。再加上偏鄉地區社會資源不足,經濟與文化處境不利,家庭功能待支持,難提供孩子潛能激發、探尋或開展的機會等因素,在缺乏多元刺激下,導致偏鄉孩子出現學習低落的情況:對於將時間與精力投入學習的意願並不高,對學習提不起勁。

在前述情況未見改善之下,就算政府補助每位偏鄉孩子都能擁有一台平板,偏鄉孩子恐將複製過去在學習上的挫折經驗,更遑論翻轉未來人生。

「班班有網路、生生用平板」,此種齊頭式的平等,並不是真正的平等。政府對偏鄉教育的想像,不該只停留在給予硬體設備的單向度思考,而是應針對偏鄉的不利情況提供制度性變革,以具「積極性差別待遇」(positive discrimination)思維,思考如何讓偏鄉能聘足專任專業的合格師資,並能降低流動率,使師資穩定;如何挹注更多來自官方與民間的系統性能量,激發偏鄉孩子的學習動機,培養其擁有探索知識、探索世界的積極動力,願意相信且肯定自身能力,並對自身的未來抱持希望。如此方能有助確保偏鄉孩子擁有公平發展的同等機會。

 

平板讓教學更有效? 淪拍照宣傳?

2021-11-27 05:31 聯合報 / 蘇以謙/大學生(宜縣礁溪)

繼班班有冷氣後,教育部周四推出「推動中小學數位學習精進方案」,預計讓偏鄉學生人人有平板,非偏鄉學校每六班補助一台,期待達到「教材更生動、書包更輕便、教學更多元、學習更有效、城鄉更均衡」五大目標。

但就這些目標來看,教材更生動、教學更多元、學習更有效三目標,過去筆者讀國中時,也有類似的計畫與目標,但可惜到最後幾乎都流於形式,結果多半是讓同學在課堂上使用平板查找資料;同樣功課換個地方做,真的有做到「教學更有效」?

或是用PaGamO遊戲方式讓同學「數位學習」,結果通常是學生只顧遊戲破關進度而倉促答題,實際學習效果相當有限。最後那些平板就放在防潮箱內,等到下學期再拿出來拍照證明有在「數位學習」。

更別提「書包更輕便」,非偏鄉學校每六班補助一台,非偏鄉學校仍有許多弱勢生,每六班補助一台,要如何達到平板代替書本效果?

唯一相對有可能達標是「城鄉更均衡」,透過線上學習平台,的確有機會彌補部分城鄉差距。但真正問題是,在現在數位載具如此普及情況下,以上的五大目標是否真的必須透過普發平板方式完成,以及真的能夠透過普發平板來完成嗎?

真正應該關注的,應該是在老師是否能有效利用這些資源,教師的培力才是重點,而不是一味透過普發平板這種宣傳效果遠大於實質幫助的政策。偏鄉教師的福利和幫助,與承擔的責任和遇到的困難明顯不合比例,使偏鄉教師流動頻繁造成學生學習品質不佳。類似在偏鄉教育遇到問題還有很多,與其推出這種大內宣成分如此高的政策,還不如好好解決目前已經看到的那些更根本的問題。

選舉接近,政府開始推出種種大撒幣政策,乍看下似乎是可讓人民受惠的措施,背後可能帶來的代價,讓我們回顧一下這三四個月來宜蘭高鐵所引發的爭議,就能推估。

 

自由廣場》生生用平板? 數位學習的國內外殷鑑

2021/11/27 05:30自由時報

◎ 林志翰

教育部全面推動數位學習精進計畫,從2022年起推動為期四年200億的「中小學數位學習精進方案」。第一年先投資硬體設施,預計明年九月時總經費達20億元的61萬台平板將到位,達成「班班有網路,生生用平板」的目標。

數位學習是教育萬靈丹嗎?生生用平板,學習成效將事半功倍嗎?教育主事者不妨先看看幾個數位大國的數位學習真實樣貌。

首先,以美國為例,他們的學生因武漢肺炎疫情而進行數位學習已長達一年多的時光。但根據研究報告指出,從幼稚園到12年級,網課的學習成效遠不如實體教室。而要正確地實施線上教育,無論是對教師的培訓、線上教育的成本計算、公平性,以及了解「什麼是有效的網課」,都有待加強,光是取得筆電和網路還不夠。當政府打算大手筆投入200億元要建置所謂的線上學習硬體或軟體時,美國殷鑑不遠。

其次,北歐國家標榜「一生一平板」,數位學習也著墨甚多,但成效如何呢?筆者約莫兩年前接待過來自瑞典的老師,他們直言,生生有平板的教學背後就是「你根本不知道學生到底學習了甚麼」。所謂學生使用平板就會積極地進行自主學習,高估了人性,也高估了線上教學影片對於學生的吸引力。

瑞典老師們非常推崇台灣課堂上老師的教學角色,認為唯有專業引導,學習聚焦,孩子才會產生真正的學習,進而有能力自主學習。本末倒置地給個平板或數位平台,以為自主學習就會發生,只見皮毛、未見內涵。

最後,今年台灣歷經五月十八日全國大停課、瘋狂線上教學,九月復課後,老師們的共同心聲就是,學生的程度變差了!各縣市都有舉辦的國中或國小學力檢測「數據」,呈現出學生共同一致性的成績退步現象,數據雖然冰冷,但震撼力十足。

數位學習如果真是萬靈丹,學生的學習效果為何會呈現出「負相關」的結果,箇中原由不難推敲。曾有一位偏鄉國中的主任這樣說著:我們的孩子很乖,靜靜地用平板看著數位平台的教學影片,學習也靜靜地從來沒有發生。

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科技為輔、實體教學為主,與其虛擲經費買了一堆不切實用的平板,爾後丟棄在教室一隅,何不真正問問教育現場的老師們到底需要怎樣的教學支援!

(作者為國中教師,台南市民)

 

自由開講》「班班有網路,生生用平板」讓學生的學習變流暢!

2021/11/28 13:46自由時報

呂美惠

「一開始我並不知道平板可以用來學習,但經過老師的教導我慢慢的了解,平板可以拿來學習,如果用正確的方法,效果會比沒有好。有時候老師會讓我們自學,但自學不是只有看影片,老師還會給我們寫學習單,並在自學後導學、講學習重點。我發現自學『可以比平常上課還專心』。」以上是學生在數位學習課堂的心得。


圖為使用平板上課示意圖。人物與本文無關。(資料照)

國內外研究顯示回饋訊息運用能力與自主學習能力越強,成績越好,上述學生所言的教師導學依據就是來自數位學習平台「因材網」提供的智慧診斷,因材網的教材與診斷提供是依照課程綱要而建置的。教師依據學習進度選擇影片設計自學單,讓學生在課堂中看影片自學時敘寫(筆記紀錄),避免分散注意力,且此時的自學課堂有著雙教師指導學生學習,實體教師除了行間巡視、協助學生,個別指導學習低成就的學生的時間增多了。

最吸引我實施數位科技輔助教學課堂的魅力就是在自學歷程中,教師能透過因材網提供的立即性智慧診斷報表,了解學生的學習差異,診斷出課堂中學生的錯誤和迷思,理出學生的學習難點,立即以學習重點為核心,向學生提問,透過學生發表回饋,聚焦學習要點。

有家長與我分享「自己從事的科技業工作希望工程師是能獨立解決問題的個體,而不是需要手把手教的follower!」要能獨立解決問題,需要的就是有自主學習力。自主學習能力不是與生俱來,而是需要後天栽培的,好習慣要從小培養起,運用科技輔助學習,讓學生成為學習的主體,在科技的幫助下,成為有能力解決問題的人。

常受邀擔任教師進修研習講師,分享數位學習融入課程的課堂實務,包含數位學習平台的導入及自主學習的四學模式推展等,每場研習中,可看到現場老師認同的眼神,卻也聽見他們因設備的困窘及資源的缺乏而澆熄熱情。「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了網路及載具,數位學習平台及資源才有機會導入課堂。

「班班有網路,生生用平板」在數位學習課堂,我將教師的角色設定為將數位科技整合至日常教室的主宰者,打破時空幫助孩子自主學習、探究知識、解決問題,讓學生的學習變得更順暢。

(國小教師)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