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281614臺灣板橋地方法院101年度重訴字第511號民事判決---債務人異議之訴等

臺灣板橋地方法院 裁判書 -- 民事類

【裁判字號】 101,重訴,511
【裁判日期】 1011224
【裁判案由】 債務人異議之訴等
【裁判全文】
臺灣板橋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01年度重訴字第511號
原   告 OOO
訴訟代理人 林家慶律師
被   告 OOO

訴訟代理人 OOO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債務人異議之訴等事件,經本院於民國101 年12月
7 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確認被告就附表所示本票債權之請求權不存在。
被告不得持本院民國九十八年三月十八日核發板院輔九十八司執
濟字第一四七二二號債權憑證對原告之財產為強制執行。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主張:
  (一)查被告持附表所示之本票(下稱系爭本票)向鈞院聲請裁定
    准予強制執行,並以該裁定(鈞院95年度票字第2944號民事
    裁定)為執行名義,向鈞院聲請對原告為強制執行(鈞院10
    1 年度司執字第70248 號;下稱系爭執行事件)。而系爭本
    票之票面係記載指定受款人為被告,足認原告與被告就系爭
    本票屬直接前後手關係,原告對被告自得為票據之原因抗辯
    ,且如被告欲主張兩造間就系爭本票確有擔保債權之存在,
    應由被告負舉證責任,如被告不能立證或其提出之證據不足
    採用,則原告之訴即應認為有理由,無庸另行立證。況原告
    並無積欠被告任何金錢,被告卻於民國101 年7 月間向鈞院
    聲請強制執行,以鈞院101 年度司執字第70248 號執行命令
    扣押原告之薪津債權,原告甚感莫名,而原告於閱卷後方知
    悉被告前於95年2 月間即曾持系爭本票向鈞院聲請本票裁定
    ,經鈞院於95年3 月2 日作成95年度票字第2944號民事裁定
    (下稱系爭本票裁定),並於95年4 月3 日確定,嗣後被告
    並於98年3 月間首次聲請強制執行等情,惟兩造間並無任何
    債權債務關係存在,是系爭本票之債權確實不存在無疑。
  (二)原告自91年3 月21日起即任職被告為負責人之杰廷企業有限
    公司(下稱杰廷公司),惟被告當時將原告之勞工保險投保
    於被告配偶謝益芬擔任負責人之融成有限公司,至92年2 月
    17日方將原告之勞工保險移至杰廷公司,是原告過去實為杰
    廷公司之員工,非被告所稱原告承包杰廷公司貿易部門云云
    。況自原告於國泰世華商業銀行之帳務類歷史資料交易明細
    觀之,可知悉原告之帳戶除每月薪資存入外,並無其他大筆
    金額匯入,顯見原告為單純之受雇員工,非被告所述為杰廷
    公司貿易部門之承包商。原告並無向被告借貸,被告稱其交
    付新臺幣(下同)2,000 萬元之周轉金予原告,性質上應屬
    借貸,惟原告確實未曾向被告支借過任何金錢,如被告主張
    其曾交付周轉金2,000萬元予原告,應由其負舉證之責。
  (三)按法律所以規定短期消滅時效,係以避免舉證困難為主要目
    的,如請求權經法院判決確定,或和解、調解成立者,其實
    體權利義務關係,業已確定,不再發生舉證問題,為保護債
    權人之合法利益,以免此種債權人明知債務人無清償能力,
    仍須不斷請求強制執行或為其他中斷時效之行為,並為求其
    與強制執行法第4 條第3 項相呼應,所以有民法第137 條第
    3 項延長時效期間為5 年之規定,是該項所稱與確定判決有
    同一效力之執行名義,係指實體上爭執業已確定者而言(最
    高法院83年度台上字第2675號裁判意旨可參)。而本票執票
    人依票據法第123 條規定,聲請法院裁定許可對發票人強制
    執行,本質屬非訟事件,裁定並無審酌實體上法律關係存否
    之實質確定力,自非與確定判決有同一效力之執行名義,執
    票人之請求權消滅時效期間,並不能因取得法院許可強制執
    行之裁定而延長為5 年,亦不足以發生時效中斷之效力。再
    按票據法第22條第1 項規定,票據上之權利,對匯票承兌人
    及本票發票人,自到期日起算,三年間不行使,因時效而消
    滅。又消滅時效,因起訴而中斷;開始執行行為或聲請強制
    執行與起訴有同一效力;時效中斷者,自中斷之事由終止時
    ,重行起算,亦分別為民法第129 條第1 項、第2 項、第13
    7 條第1 項所明定。是聲請強制執行雖可發生中斷時效之效
    力,但於聲請強制執行前已經時效完成者,則不發生時效中
    斷與否之問題。本件系爭本票之債權確實不存在,已如前述
    ,原告本得依強制執行法第14條第2 項之規定請求判決撤銷
    強制執行。退萬步言,縱認系爭本票債權存在(原告否認之
    ),被告所持有原告簽發之系爭本票之時效,自發票日93年
    4 月27日起算,迄至96年4 月26日已滿3 年期限,被告遲至
    98年間始具狀對原告聲請強制執行,顯已逾3 年期間而罹於
    時效消滅。雖系爭本票曾於95年3 月2 日經裁定准予強制行
    確定,惟本票執票人依票據法第123 條規定,聲請法院裁定
    許可對發票人強制執行,係屬非訟事件,此項裁定並無確定
    實體上法律關係存否之實質確定力,故向法院聲請本票裁定
    者,非屬民法第129 條第1 、2 項各款事由,無從生時效中
    斷之效力,且非屬於與確定判決有同一效力之執行名義,執
    票人之請求權消滅時效期間,亦不能因取得法院許可強制執
    行之裁定而延長為5 年。而未記載到期日之本票為見票即付
    ,其時效自發票日起算,被告縱得隨時請求發票人付款,仍
    無礙時效之起算及進行。是被告所持執行名義之請求權,於
    聲請強制執行時,既已罹於時效而消滅,依民法第144 條第
    1 項「時效完成後,債務人得拒絕給付。」之規定,原告自
    得拒絕給付被告系爭票款,此屬於執行名義成立後,所發生
    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與強制執行法第14條第1 項所規定
    之情形相符,原告為此提起債務人異議之訴,亦應為有理由
    。
  (四)並聲明:
  1.確認鈞院95年度票字第2944號裁定如附表所示本票債權之請
    求權不存在。(見本院卷第74頁)
  2.被告不得持鈞院98年3 月18日核發板院輔98司執濟字第1472
    2 號債權憑證對原告之財產為強制執行。(見本院卷第75頁
    )
二、被告則抗辯:
  (一)91年3 月間,原告承包被告為負責人之杰廷公司貿易部門從
    事外銷事業,被告支付2 年多之周轉金予原告,原告於93年
    4 月27日簽立切結書,詳載被告墊付周轉金2,000 萬元,原
    告並於同日簽發附表所示面額2,000 萬元之系爭本票交付被
    告,授權被告填寫到期日,以保證其日後支付。原告因積欠
    被告2,000 萬元之周轉金而簽發系爭本票,被告對原告有債
    權關係存在,原告請求確認系爭本票債權不存在,毫無理由
    。
  (二)兩造認識多年,杰廷公司因90年左右未營運,原告以前從事
    電腦配件工作,兩造於91年3 月口頭協議,原告負責經營杰
    廷公司,被告墊錢給原告付所需費用,公司盈餘各半,但未
    變更公司負責人名義,公司大小章由被告交予原告,員工由
    原告聘僱,原告先投保在融成有限公司(負責人為被告之妻
    謝益芬),92年2 月17日始投保在杰廷公司,原告於91年3
    月25日到國泰世華商業銀行開立個人戶頭,並支領薪津,其
    理在此。杰廷公司大小章於93、94年間由原告交回被告。被
    告墊付之周轉金前後2 年,自香港支付予杰廷公司之客戶,
    包括OUJOD INTL TRADING(HK)LTD (香港公司)、SUNSWA
    Y LTD (香港公司)、華龍電子(大陸公司)、佰鈺科技股
    份有限公司(台灣公司)、友聯米蘭工廠(大陸公司)、威
    隆五金實業有限公司、崴凌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公司)、JE
    TWAY INFORMATION CO.LTD (台灣公司)、ABLE FORCE FR
    EIGHT LIMITED (香港公司)、BIRKART GLOBISTICS LID(
    香港公司)等多家杰廷公司之客戶。91年3 月至93年4 月27
    日止,被告墊付予原告之周轉金超過2,000 萬元,兩造於93
    年4 月27日在杰廷公司辦公室簽立和解書,由原告親筆簽立
    上開切結書,簽發系爭本票,並同意支付該2,000 萬元。上
    開和解書依民法第737 條規定,被告取得2,000 萬元債權。
    原告係負責經營杰廷公司,並非單純之員工,其經營期間,
    被告未過問其人事、業務,只負責墊款,原告所述其為杰廷
    公司員工,顯非事實,被告對原告有2,000 萬元之和解債權
    。
  (三)系爭本票發票日為93年4 月27日,被告於95年2 月24日聲請
    本票裁定准予強制執行,依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2329號
    判決意旨,本票執票人聲請裁定本票強制執行之行為,係經
    由法院向本票債務人表示行使本票債權之意思,屬民法第12
    9 條第1 項第1 款之「請求」,而發生中斷時效之效果。93
    年4 月27日至95年2 月24日本票時效未消滅。系爭本票裁定
    於95年4 月3 日確定,因此自95年4 月4 日重行起算。98年
    2 月27日被告聲請強制執行,98年3 月18日核發債權憑證,
    自95年4 月4 日至98年2 月未逾時效。101 年2 月10日被告
    聲請強制執行,距98年3 月18日未逾時效。由以上流程堪認
    系爭本票未逾時效,原告主張已罹於時效,毫無理由。
  (四)原告以最高法院67年度台上字第434 號判例,認被告於95年
    2 月24日聲請系爭本票裁定,於95年4 月3 日確定後,未於
    6 個月內開始強制執行,認時效不中斷,惟原告曲解上開判
    例意旨,民法第130 條請求後6 個月不起訴,視為不中斷,
    依上開判例意旨,對於已經取得執行名義而後再為請求,請
    求後6 個月內不開始強制執行,時效視為不中斷,並非取得
    執行名義前有所請求,請求後6 個月不開始執行,時效視為
    不中斷。苟依原告之曲解,則本票聲請強制執行裁定,此乃
    請求,而請求後裁定及確定若超過6 個月,若時效不中斷,
    豈有此理?原告將取得執行名義後才「請求」之判例意旨曲
    解為取得名義前之「請求」應為鈞院所不採。系爭本票於95
    年2 月24日聲請系爭本票裁定,該裁定於95年3 月20日送達
    原告,於95年3 月20日生請求之意思表示,發生中斷之效力
    ,至98年3 月19日止,被告於98年2 月27日聲請強制執行,
    執行法院於98年3 月18日核發債權憑證,發生中斷效力,被
    告於101 年2 月10日聲請系爭執行,未逾越時效。
  (五)答辯聲明:原告之訴駁回。
三、兩造不爭執事項:
  (一)系爭本票為原告於93年4 月27日所簽發交付予被告,並有系
    爭本票影本附卷可稽(見本院卷第11頁)。
  (二)被告於95年2 月24日持系爭本票向本院聲請裁定准予強制執
    行,經本院於95年3 月2 日以95年度票字第2944號裁定准許
    ,該裁定於95年3 月10日寄存送達原告,同年月20日生效,
    95年4月3日確定,並經本院調閱上開民事卷。
  (三)被告於98年2 月27日以本院95年度票字第2944號確定裁定為
    執行名義對原告聲請強制執行,經本院98年度司執字第1472
    2 號受理,並於98年3 月18日核發板院輔98司執濟字第1472
    2 號債權憑證予被告,經被告於98年3 月30日收受,並經本
    院調閱上開執行卷。
  (四)被告於101 年2 月10日以前開本院核發之債權憑證為執行名
    義對原告聲請強制執行,經本院101 年度司執字第15071 號
    受理,並於101 年2 月10日於前開債權憑證加註執行無結果
    後退還被告,經被告於101 年2 月22日收受,並經本院調閱
    上開執行卷。
  (五)被告於101 年7 月3 日以前開本院核發之債權憑證為執行名
    義對原告聲請強制執行,聲請執行債權為2,000 萬元及自系
    爭本票裁定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6%計算之利息(下
    稱系爭債權),經本院101 年度司執字第70248 號受理,並
    於101 年7 月9 日核發執行命令,扣押原告對第三人茂瑞資
    訊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茂瑞公司)每月之薪資債權1/3 ,茂
    瑞公司於101 年7 月12日收受該執行命令後,於101 年7 月
    20日以原告已離職為由,具狀向執行法院聲明異議,經執行
    法院於101 年7 月25日發通知轉知被告,同時檢還前開債權
    憑證予被告,經被告於101 年7 月27日收受,並經本院調閱
    上開執行卷。
四、系爭本票債權之請求權已罹於消滅時效:
  (一)按票據上之權利,對本票發票人自到期日起算;見票即付之
    本票,自發票日起算,3 年間不行使,因時效而消滅,票據
    法第22條第1 項前段定有明文。次按本票未載到期日者,視
    為見票即付,票據法第120 條第2 項亦定有明文。又消滅時
    效,因「請求」而中斷,民法第129 條第1 項第1 款亦有明
    定。此之「請求」,係指債權人於訴訟外,向債務人表示行
    使債權之意思。請求無需何種方式。本票執票人聲請裁定本
    票強制執行之行為,並非起訴,而屬非訟事件,惟係經由法
    院向本票債務人表示行使本票債權之意思,故屬民法第129
    條第1 項第1 款之「請求」而發生中斷時效之效果(最高法
    院93年度台上字第2329號裁判要旨參照)。次按民法第130
    條規定:「時效因請求而中斷者,若於請求後六個月內不起
    訴,視為不中斷。」。又消滅時效因開始執行行為或聲請強
    制執行而中斷;時效中斷者,自中斷之事由終止時,重行起
    算,民法第129 條第2 項第5 款及第137 條第1 項固分別定
    有明文,惟消滅時效完成後,如債權人依原執行名義或債權
    憑證聲請法院再行強制執行時,亦不生中斷時效或中斷事由
    終止重行起算時效之問題,債務人自非不得對之提起債務人
    異議之訴,以排除該執行名義之執行(最高法院100 年度台
    上字第2122號、89年度台上字第1623號、85年度台上字第30
    26號、82年度台上字第186 號裁判要旨、臺灣高等法院暨所
    屬法院90年法律座談會民事類提案第1 號研討結果參照)。
  (二)查被告於系爭執行事件聲請執行系爭債權之執行名義即前開
    債權憑證,而該債權憑證之原執行名義為系爭本票裁定,該
    裁定主文第一項係記載:「相對人(即原告)於民國九十三
    年四月二十七日簽發本票內載憑票交付聲請人(即被告)新
    臺幣(下同)貳仟萬元,及自本票裁定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
    止按年息百分之6 計算之利息,得為強制執行」,有系爭本
    票裁定影本在卷可稽(見本院卷第12至13頁),可見系爭債
    權為系爭本票裁定所載之債權,亦即被告對系爭本票發票人
    即原告之票款請求權。而系爭本票並未載到期日,依票據法
    第120 條第2 項、第22條第1 項規定,系爭本票即視為見票
    即付之本票,對原告即發票人之消滅時效應自發票日(即93
    年4 月27日)起算3 年不行使而消滅。雖被告曾於95年2 月
    24日聲請系爭本票裁定准許強制執行,然未於6 個月內對原
    告起訴,此為被告所不爭執,故依前開民法第130 條規定,
    其時效視為不中斷。是系爭本票債權之請求權已於96年4 月
    27日罹於時效而消滅,要無庸疑。
  (三)又被告固於系爭本票債權時效完成後之98年2 月27日持系爭
    本票裁定向本院聲請強制執行(98年度司執字第14722 號)
    ,及於101 年2 月10日、101 年7 月3 日均持前開債權憑證
    向本院聲請強制執行(101 年度司執字第15071 號、101 年
    度司執字第70248 號),惟依前開說明,均不生消滅時效中
    斷及時效重行起算之問題。
  (四)再按「利息債權為從權利。已屆期之利息債權,因具有獨立
    性,而有法定(五年)請求權時效期間之適用。而主權利因
    時效消滅者,其效力及於從權利,民法第146 條定有明文。
    此從權利應包括已屆期之遲延利息在內。此觀該條文立法理
    由:『謹按權利有主從之別,從權利之時效,雖未完成,而
    主權利既因時效而消滅,則從權利亦隨之消滅,此蓋以從隨
    主之原則也』亦明。蓋僅獨立之請求權才有其獨特之請求權
    時效期間,未屆期之利息,債權人既無請求權,自無請求權
    時效期間是否完成之問題。」,有最高法院99年度第5 次民
    事庭會議決議可資參照。故被告對原告之系爭債權,其本金
    部分之請求權既已因時效完成而消滅,則利息請求權亦當然
    隨之消滅,原告得拒絕給付。
  (五)從而,被告抗辯:系爭債權之消滅時效並未完成云云,委無
    可採。原告以系爭債權已罹於消滅時效為由,請求確認被告
    就系爭本票債權之請求權不存在,即屬有據。
五、被告不得持本院98年3 月18日所核發板院輔98司執濟字第14
    722號債權憑證對原告之財產為強制執行:
  (一)按強制執行法第14條第1 、2 項規定:「執行名義成立後,
    如有消滅或妨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發生,債務人得於強制執
    行程序終結前,向執行法院對債權人提起異議之訴。如以裁
    判為執行名義時,其為異議原因之事實發生在前訴訟言詞辯
    論終結後者,亦得主張之。」、「執行名義無確定判決同一
    之效力者,於執行名義成立前,如有債權不成立或消滅或妨
    礙債權人請求之事由發生,債務人亦得於強制執行程序終結
    前提起異議之訴。」。又第三人依強制執行法第119 條第1
    項規定聲明異議者,執行法院應通知債權人;債權人對於第
    三人之聲明異議認為不實時,得於收受前項通知後10日內向
    管轄法院提起訴訟,並應向執行法院為起訴之證明及將訴訟
    告知債務人;債權人未於前項規定期間內為起訴之證明者,
    執行法院得依第三人之聲請,撤銷所發執行命令,為強制執
    行法第120 條第1 項至第3 項所明定。由是可知,就債務人
    對於第三人之債權為執行,經該第三人聲明異議,縱債權人
    未對該第三人起訴,其執行程序並不當然終結,尚須由執行
    法院依第三人之聲請,撤銷所發執行命令,始能謂為終結。
    此有最高法院95年度台抗字第40號裁判要旨可參。
  (二)查系爭執行事件於101 年7 月9 日核發執行命令,扣押原告
    對第三人茂瑞公司每月之薪資債權1/3 ,茂瑞公司於101 年
    7 月12日收受該執行命令後,雖於101 年7 月20日以原告已
    離職為由,具狀向執行法院聲明異議,經執行法院於101 年
    7 月25日發通知轉知被告同時檢還前開債權憑證予被告,並
    經被告於101 年7 月27日收受,已於前述。而被告固未依強
    制執行法第120 條第2 項規定認第三人茂瑞公司異議不實而
    對茂瑞公司提起訴訟,此經其陳明在卷(見本院卷第74頁反
    面),然第三人茂瑞公司亦未依強制執行法第120 條第3項
    規定聲請執行法院撤銷上開執行命令,是該執行命令迄未經
    執行法院撤銷,業經本院調閱上開執行卷查明。因此,系爭
    執行事件之執行程序不能謂已終結,則原告於執行程序終結
    前,提起本件債務人異議之訴,於法即無不合。又被告於系
    爭執行事件所持之執行名義,即系爭本票裁定所換發之債權
    憑證,並無與確定判決同一之效力,是原告以「系爭本票債
    權之消滅時效已於96年4 月27日完成,其得拒絕給付,被告
    之請求權消滅」此一事由,提起本件債務人異議之訴,主張
    被告不得持該債權憑證對其之財產為強制執行,亦屬有據。
六、從而,原告以系爭債權已罹於消滅時效為由,聲明請求確認
    被告就系爭本票債權之請求權不存在,並請求被告不得持本
    院98年3 月18日核發板院輔98司執濟字第14722 號債權憑證
    對原告之財產為強制執行,均有理由。
七、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關於被告持有系爭本票之原因
    關係、系爭本票債權是否存在等之主張、陳述及所提之證據
    暨攻擊防禦方法,經本院審酌後,均與判決結果無影響,爰
    不再一一論述,併此敘明。
結論:原告之訴為有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78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12    月    24    日
                  民事第一庭    法  官  黃信樺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如
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12    月    24    日
                                書記官  李佳靜
┌────────────────────────────────┐
│本票附表:                                                      │
├──┬───┬──────┬───┬───┬─────┬────┤
│編號│發票人│發   票   日│受款人│到期日│票面金額  │本票號碼│
│    │      │            │      │      │(新台幣)│        │
├──┼───┼──────┼───┼───┼─────┼────┤
│001 │藍美娟│93年4 月27日│蔡宏駿│未載  │貳仟萬元  │082818  │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學  歷: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研究所(財經法組)碩士

2005年畢

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經濟學雙學位

1999年畢

經  歷:

一、專業證照:

 1.律師證書(2001)    

    90台檢證字第5150號

 2.專利代理人證書(2002)

 3.土地登記專業代理人

    特考及格證書(1997) 

二、工作實績

2011迄今 

新北市政府法律扶助顧問

財團法人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

法律諮詢律師、扶助律師

財團法人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

諮詢顧問律師 

新北市文山區社會福利服務中心

諮詢顧問律師

2009迄今 

新北市(原台北縣)政府法律諮詢服務律師

法律扶助基金會板橋分會審查委員

2008 致理技術學院法律諮詢服務律師

2007 迄今 台北市政府法律諮詢服務律師  

2006 迄今 法律扶助基金會台北、板橋分會扶助律師

2005.12-2006.09

國防部軍備局採購中心軍法行政官

2003.04 迄今  慶鴻法律事務所律師  

2002.03-2003.01 

遠東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

2001 律師高考及格。

1997 土地登記專業代理人特考及格。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