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92121申請文件大爆走



10月3日晚。
拖著沈重無奈的心情回到了新竹,找了個塑膠袋,將那一整落可以砸死人的GMAT參考用紙(已經不想稱之為書了)整捆丟入,我天真的以為夢靨可以結束,卻萬萬沒想到真正的大魔王現在才要出現。難怪前室友韋翔曾經語重心長地跟我說"等你考完就知道~"這句話,並不是在嚇唬我而已。

我心中的schedule是這樣的。(1)選校,大概挑個十來間應該夠吧。(2)印成績單找推薦信,老師法官老師,三封應該很夠用。(3)寫essay,反正等推薦信也要一陣子,剛好拿來寫essay,到時候essay寫完推薦信也好了,剛剛好。(4)填申請表,灑錢,寄文件。(5)拜拜求offer。

一整個就自以為如意算盤打得很準,而且我最喜歡這種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感覺了。二話不說,馬上寫信加電話攻勢騷擾我的推薦人。真的是還好以前有在拜,喔不,人情世故還是有顧到,三不五時地回醫學院串串門子,帶個蛋糕去塞塞老師及大家的嘴;退伍之前也特地帶個小東西去感謝法官的照顧之類的。

總覺得自己很幸運,遇到的老闆都很好。碩士時的指導老師李財坤博士,從我在當summer時開始,就對他"很鼓勵學生出國去看看"這點非常地敬佩。現在的學術界不斷聽到研究生被老闆當廉價勞工壓榨,壓論文不給畢業,甚至還有跟學生談條件要留下來當國防役才給畢業這種鳥事。相較之下,這種開闊為學生著想的胸襟的確是值得讚揚! 在我服替代役時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遇到的法官跟書記官也都是很照顧我,三不五時的蛋糕名產把我餵得胖嘟嘟之外,退伍前還有禮物可以帶走。雖然公務纏身,英文大概也很久沒用了,但聽到我要推薦信仍是滿口答應,只是要我自己打稿而已,呵。第三封推薦信找的是口試委員鄧述諄博士,老師對我也是挺不錯的,至少沒有在口試時電我,走廊遇到也常會講一些冷笑話,身為學生,老師愛吃甜食一定要銘記在心,這時候就派上用場了,XD。寄e-mail給老師時有提到我要轉行念別的了,老師也沒說什麼,只回說"記得帶甜點來",喔不對,是擬個稿給他參考,不然別的領域他也不知道怎麼寫就是了。

在等老闆們的寫推薦信的同時,我也要開始捲袖子寫essay了。把各家essay的題目一字排開,看得頭都要炸了,光是格式就五花八門了,有的要求字300~500字、有的要求750~1000字、有的不得超過兩頁,每家都不一樣是怎樣!是不會體諒申請者的辛勞嗎?題目就更不用說了,拿UIUC來看"Upon your retirement, the editor of Business Week contacts you to write a cover story on your business career. Write the story."實在是太酷了,你是雜誌的封面人物,你有什麼故事呢?。其實寫essay真的是一個很好的自我反省的時候,你會開始檢視自己的人生,你做過什麼,怎麼做,對你的未來有麼幫助;你沒做什麼,少了這些,造就了今天殘缺的你;你還能做什麼想要做什麼,你是不是天真的以為有了這些你的人生就飛黃騰達;你想從學校挖到什麼寶,你又能貢獻給學校鳥呢?想到這些大概就可以讓人不想申請了吧。也難怪人家說,好好看看自己,真正適合你的學校選來選去也就那六七家。不過對我,本事沒有人家大,亂槍打鳥還是令人安心些,essay就只好乖乖一家一家來掰吧!

寫到這其實大部分的事也差不多了,就是寫essay-->填表-->寄,essay-->填表-->寄,的迴圈。我分兩批寄,選的是郵局EMS國際快捷。好處是便宜,一件新台幣300元。壞處是版上常有人在抱怨東西寄丟,送太慢超過學校deadline。不過還是有拜有保祐,我的東西大概3~7天都送到了,不過送到跟學校登錄資料還是兩回事。就拿我現在的狀況來說好了,都有學校offer已經來了,還有的學校東西就擺在那裡,網頁資料也不幫你更新,搞得你覺得根本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差別可能只在狗可能還會搖兩下尾巴,那些學校卻什麼消息都不給你。

還是要幹樵一下,這一連串的過程簡直就是燒錢的行為。從考試,考試加發成績,印成績單,付申請費,寄送文件。每按一下個確認鍵,就是幾千塊跟你say goodbye。花到後來按滑鼠都不會手軟,也沒有感覺了。

搞完了這一切,接下來就是等面試or結果了。

good luck!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