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011739蘭花的故事173 Phalaenopsis hieroglyphica 象形文字蝴蝶蘭

蘭花的故事173 (有關蘭花名人佚事)(以下若有錯誤和不足還望前輩補正)
Phalaenopsis hieroglyphica 象形文字蝴蝶蘭
一、前 言
象形文字蝴蝶蘭(Phalaenopsis hieroglyphica)在花朵上有著迷人神秘橫向斑紋,似埃及聖書體(俗稱埃及象形文字)而聞名,此種斑紋其雜交後代難以遺傳,最初它被分類為路德蝴蝶蘭一變種(Phal. lueddemanniana var. hieroglyphica),後被獨立為一新物種,它生長區域和路德蝴蝶蘭(Phal. lueddemanniana)重疊,而植株特性和花朵特性與路德蝴蝶蘭相似,這也是它被歸為路德蝴蘭一變種原因。後來植物學家荷爾曼‧史維特仔細比對二者花朵細部特徴確有不同處,才將其獨立為一新物種,在後來分子生物技術也確認象形文字蝴蝶蘭與路德蝴蝶蘭確實有不同之處。下面就來介紹有著迷人神秘斑紋象形文字蝴蝶蘭。
二、象形文字蝴蝶蘭 Phalaenopsis hieroglyphica
象形文字蝴蝶蘭又稱聖字蝴蝶蘭、豹紋蝴蝶蘭,英文通稱為The Hieroglyphic Phalaenopsis,在園藝還是稱為象形文字蝴蝶蘭較多,它的種小名’hieroglyphica’是由「hiero-」(神聖的)及「glyph」(鐫刻)二字組合而成,意為「神辭」。是指花瓣上帶有類似「聖書體」文字(也稱作碑銘體,俗稱埃及象形文字)的橫向斑紋。
它在1887年由休·洛(Hugh Low & Co.)園藝公司的收藏家威廉·博克索爾(William Boxall)自菲律賓引進,從菲律賓抵達時立即被標記為保留。由休.洛園藝公司種植開花綻放,同時將此物種標本寄送給德國植物學家萊興巴赫(Reichenbach f.)請求鑑定,他將其歸為路德蝴蝶蘭(Phal. lueddemanniana)底下一變種,學名為’Phalaenopsis lueddemanniana var. heiroglyphica ‘。
此一分類直到1969年再由美國植物學家赫爾曼·羅伊登·斯威特(Herman Royden Sweet)將其獨立為一新物種,學名為’ Phalaenopsis hieroglyphica’(象形文字蝴蝶蘭)。在象形文字蝴蝶蘭獨立為一新物種後不久,由於棲地被破壞和人為過度採集,在1975年被列為瀕危植物,受到《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保護。在2009年有植物學家用分子生物技術分析象形文字和路德蝴蝶蘭的屬內關係和二者差異,証明二者不同之處,確實可獨立為一新物種。
象形文字蝴蝶蘭只有一變種,將之列於下:
1.Phalaenopsis hieroglyphica f. flava
黃色變種,花朵白色底色,一般是棕色斑點,但它們純化成淡黃色斑點。
三、分 類 學
1.最早在1887年由德國植物學家萊興巴赫(Reichenbach f.)命名描述,學名為’Phalaenopsis lueddemanniana var. heiroglyphica’,並發表在《園丁紀事》(Gard. Chron.)一書中。
象形文字蝴蝶蘭’(Phalaenopsis hieroglyphica)最早由萊興巴赫命名分類時,是歸在路德蝴蝶蘭(Phalaenopsis lueddemanniana)變種,學名為’Phalaenopsis lueddemanniana var. heiroglyphica’,這是因植株型態和生長特性二者相似,二者生長分佈區域重疊,而路德蝴蝶蘭比較早命名,所以被歸為路德蝴蝶蘭底下一變種。而路德蝴蝶蘭底下還有另一個變種在後來都被証實是象形文字蝴蝶蘭,就是Phalaenopsis lueddemanniana var.surigadensis(蘇里高霍亞變種,產於蘇里高島)變種。
2.在1969年美國植物學家赫爾曼·羅伊登·斯威特(Herman Royden Sweet)將象形文字蝴蝶蘭自路德蝴蝶蘭變種獨立出來,成為一個獨立一物種,學名為’Phalaenopsis hieroglyphica’,並發表在《美國學會公報》(Amer. Orchid Soc.),此一分類受到其它植物學家認同,在後來分子生物技術進步,植物用分子生物對其研究,確認象形文字蝴蝶蘭是不同於路德蝴蝶蘭,可獨立為一物種,此一分類沿用至今。
在菲律賓產的蝴蝶蘭有幾個物種的植株型態、特性及花朵特徵都相似,早期分類時都被歸為路德蝴蝶蘭的變種,在1968~1969年由美國植物學家赫爾曼·羅伊登·斯威特針對路德蝴蘭底下變種仔細研究分類,將一些變種獨立成為單獨一物種,先後發表在美國學會公報,後將其寫於其著作《蝴蝶蘭屬》(The Genus Phalaenopsis)一書中,茲將其列於下:
(1).象形文字蝴蝶蘭(Phalaenopsis hieroglyphica)
Phalaenopsis lueddemanniana var. hieroglyphica 在1887年由萊興巴赫(Reichenbach f.)命名。
在1969年由赫爾曼·羅伊登·斯威特(H.R.Sweet)將上面變種,將其獨立為新物種,為象形文字蝴蝶蘭(Phalaenopsis hieroglyphica)
(2).美花蝴蝶蘭(Phalaenopsis pulchra)
Phalaenopsis lueddemanniana var. pulchra 在1875年由萊興巴赫(Reichenbach f.)命名。
Phalaenopsis lueddemanniana var. purpurea由美國植物學家奧克斯·艾姆斯(Oakes Ames)和菲律賓植物學家愛德華多·奎松賓(Eduardo Quisumbíng y Argüelles)共同命名。
在1968年由赫爾曼·羅伊登·斯威特(H.R.Sweet)將上面二變種,將其獨立合併為一新物種,為美花蝴蝶蘭(Phalaenopsis pulchra)。
(3).淡色蝴蝶蘭(Phalaenopsis pallens)
淡色蝴蝶蘭最早是在1850年由英國植物學家約翰.林德利(John Lindley)命名將其歸為蜈蚣蘭屬,學名為’Trichoglottis pallens’此一錯誤屬別分類,直到1864年再由萊興巴赫將其校正為蝴蝶蘭屬,學名為’ Phalaenopsis pallens’。
在1882年英國植物收藏家弗雷德里克·威廉·伯比奇(Frederick William Burbidge)將其歸為路德蝴蝶蘭變種,學名為’Phalaenopsis lueddemanniana var. pallens’。
而後美國植物學家赫爾曼·羅伊登·斯威特(H.R.Sweet)認為淡色蝴蝶蘭應為獨立物種不是路德蝴蝶蘭變種,認同萊興巴赫分類’Phalaenopsis pallens’。
3. 在1982年馬來西亞植物學家沈培順(Shim, Phyau Soon)將蝴蝶蘭底下裂唇亞屬(Subgens Polychilos)獨立出來為一個新屬,原底下象形文字蝴蝶蘭 ( Phalaenopsis hieroglyphica)被更改學名為”Polychilos hieroglyphica”,並發表於《馬來西亞自然雜誌》(Malayan Nat. J.)中。但這一分類,並沒有得到其它植物學家認同,象形文字蝴蝶蘭還是維持原來分類。
茲將其同義名列於下:
Homotypic Names:
Phalaenopsis lueddemanniana var. hieroglyphica
Phalaenopsis lueddemanniana subvar. hieroglyphica
Polychilos hieroglyphica
Heterotypic Synonyms:
Phalaenopsis hieroglyphica f. flava
四、生 態
象形文字蝴蝶蘭為菲律賓特有種,分佈於菲律賓呂宋島、波利洛島、巴拉望島和棉蘭老島及北蘇里高和南蘇里高。為中等大小炎熱溫暖懸垂生長附生植物,生長於海拔500公尺以下的潮濕森林中最涼爽和最陰暗的地方,附生於樹木的枝幹上並從葉子自然從樹上垂下來。
它的根粗,肉質,無彈性,無毛。莖短,被疊瓦狀的葉基包圍,葉子有幾片到多片,葉子淺綠色帶點黃、質地薄,少許革質、葉子呈長圓舌狀,先端從銳尖到鈍。長25~30多公分,寬9公分。花梗自莖腋抽出,花序近直立到拱形,長約30公分,長於葉面,單生或分枝,總狀或圓錐狀花序,一梗可開3~4朵花,花期可長達3~4個月,花徑約5~6公分,花星型,臘質有光澤、質地厚,花瓣基部楔形,卵狀橢圓形,銳尖,很少具細尖。萼片背面橢圓形或卵狀橢圓形,銳尖,在先端背面具溝。側萼片與背萼片相同,但稍偏斜,有更突出的外殼背端在一個尖峰邊緣。
唇瓣3裂,比花瓣稍短。長圓形的線形側裂片,先端被截斷,微缺,中間散佈著半球狀的瘤狀體。楔形或扇形中裂片,先端稍具小齒。從基部開始,中裂呈龍骨狀,一直延伸到卵圓形的瘤狀體上密佈著突出的毛。側裂之間的圓盤上有一個半圓柱形的瘤狀體,肉質,無毛,末端有許多向前彎曲的針狀指。在側裂和中裂的交界處,人們注意到存在一對或多或少分叉的附件。
花的底色從白色到奶油色不等,有時部分個體的尖端是綠色或帶有綠色擴散,花瓣具有類似古埃及象形文字的橫向斑紋,具有類似淡玫瑰和或強柑橘的芳香。花期可從春季到秋天季,但主要在春、夏季開花,具有續花性,花梗長綠,來年舊花梗和新花梗會一起開花,種植多年可新舊花梗一起開花,有紀錄一植株可開至四、五十多朵花,而且花梗易長高芽。
續花性有香味和易長高芽,這些都是路德蝴蝶蘭特性,這也是好幾個花朵特性相似的蝴蝶蘭物種有著相同生長特性,這也是這些物種最先被認為是路德蝴蝶蘭變種原因。
象形文字蝴蝶蘭在原生地已經很難找到野生的,現在園藝上販售大都是人工繁殖,它容易種植,只要依照蝴蝶蘭照顧方式就可長得很好。
圖一:象形文字蝴蝶蘭 (Phal. hieroglyphica)(一)
圖二:象形文字蝴蝶蘭 (Phal. hieroglyphica)(二)
圖三:象形文字蝴蝶蘭 (Phal. hieroglyphica)(三)
圖四:象形文字蝴蝶蘭 (Phal. hieroglyphica)(四)
圖五:象形文字蝴蝶蘭黃化變型 (Phal. hieroglyphica f. flava)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