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4030138一點也不

店內的溫度好像冰冷的雙手輕拂過臉頰,

(繼續閱讀)

201204020406救贖

眼前的直線彷彿會就這麼延伸下去,

(繼續閱讀)

201201092230立場

"好,你們要不要跟我打賭?
賭我兒子是不是真正的兇手。
"他指著圍繞在身邊的其中一名記者,
:"你們這些不肯報上姓名的正義使者,
如果你們相信雅春真的是兇手,就跟我打個賭吧。不是賭錢,
而是賭你們人生中某樣重要的東西,你們現在的所作所為,
就是這麼嚴重的事。
你們單靠一窩蜂的氣勢,就想摧毀我們的人生。
聽著,我知道這是你們的工作,
工作就是這麼一回事。
但是既然你們的工作可能會毀掉別人的人生,

你們就應該要有所覺悟。看看那些公車司機、大樓建築師、廚師,
他們一定會

(繼續閱讀)

201201011749年記

關上置物櫃
"這樣就能把神關起來,而視而不見嗎?"
巨型煙火的聲音跟我的心跳結合,但感覺卻不是那麼舒服,
在升空、短暫的靜默、倏地爆炸開來,簡易的循環中
我回顧著已然消逝的時光。
"上帝阿,帶我進入曠野"過去善於用熱血的言詞,
來掩飾來督促自己的我
怎麼也沒想到,過去這一年,過得真的是很痛苦,
與其這樣說,其實在心底早對許多的情感失望,

關係、期待、做作。

"碰"

"你希望你的孩子有成就還是服事神"
我想出了一個可以挑戰所有家長信仰的問題。

"碰"

"有你真好"什麼嘛,原來是這樣

"碰"我還是不習慣煙火
每爆一次,我都要扎一下眼睛,
好麻煩。

(繼續閱讀)

201104080258黑色的希望

夜空中高掛著泛黃的微笑
代表了死亡 在完成命定之後的

(繼續閱讀)

201102272239紅色遊艇

順著路旁修剪整齊的樹叢

走向此刻還深藏在白霧後方的碼頭

路燈給了煙霧深淺的層次感

也使得幾片綠葉反射出不自然的白色

晚風帶著一點冰冷的氣息

繞過我的皮衣 彷彿覬覦外套底下 我的體溫

厚重的腳步聲在沉睡的街道上迴盪著

重音 配上持續不斷的風聲 形成一道單調粗糙的節奏

不討厭

整座城市是個大舞台 黑夜是無限延長的幕

一群穿著高貴暗藍色的詩班從底下緩緩的進入

路旁的舞台燈悄悄地轉小

輕輕的哼起黎明之歌 呼喚著城市從睡夢中轉醒

和諧 平靜 強行將週遭其餘的聲響壓過

形成了新的寧靜 感覺空氣中的壓力變得更沉

我注意到腳旁的鐵罐 於是用力的一踢

暴力的音效當即闖入 就是看體制不爽

不過 很快的又被送走 聲音消失在某個巷子裡

黎明歌頌 進入另一個階段

多了 海浪拍打的聲音

我 到了

踩上了木製的碼頭 雲霧被湖面上的風吹開

緩慢流暢 雲霧輕輕的爬過一艘艘靠岸的船

各式種類大小的遊艇 我都不放在眼裡

在兩艘藍白遊艇間我找到了她

"卡珊卓的夢" 一艘紅色木製的小艇

溫柔的撫摸著她 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彷彿上頭的紋理痕跡能跟我對話一般

高高揚起的白色風帆 我彎身進入狹小的船艙

一台破舊的收音機、指南針、牆上破爛的海圖

以及本來該是主舵的桌子 如今整個塌在那裡一團

這個時候 我已經不能控制的 接收來自船本身強烈的情緒

彷彿兄弟之間的情誼 在空氣中凝聚成實體

(繼續閱讀)

201101221044see the way



不曉得重複放了多久的那首歌

我找了一段影片去配 一段只有海浪跟海浪聲的影片

就睡著了 夢裡我拖著一箱裝著各式各樣情緒的行李

來到了那片沙灘

(繼續閱讀)

201012110050翻下一頁

"信仰的生活就是看星星的生活" 這句話真美

特別是這樣的夜裡 走在路上

我好久沒有抬頭看看了

身旁的車好多




最近總有一種氣氛 提醒著我快走到的日期

以及不安定感。 開始找不到能代表心情的歌

昨天能這樣走走真是恩典

因為在中友的手扶梯旁看見了自己的樣子

總是在店家攤位前消失的身影終於找回失去的模樣

有好多的畫面就像帶著電流一樣 闖進我的思緒中

流竄了好一陣子

我又走了很久 開始逛回了早就走過的地方

買下了心裡想送人的禮物

"老闆,我想買剛剛的........"

能這樣享受自己和自己的散步

讓我重新相信 我緩緩抬起了頭

星星出現了 雖然旁邊的路燈很搶戲

但是我看的見

找得到原來的路了 我會繼續努力的 耶穌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