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09醫生的精彩笑話

1、有一個老兄因為那個生病,痛苦難耐,因此他決定去看醫生,於是他找了一位西醫。醫生看完他的症狀說:“你病得很嚴重,必須開刀把那個切除。”那老兄一驚之下非同小可,心想:最重要的東西被切掉還算男人嗎?於是他決定去找中醫,那中醫生看了他的情況之後只開了個藥方給他, 叫他好好休息。那老兄聽了好高興,說:“這樣就好了,不用開刀嗎?” 只聽那中醫生冷冷的說:“開什麼刀,過幾天它自己就會掉下來了!”2、有位患者到醫院求診,醫生問:“你哪裡不舒服了?” 患者答:“我昨晚做了個夢,夢見自己是頭牛在吃草。” 醫生便說:“你放心,這很正常,每個人也會夢到,夢境和現實是不一樣的。” 只見那位患者很緊張的說:“可是,可是我起床時發現我床上的草席不見了一半!”3、外科、內科、精神科醫生同去獵野鴨。一隻野鴨飛過,內科醫生舉槍瞄準,但沒發射,外科醫生驚問:“為何不開槍?” 內科醫生道:“你怎能確定那是野鴨?也許是另一種鳥!” 另一隻野鴨飛過,精神科醫生舉槍瞄準,可是也沒有發射。外科醫生問:“怎麼回事?” 精神科醫生問道:“野鴨知道自己是野鴨嗎?” 另一隻野鴨飛過,外科醫生從精神科醫生手中搶過槍來開了一槍,內科和精神科醫生問道:“你肯定那是野鴨嗎?” 外科醫生笑道:“回去解剖就知道了!”4、張三的胃病相當嚴重,必須動手術切除,於是他請城裡最好的醫師為他動手術。當麻醉的藥性過了後,醫師前來巡房檢查,殷勤地問他:“你覺得怎麼樣?” 張三不解地說:“肚子還好,可是喉嚨卻很痛,這是什麼毛病?” 醫師得意地回答:“你先別緊張。我告訴你,當我為你動手術時,碰巧全省各大醫學院的高材生前來觀摩,你知道這項手術十分麻煩,但是我卻很仔細地完成它,手都沒有發抖,所以,這次的手術可說是十全十美。當我做好縫合手術時,全場掌聲如雷,大家都叫‘再來一個’,所以我只好將你的扁桃腺也割了。”

(繼續閱讀)

201205032153妖艷於外,清淨於心

牡丹花開了,那是去年趕集時在集市上,我偶然遇見的盆栽牡丹。在我小小的臥室內,總喜歡擺置一些盆栽觀賞,不過一直以來沒有碰到心儀的牡丹花。還記得當時賣花的老大爺講述了許多,說盆栽牡丹成活率很低,再三叮囑生長期間一定要經常松土,盆內一定不能積水,以免爛根落葉,想必也是一個惜花之人。當清風吹過,整個小屋流著牡丹花香,內心總是美滋滋的,目光沉落在盛開的牡丹花瓣中,傻傻地發笑。有時一呆就是一個多小時,甚至更久。有時候,看到窗前這朵落寞的粉紅牡丹,總會莫名地落淚。週末閒暇時分,總喜歡手裡拿個小勺子在園子裡一瓢瓢細心地澆著水。粉紅的牡丹花,在陽光下晶瑩剔透,閃爍著瑩瑩的光澤。美,當暗淡的瞳孔在無心中觸碰到它時,我只能這樣概括。無論你是怎樣的心情,總會不由自主地沉醉,同時感到眼前一亮,瞳孔閃動出的光足以晴朗陰霾淒冷的心空。它以妖冶的姿態盡情地展示著與生俱來的美艷,似乎所有的哀愁在綻放的那一瞬間都悄然散去。有人說,我更像是亦靜亦純的塘中睡蓮。在獨屬於自己的一片微波中靜謐地沉思,似乎與這牡丹有些格格不入。但是人總是很奇怪,在不同的個性和氣質裡才真正懂得欣賞—一種超越了偏見的透徹。在自由隨意的接觸中,心一點點靠近,一點點交融。或許沉湎於自己的古典情懷太久了,固執地守著自己所謂的“清淨“,在輕紗遮掩裡始終走不出在自己的小小世界,有時候總感覺不合時宜,比這個快節奏的時代慢一拍。當第一次觸碰到那一點都不內斂的時尚美時,那個“小山重疊金明天,鬢雲欲度香腮雪”的女子彷彿從花中走出,“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新帖繡羅襦,雙雙金鷓鴣。”惟妙惟肖地刻畫出艷麗的面妝與華麗的服飾襯托下女子雍容的神態。自己一度拒絕的奢華之美此刻是那麼地契合那個時代的氣質,一剎那填充自己的單一的色調。當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在靜謐中交融,更有一種味在鹹酸之外、聲在宮商之外的境界。靜靜地欣賞牡丹不同的美,它妖艷的美麗在某一瞬間帶給了我莫名的震撼,同時這樣的品質又是那麼誘人。在牡丹的嬌艷裡,在牡丹的芬芳裡,我不喧嘩的浮躁心境在目光的沉落的一瞬間尋找到了更深的清淨,這是自己尋覓許久卻未曾真切感受到的感覺。在它張揚的恣意裡我彷彿讀懂了它深藏的靜謐心思。安然散發點滴的暗香。沉醉其間,宛若短笛裡輕輕流出清靜的流水,極柔,極完美,多麼

(繼續閱讀)

201204291514花色滿院新雨後 一縷風絮卷春來

花色滿院新雨後,一縷風絮卷春來。陽光輕敲著窗欞,曉春初晴的容顏,伴隨著春潮爛漫的味道撲面而來,揮別了冷冽的寒冬,淡望冬雪消融的余跡,心靈的文字,和著一抹婉約的詩情畫意,飄灑於春風縷縷的韻致裡,落墨於三千繁華盛世間。浮塵若夢,流年碎影,年輪轉回間,那凋零的枝幹已漸漸長出新綠,嫩葉上晶瑩的雨露,聚凝成珠,晶亮如玉。放飛心靈的窗扉,任思緒在春天的枝頭上搖曳,聆聽小鳥在窗外輕靈歌唱,感受著一份美麗的靜謐。淡淡的情懷,在心中漸漸浸染成水樣的柔軟,春天是如此的怡性而美麗。憑窗寄靠,依風而立,看著時光在雅致含蓄的歲月裡纏繞,春來冬往的流年,人生旋舞的迷迭,一種悸動的情懷伴隨著內心的溫馨,憑借春風撥動著心弦幾許,釋詮著動情的韻律,默默欣賞新年第一場春花燦蔓綻放,艷麗的色彩斑駁了白晝的天空,在蒼茫的天地間,綻開最美的煙花。窗外的春色把我的思緒漂染,每一抹色彩裡都攜帶著詩意的浪漫。幽雅的歲月,靈動的情緒,飄飄渺渺,朦朦朧朧,唯美的情懷在我的文字裡揮灑,勾勒著一份唯美的浪漫,描摹著一份繽紛的夢幻,在春光中涉步,咀嚼情愫叢生的甜蜜,心中的快樂在輕快流淌。恍惚中,春天的腳步踏著一縷輕風,攜著一抹燦爛的笑靨,戴著滿身的陽光,穿過三月煙雨迷濛的叢林飄逸地走來,清新自然,渺如煙嵐。季節交相輝映,紫陌之間,春色滿園關不住,陽光已過煙雨林。Aboard the USS Abraham Lincoln |糖把我的牙害了 | 憂鬱王子—小堂的個人BLOG |專為中國0-3歲嬰幼兒定制 | 城市螞蟻的小窩 |造型師吉米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71456逝去的愛情,徒留回憶

愛情總是讓人不可迴避的話題,總是最牽動人心的。人們對愛情的描寫,如同星辰,不計其數。不僅是有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還是山無陵,天地合,才敢與君絕這樣忠貞不渝的愛情宣言,也不乏好馬不吃回頭草這樣的另類傷感。逝去的愛情就如同一張被時間侵蝕過的白紙,即便是你要回頭追尋,即便是你已經找到了她,即便是她依然還是原來是模樣,但是卻已然泛黃已然發皺,無法回到從前。破鏡既然無法重圓,奈何要回到從前。回頭的草,不吃也罷。一匹馬在一片草地上吃草,當它吃飽了,吃足了,吃膩了,他便會走掉。好馬就如同優秀的人,往往是很挑剔的主兒,因此往往好馬是不會吃回頭草的。什麼情況下,它才會回頭吃草了?只有當他下次吃草的時候,他才有可能吃回頭草,然而也有一個前提,就是別處的草沒得吃了。當然也有這樣的可能,之前的草味道格外的好,於是還想回去吃。然而好的馬兒總是向前看的,得不到你想要的,你將得到更好的。如是愛情。愛情留下缺口,再想重來,已是鏡花水月,錯過的已然錯過。當年的分開,無論是因為兩人的不和,還是情感上單方感情的淡薄,不再愛,不在喜歡,還是其它讓人不可抗拒的原因。必然會給一方帶來痛徹心扉的傷害。然而這些傷痛,即使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撫平,卻並不是了無痕跡,只是影藏在某個自己遺忘的角落。時隔多年,當你再找到她,卻只能破壞現在平靜的生活,往事一幕幕回現,那些塵封的傷痛便會破繭而出,隱隱作痛。於是,相儒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如是愛情。回頭的草,不是他發現他現在還依然愛著你,也不是他現在才明白,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而是他找不到更好的人,於是在某一段寂寞的時間又記起了你的好。當年的情感因一句話而支離破碎,而如今又回過頭來,口口聲聲說我還愛著你,這算什麼?是為了彌補以前的過錯,還是填補現在情感上的空白。一個人的愛,不可能在一個人身上同時付出兩次,既然愛過,便不可能再愛。凡是種種,終究是內心裡一時的悸動罷了。回頭的馬兒不是好馬,逝去的愛情,就讓她保留在心底,讓她隨風飄散在記憶裡。時光苒苒,在以後靜靜的歲月裡,丘比特會在不經意的時刻輕輕的射出愛心之箭,讓我們繼續演繹一幕幕的愛情故事。李東田的BLOG |Dead Parrot

(繼續閱讀)

201204221746手絹的記憶

丟,丟,丟手絹,輕輕的放在小朋友的後面,大家不要告訴他,快點快點捉住他……曾幾時何?一群紮著羊角辮的小女孩,手牽著手,圍坐一個圓圈。玩丟手絹的遊戲。歡歌,笑語,灑了一路,一路的。那是兒時我們的最愛。遊戲間,有友情,有快樂,有驚喜,有羞澀……小手絹,是我們那個年代的一個特有的時代烙印。鄰家的哥哥結婚,晚上有鬧洞房的習俗,我倒不惦記新娘的美麗,我惦記著新娘為我們小孩子準備的小手絹,還有一把甜甜的糖果。大人很是熱鬧,把黑黑的鍋灰塗了新郎父親滿滿的一臉,臉上厚厚的褶子裡面怕是塞了不少的鍋底灰,一笑,抖落不少下來,不過,隨時有人在旁邊給補了回去,惹來一陣很是豪爽的笑聲。你很難分辨是男是女的,大家開懷的笑著,把喜慶都抖在了新房裡。新娘一身的紅色,唯獨沒有那電視裡才能看見的紅蓋頭。紅的小棉襖,紅的褲子,紅的鞋子。連臉上的脂粉也厚厚的塗抹了一層。在燈光的照射下,可以和猴子的屁股媲美了。我眼巴巴的看著鬧洞房的人們,一般是在鬧到高潮的時候,才發手絹的。終於,新娘子用手招呼著我們這樣一群猴模狗樣的小孩子,讓我們近前,好一人一個,據老人講,要手絹的人越多,以後小兩口的日子越過越紅火。還有一個意思就是和生孩子有關,但大人沒有和我細說,也無需和我這樣一個小屁孩細說的,但我總感覺,要是不給手絹我們,肯定是生不去小孩子來的。我終於領到了一個紅色的小手絹,顏色通紅,四周有鏤空的圖案,像火鳳凰一樣翩翩起舞。煞是好看。我連糖果都忘了拿,高興地拿著手絹就回家了。母親總會拿過去看一下,告訴我這家的小媳婦是個會過日子的人呢?我不解?過日子和手絹有什麼關係?母親說:關係大了,你看買的手絹質地好的,知道日後和鄰居家處理好關係的,這樣的媳婦實在。我似懂非懂。但還是知道了,好媳婦是會買好手絹的。還別說,母親的話不無道理。那些個手絹好的,日後和婆婆家人和鄰居關係融洽,差的日後就典型的一個罵街的潑婦,大虧,小虧都不吃的,便宜是要佔盡的。那時的我還天真的想,我以後結婚要買最好的手絹送給夫家的鄰居孩子。事實上,我們長大了以後,就再難覓手絹的蹤影了。收雞蛋囉……悠揚的大嗓音在村子裡拉出好長的尾音。小腳的奶奶總是顛著三寸金蓮到房裡,抱出一個圓圓的大瓷壇,上面有大朵的牡丹,色澤鮮艷,花兒華麗。現在才知道,那個裝雞蛋的瓷壇原來竟然是古董。裡面放

(繼續閱讀)

201204092321我們勇往直前

流雲在天邊,行囊在眼前,又一條通往太陽的路無邊又無沿。 路上綠草茵茵,有青春為伴;遠方黃沙滾滾,同成熟相連。我們走著,用生命祭起心中的聖壇。 即使受了傷,也不讓淚水遮蓋住了臉,把淚水揩乾淨,我們要重綻三月的笑顏。 即使迷了路,也不把憂傷刻在額前,星星總會升起來的,我們也總會知道哪邊是北、哪邊是南。 我們走著,一天又一天,聽風傳遞著雨的消息,停雨敲大戶的鼓面,那歲月的纜繩,終將成為我們拋向空中的閃電。 我們走著,一年又一年,看冰雪沉默在冬天響亮在春天,看春天把冰雪消融在大地的字裡行間,那季節的色彩,終會被我們潑灑成斑斕的畫卷。 我們把每一個日子過的尋常又不凡,讓飛揚的思緒輕輕綰住微風中的紫羅蘭。我們的眼睛很黑很亮,瞳孔裡變換閃爍的是晨曦和晚霞迷人的光焰。我們走過的足跡,將會風化成一個傳說,一個風采,一句格言。 生活並不簡單,我們勇往直前。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