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9212210湖井頭連長自裁事件






↑民國八十五年七月二十日中國時報第一版報導。

 

 

 

 

就讀陸軍官校時被選訓為[交換學生],前往美國接受嚴格軍事教育,目前戍守第一線據點的小金門連長羅大中,疑因工作壓力的因素,於民國八十五年七月十九日清晨舉槍自裁,金防部對此事十分震驚,立即指派高階主官率同政三政四人員前往了解,並通報在台家屬緊急赴金處理。

羅大忠連長係在昨天清晨五點三十分許,在連部辨公室內,舉槍朝自己的頭部開了一槍,當場傷重死亡。軍方初步調查結果,認係其本人自覺工作壓力過大,對自己表現期許又期許過高,一時想不開所製致確切原因則仍繼續派員調查中。

對於這樁發生在前線的不幸事件,金防部十分重視,要求各所屬單位妥善處理善後,有關人員在兼程前往了解之後,表示整個事件只能以[遺憾]兩個字來形容,對這位優秀的軍中人才,這樣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均非常的難過。

 

據了解,該連部管轄的區域內,全係第一線海防重要班哨和觀測站,設有[前進觀測官]監視對岸,防務十分吃重,發生在前年十一月間的[小金門誤擊事件],造成對岸黃厝居民數人受傷的事件即與該處防區戰士試砲不慎有關,因此師部對該連一帶海防據點的防務,平日即[盯]的很緊。

羅大中連長本人在就讀陸軍官校六十一期時,即因學、術科表現俱佳,在經過校方選訓之後,以[交換學生]的資格被送往美國軍校,接受嚴格的教育而其畢業後所表現的一流語文能力和軍事專業素養,深獲長官的好評和期許,不久前奉命擔任第一線據點連長,即被官校同期袍澤視為上級有意栽培他的重要歷練。

據了解,羅大中連部最近正進行一些工程,白天他常實地前往督導,加上防務緊繃關係,時有愁眉不展情形。

文章來源 : 當年報載

 

 

 

↑民國八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聯合報報導。

 

 

 

 

中華民國八十四年十二月十八日在小金門服役的下士文書班長陳賀涵,晚上在南山頭營區域是洗澡時蓄水池池壁禿然倒塌將它壓成重傷送醫不治,他的家屬次日由軍方陪同查看現場時,發現結構體使用海沙軍方表示會設法改善,以免類似憾事重演。

陳賀涵(二十一歲)的父親陳鐵雄認為兒子死在營區是因公殉職,除了要求依軍人因公殉職辨理撫卹及安葬軍人公墓以外,也提出國家賠償申請 , 軍方已依所求呈報上級,是否核准尚未核定。

據了解,陳賀涵是弘光醫專醫務管理科畢業,八十三年六月入伍,十九日他的家屬會同軍事檢察官林文村法醫邱建泰驗屍時,發現他全身是傷,曾縫了二百多針,他的遺體二十日下午已在小金門火化,二十四日由軍方送回台灣。

陳賀涵的父親陳涵十八日晚上在新竹市中山路住處接獲軍方通知,表示他在小金門服役的獨子陳賀涵亦為死亡,陳鐵雄立刻帶著親有八人,次日上午趕抵金門,由軍方人員陪同至命案現場查看

陳鐵雄說,他的兒子是在營區浴室內,被地面蓄水池倒下的池壁壓傷致死,這個蓄水池高一百五十五公分,據說當時蓄水一百四十點五公分,平日阿兵哥都在蓄水池邊洗澡,由於蓄水池內外都有貼瓷磚,倒塌時瓷磚破裂十分銳利,加上強大水壓衝擊,把陳賀涵埋住並將他全身割傷,出血過多死亡。

從事建築三十多年的陳鐵雄認為,蓄水池池壁倒塌地主要原因,是結構體使用海沙,他並當場向軍事檢察官指出海沙影響工程安全的問題,對此軍方並未否認,但說會設法改善。

 

文章來源 : 當年報載

 

 

這一次返金,八月二十四日晚上時,我們住小金的軍友,晚餐就在石頭學長的安排下到阿賓家享用了,席間就問了這件當年湖井頭重大事件,湖井頭這事發生時當時我們連上剛下島到陽山下基地沒多久,當時只是聽說了有這樣的一件事,蓄水池事件發生時我還在大膽島上,所以當時並未聽聞。

就聽著阿賓娓娓道來,他所知道的經過,他說八十四年底時小金南山頭發生了一件阿兵哥洗澡結果被倒塌的牆壁給壓死的重大事件,所以當事情發生後,師部也立即要求防區各營區檢查浴室蓄水池,老舊的一律打掉重建,所以當時幾乎全小金的營區浴室蓄水池都打掉重做了。

民國八十五年六 七月,當時的湖井頭連也正在重建此工程和其他工程,同時羅連長也剛從美返國,剛接任湖井頭連長沒多久,湖井頭這個據點當年算是任務很吃重的一個據點,師部旅部常常會有長官來督導,可能是由於工作壓力太大導致了這件不幸的事。

事件發生後,原駐守湖井頭的六營一連緊急和當時六營二連(精誠連)互換駐地。

 

 

我找資料來上這篇文,只是想誠實的呈現當年我在小金門服役時,回憶中和後來軍友回憶曾發生過的事,並不是要再把這不幸的事再次掀起傷痛。

 

 

 

------------------------------------------------------------------------------

以下這補充敘述是由fender軍友所憶往

 

看到了這個部落格偶然勾起了我的回憶,又看到了湖井頭自裁事件,想替當年那位學長說句話。

 

當年我任職於一五八師步四營營部連連長,那時全營都是上尉連長祇有我一個中尉連長,那位學長自裁的當天,我的營部連正巧要輪值夜行軍巡邏海岸線,而隔天好像是參謀總長還是總司令要來吧!

 

在師部一些高階軍官都很緊張交待我一堆注意事項,我受命完後回到紅山駐地準備夜間巡邏勤務,我看到一堆電話紀錄,都是一些什麼注意營區整潔等的。

 

後來我又接到命令要把明天早上當值的大門衛兵嚴格挑選兩個身高170公分的士兵值勤(紅山駐地雖為長官必經之地可這個命令也太扯...).到了晚上後,我帶著好像是衛生排吧便出發去巡邏,途中經過湖井頭據點,我跟據點衛兵打了招呼後,湖井頭據點便讓我們進去作大休息,我進去後那名學長走來,我一見是上尉學長我便起身敬禮,那名學長很斯文客氣便交待了伙房弄了一點熱湯給我的部隊喝(那位學長比我還晚調到小金可他在師裡很出名,軍官們都知道他是美國軍校畢業的高材生)...此時我見到那名學長的據點燈火通明全連都在趕工蓋一個兩樓的建築物,我笑了笑對學長說"學長好險我沒守示範據點..."那名學長苦笑了一下說"明天總長就要來看了可是好像來不及..."

 

不一會兒我聽見吉普車聲並聽見有衛兵大喊"參謀長好!"我趕緊交代士兵注意著裝免得挨罵...沒多久,參謀長殺氣騰騰下了車朝我走來大聲的問我"你哪個單位?幹什麼的?!"我趕緊回答是夜巡後他便不理我逕自對著湖井頭的安全士官大叫"叫你們連長出來!!又跑去哪裡了?還摸魚!"一陣臭罵後我看見那名學長跑來他面前被海幹一番.參謀長走了之後那名學長跑來對我說"學弟你快走長官火氣很多你會被流彈掃到"我一問之下才知道學長的據點從白天一直到現在都不停的有師部主官管來巡視,他已被罵了一天,他還告知我等會兒副師長和師長也要來,我看了看手表...天啊凌晨兩點多了耶...

 

我當時祇覺得這位學長很可憐後便將部隊帶離湖井頭據點,我帶著部隊走在戰備道上沒多久果真就分別看見師長和副師長的"1號"和"2號"吉普車往湖井頭開去,接下來我帶著部隊大概又走了五分鐘我聽見後方傳來一聲槍聲,我急忙要傳令兵用77無線電問師戰情是那個哨所在作驅離射擊以便前去警戒支援,但許久後除了先前的一聲槍聲外,就沒再聽到任何開槍的聲音,且師戰情接無線電時也好似很是慌亂的講不清楚,我便逕自帶著部隊依著規定路線行軍沒再理會。

 

   隔天早上我和夜行軍部隊都在補休睡到一半,營長衝進我的連長室把我拉起來,我還以為是長官巡視駐地時被嫌駐地外道路不乾淨之類的,我便要值星官帶值星排去趕緊打掃,結果營長拉住我悠悠的說"人都死了還掃個屁,總司令連巡視都不敢,一到機場就又坐飛機回台灣去了...

 

"我有些聽不懂便問誰死了?營長說"你那個美國回來的學長昨天在湖井頭用四五手槍自盡了..."我這才想起昨夜聽到的槍聲...營長說上面有命令叫我帶著所屬的部隊去幫忙湖井頭據點構工(因為我的連之前有蓋過工程較有經驗)我帶著部隊過去時偷偷問了湖井頭的弟兄,他們說他們的連長是在副師長到逹時在連長室用手槍自盡的,而那個副師長一聴見槍聲便衝進連長室,看見連長自殺後大叫著"安官!你們連長死了"後便趕緊坐車逃離湖井頭據點,據他們據點的弟兄告訴我光昨天一天他們據點,長官就來督導了近十次,當然連長也被罵了十次.....

 

這件事在一個早上傳進了所有一五八師連長的耳裡,大家都為那名湖井頭的連長氣憤不平,中午我回到駐地和我營裡面的情報官和後勤官說起這件事(他們兩人都是碩士預官),情報官想了想後決定要讓媒體知道這件不公平的事,我們三人當場開始分配任務,情報官付責通知中國時報,我負責聯合報,後勤官負責民生報,我當下叫傳令去買了一張電話卡後便打到聯合報的辦公室,我很激動不平的講述這件事,接電話的一名女記者還安撫我叫我別激動。

 

隔天,眾媒體都從台灣趕到了小金門的水頭碼頭,可被憲兵和政戰幹部們百般拖延,這時怪事又發生了...我看見湖井頭方向不斷的有軍卡來往,我後來去問了一個押車軍官才知道原來師部竟派了另外一個連前去接防湖井頭並把湖井頭據點的部隊調往他處並且師部命令要在半天內完成移防....就這樣,等到記者擺脫了憲兵和政戰幹部趕到湖井頭時什麼都採訪不到...因為已經不是原來的部隊了當然一問三不知....

 

記者離開的隔天報紙登出了那名學長自裁的消息,結果師部竟然誤導記者登出來的竟是"因感情因素自盡身亡",這個消息又引起了全師連長的義憤,新聞刋登的當天所有連長被叫到師裡開會。

我記得那個會氣氛很是沉重,各連連長全都不發一語,光是起立坐下後整個會議室裡的所有連長竟然沒有一人按慣常的軍人禮節問"師長好"祇是逕自大聲的踹著椅子乒乒碰碰的坐下,師長按例問了問各連情況,但被叫起來的連長都沒有一個人回應祇是靜靜的站在那作無言的抗議。

 

我記得沒錯的話好像是政戰主任還是誰的大聲斥責並要我們所有連長站起來,但竟然也沒有一個連長依令起令,師長發現我們這些小連長連看也不看他一眼,他覺得情況有些不對便開口向我們這些連長倒歉....這個會後來便開不下去了,師長離開後所有連長有沒有說"謝謝師長"便在師長還未離開會議室時逕自又踹著桌椅離開會議室....這個事件也就這樣被弭平了,而那個學長也委屈的被安了一個"因感情因素心理受創自盡"的調查結果.....

 

-----------------------------------------------------------------------------------------------------------------------------------------

以下是格友酒鬼所補充的當年頭版

 

 

而偶然的機會google 我朋友"羅大中" 結果看到你的部落格的內容,也讓我了解較接近真實的實際情形。


我和羅是中正預校二年級的同班同學,他當時個頭不高(以後到美國有沒有長高我就不知道了), 眼睛總是炯炯有神,對任何事情都是認真, 尤其對朋友更是熱心的真誠讓我印象深刻。

我和他有段秘密 ,我讀軍校時不學好總是闖禍不守規矩, 有一次被當時中尉連長陳x 給抓到我抽菸,依規定是要開除的, 當天晚上公文還未送出, 羅獨自一人到連長室幫我求情, 跟連長說我這個人若被軍校開除就完蛋了........ 那連長跟他說 : 張(就是在下) 不值得任何人幫他求情....


後來到隔天是當時衛兵跟我說的。

 p.s那連長雖然混蛋但沒說錯,我到三年級下學期還是被開除了.... 哈哈

你說有羅這種朋友你能不感動嗎?

離開軍校後就沒再見過羅了,直到他上了報紙頭條。

不只陸官正61期少了一將官人才,也是國家少了一位棟樑之才。

雖然不認識你, 但是很感激你將他這一段過去的實情給寫出來。

 

報紙最後一段有寫到師部的上校副參謀長找過他,"叮嚀"了幾句話........


希望能為羅的死因給大家有更清楚的認識。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