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022334短篇_暫存


原先住的飯店顯然不能再待,趕緊check out 之後搭車前往曼谷另尋棲身之處。


走在曼谷市區的街道上,腦海不斷浮現飯店櫃檯小姐癱坐在地上時看我的眼神,開始回想當時那位小姐跟我說的話。似乎前後有兩批人馬詢問那封信的事情。因為當時她說,前一批人沒留下聯絡方式。若是指那些西方人,既然在餐廳用餐必定是住宿客,因此一定會留資料,即便資料是假。這麼說,還有另外一群人也想知道信封裡的資訊?


不管了,我心想還有兩天的行程得好好看看曼谷這個奇妙的都市。街上到處可見西方男子左摟右抱泰國女子的情景。西方人果真將泰國當成情色的天堂。


正當我隨意找尋旅館時,對街竟然看到了那三位西方人。心驚之際,他們正好往我這邊看過來。正想他們應該不致於知道我曾經看過那封信吧….忽然一輛公車駛過擋住了我們彼此的視線,公車過了,他們也不見人影。當我本能地回頭一看,天!他們竟然已經過街並且朝我快步走來。顯然他們已經知道些什麼。我開始死命的跑,顧不得還拿著剛買的椰子汁,隨手一丟,立刻攔下停在路邊的計程車,唯一想到的是前往警察局報案。


我用英文向警局的人說明事件原委,發現他們在聽完我說明之後相互竊竊私語,還以為沒有聽懂我的英文,誰知裡面一人用流利的英文向我說明他們並沒有接到任何關於早上飯店發生的事情。


聽了我整個傻眼,看來沒有人相信我。當下我做了決定,取消任何行程立刻回台灣。



抵達曼谷機場,急速前往通關。當海關人員看到我拿出的護照,立刻面有異色,要我等一下。誰知兩個警衛立刻就走過來,要我跟他們到辦公室去一趟,說什麼有話要問我。我當場大聲拒絕,立刻拿起手機聯繫台灣駐曼谷辦事處,跟他們說明情況。正當我想撥電話時,海關人員似乎接到了一通電話,眼睛望向我,不知在說些什麼,掛電話時就立刻示意警衛離開。


帶著滿肚子怒火和疑問搭上回台的班機。為了進出方便我一向習慣坐在靠走道的位置。坐定後發現身邊做了三位裝扮十分相似且奇特的男乘客。從外表可以知道是華人,三位上身都穿著類似繡有東方吉祥物的功夫裝。一位是青龍,一位朱雀,一位白虎。難不成是風水師傅?更詭異的是三位都戴著墨綠色鏡片的眼鏡,看起來像是視障者。


飛機起飛後不久,坐在我旁邊身穿青龍的那位突然側過臉來跟我說:「小姐妳好,希望妳能包涵我們的冒昧,我們想要告知妳一件事。」


「的確很冒昧。有什麼事嗎?」一連串緊迫逼人的詭異遭遇讓我對身邊事物的反應有超乎平常的敏感,火氣也比較大。


「我們知道妳目前身陷險境」


「險境?怎麼說?」顯然我是故作鎮定。


「妳手上可能有一樣可以掌握世界未來動向的重要物品。雖然我們不知道這東西是怎麼到妳手裡的,但我們知道已經有人對妳展開行動 ─ 可能是活捉,甚至可能不惜殺了妳。」


殺了我?他們怎麼知道這些事情?我全身毛骨悚然,卻仍故作無所謂。


「妳可以放心,我們對妳沒有惡意。事實上剛剛在海關是我們疏通後泰方放行的。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這整件事情牽涉範圍不單純。想追捕妳的那些西方人背後是一個私人情報公司,專門為某些西方國家工作。」


真是天方夜譚…我不過是一個平常百姓竟然捲入一個「不單純」的事件?


「我怎麼知道應該相信你們?」


「如果你知道妳手上的東西如何重要就知道東西不能落入那些要追捕妳的人的手中。但我們不能告訴你太多訊息。希望你會考慮將東西交我們保管。我們不會強迫妳。我們會暗中保護妳直到妳願意把東西交出來。」


「保護我?我想我不需要。」我用外套將自己的臉矇起來,不想再繼續對話。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新資料夾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