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261232短篇3

 

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梓翔迫不及待拿起熙之給的筆記本,正要翻開看時,手機又響起。

 

「喂,怎麼樣,裡面寫些什麼啊?怎麼她只給你沒給我?!」手機那頭傳來阿南不滿的聲音。

 

「反正你又沒差。」梓翔心裡滴咕著。阿南這傢伙其實對女生是沒興趣的,所以實在沒有計較的必要。

 

「不管啦,看到什麼好玩的要跟我說喔。怎麼樣,下次約會就把她把起來吧!」

 

「我還沒看啦,不跟你講了,掰。」

 

梓翔沒好氣的掛了電話,然後一邊卻迫不及待翻開那本筆記。翻開第一頁,只見頁面貼著玫瑰花瓣做成的漩渦狀圖案,綴滿深深淺淺的粉紅色和紅色,顯示主人如何具有浪漫的巧思。第二頁開始便是密密麻麻的文字,筆跡工整,與本人氣質相符。

 

5/11

泰國

 

火車來到Ayutthaya已經是晚上11點。眼前的道路在昏暗的燈光裡延展,是否能按圖索驥找到預定的飯店令人懷疑。漆黑寂靜的四周似乎在告訴我這座古城如果鬧鬼也不令人意外。

 

好不容易到了飯店,當然希望不會是住進鬼屋裡。幸好這間飯店望上去頗有五星級的氣勢。門口原本站著的服務生過來幫我拿行李準備check in。這麼晚了,大廳還是有三位外表十分時尚且高雅的西方人坐在沙發上交談。這些人看起來一點都不像自由行的背包客,反倒有點像是仕紳名流。到了房間塞給服務生一點小費後,便累倒在床上。睜開眼,已經看到從窗戶透進來的一束陽光。

 

早餐的buffet十分豐盛。我坐在靠窗的桌上享受這一天的開始。昨天看到的那三位西方人也在隔壁桌用餐。兩位男士,一位女士,今天衣著更是貴氣十足。穿成這樣來逛古城未免有點格格不入吧?他們吃完早餐後便匆匆離去。等我出餐廳時,他們正好在飯店前搭了一部黑色轎車離開飯店。

 

回到房間準備拿隨身背包出門,門前躺著一封信。以為是飯店準備給客人的東西。打開一看,上面寫著我看不懂意思的字「Wat Chaiwatthanaram, 10:00 a.m.」,信上沒有任何署名,因此完全不知道是誰寫給誰的。

 

好奇心驅使下我拿到櫃臺問飯店人員。他們說Wat ChaiwatthanaramAyuttahya歷史公園裡的一座佛寺。10:00 a.m.?或許是一個約定的時間?有誰故意約我嗎?不可能。我心想一定是誰不小心掉了這封信在我房門口,說不定還是情侶之間的秘密遊戲。我把信留在櫃臺後,準備前往歷史公園。

 

Ayutthaya當然是要看著名的Ayutthaya歷史公園。園內面積廣大,處處可見千姿百態的石造佛像與佛塔。聽說是十四世紀泰皇所蓋,但是在18世紀泰國與緬甸的戰爭中被大肆破壞,如今許多處只能看到斷垣殘壁。

 

不知不覺沈醉在佛像的姿態與表情中,一晃眼已經9:50分。心裡不覺掛記著剛剛看到那封信上寫的時間和地點。看了手上的歷史公園地圖,Wat Chaiwatthanaram很好找,就在不遠處。於是我慢步走向Wat Chaiwatthanaram心想或許還可以遇到在那裡癡癡等待情人來到的可憐蟲。

 

巍峨的佛塔矗立眼前,不知誰這麼有情調將這裡當成密會的地點。忽然我看到一個黝黑的泰國男人站在佛塔的門口,似乎在等待什麼。我雞婆地朝他走去,用英文問他:10 o’clock here, right? 接著我跟他說我看到了紙條掉在我的房門口。誰知那個男子拿出一個巴掌大的黑色小盒子塞給我後,立刻揮手示意要我走。

 

我急了,趕緊跟他解釋這是誤會。誰知到他完全不理會,似乎也是聽不懂,迅速騎著嘟嘟車離去。我傻眼了,完全不知所措。這小盒子是密封的,打也打不開,只好先放到背包保管。誰知道這一保管,卻完全讓我這趟旅行,不,或許是整個人生開始變調。

 

回到飯店,櫃臺一位小姐連忙叫住我,說有人回來過,把紙條拿走了。他們的樣子似乎非常焦慮與匆忙。我連忙問說他們是否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櫃臺那位小姐無奈的說沒有。走道電梯口,考慮把那個小盒子拿出寄放到櫃臺時,忽然之前看到的三位西方人從門口匆匆忙忙衝進來,大聲叫囂,聽他們的話似呼是在問櫃臺關於那封信的事情。那封信?會是我撿到的那一封嗎?他們個個目露凶光,前後判若兩人。我急了,正好電梯到,我剛踏進電梯,看到更可怕的一幕。那個金髮女子竟然拿出手槍對著櫃臺…..

 

我嚇得趕緊躲進房間。發覺大事不妙。拿出槍來要東西,絕非善類。會是要我手上這個盒子嗎?如果是的話我豈不慘了。如果這個東西這麼重要,幹嘛叫一個連英文都聽不懂的泰國人負責接洽?心裡一片混亂的時候,聽到了警車的聲音,飯店門外人聲喧嘩。我趕緊下樓看情況。大廳到處是警察和圍觀的人群。櫃臺小姐嚇得臉色發白,整個人坐在櫃臺旁的地上。當她的臉朝我看來時,那種無助與哀求的眼神讓我不寒而慄。

 

那三位西方人已經離開。但誰知道事情並沒有這樣結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新資料夾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