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110114閱讀林清玄

第一次喜歡林清玄的作品是國中時期的事。

那時成天在聯考的壓力下,競爭氣氛濃厚,白天幾乎不得喘息。夜靜,總愛拿起林清玄的菩提系列,細細品味佛經經句在他筆下閃耀的美。

拈花菩提、紅塵菩提、寶瓶菩提,一本本清涼優美,是我當時唯一的心靈補品,伴我平靜度過那段風雨交加的日子。

也許是因樂於沈浸菩提法音之中,年少的我沒有青春思春之苦,沒有太多的惆悵思緒。只有佛菩薩的慈悲大願令我心嚮往之。

然而,高中進入了熱血青年時期,儒家思想一度感動了我。誰知輾轉接著進入了新興宗教的門下,一待就是七年。

修行修行,越修越不行。當修行成了一種壓力,初心與感動便消失殆盡。於是選擇離開,重入紅塵,卻走向另一種極端。

而今,面臨論文寫作壓力,再次看見林清玄的作品,欣見其風格的蛻變,亦使我憶起往日浸淫法喜的歲月。

蛻變,在於少了引經據典,但字裡行間更見世間有情,萬物說法的驚嘆。

頓時,束縛的心脫落了繁重的枷鎖,唯願佛心相映,一片光明。

於是,又有了面對生活壓力的勇氣,也更懂得溫柔,更懂得幸福。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新資料夾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