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2211930假髮男

王先生是個假髮男,原本這個秘密只有他的至親好友知道。

 

前年上演的「撕髮」危機事件,別人看笑話,但看在王先生眼裡卻是既緊張又恐懼。因此,他深切知道「撕髮」事件當事人的痛苦,如該當事人所說的,這就像是被強暴一樣。

 

記得上次公司出遊,一位女同事正好坐在他的後座,突然發瘋似的從後面把玩他的頭,他尖叫一聲,連忙用手護住即將掉下的假髮,起身躲到車身中間的階梯下整理,讓大夥覺得莫名其妙。

 

真的,遭撕髮或被動掉髮的可能性都讓王先生每天心驚膽顫。有一次王先生和家人逛日本大阪城,城門前一條直通通的大馬路,兩旁行人道種植著松樹。正與家人開心聊天的王先生忽然覺得頭上一陣涼,回頭一看,一頂黑色的頭髮就躺在地上。顯然是針狀的松葉搞的鬼。所幸四周除了家人之外沒有其他觀光客,王先生趕緊將頭髮裝回。

同行的阿姨為了化解尷尬,於是安慰他說,上次到加拿大觀光時也有同樣慘痛經驗。旅行團一行人在加拿大森林騎馬,然而正當她騎得忘我,享受策馬入林的樂趣時,假髮竟然勾掛在樹上,害得她得請導遊幫她取下。不過顯然這段話對王先生並無安慰作用,想到阿姨那頭挑染金色的假髮晃啊晃的,在樹林內灑進的陽光下閃閃發光,更令他一路忐忑不安。

 

最糗的一次應該是王先生受洗為基督徒當天。該教會特殊之處在於堅守浸水裡,也就是由牧師按手禱告後,信徒必須全身仰臥躺在河裡。王先生深知假髮遭受空前危機,因此當天受洗前只得老實跟牧師說假髮的問題。誰知牧師以為他開玩笑,一派輕鬆的說,沒關係,就讓假髮隨著罪流走吧。

 

人說「一語成讖」應該就是這樣吧。當牧師按手禱告完,將王先生壓到水下再浮上來時,王先生頓時覺得頭上一陣清涼。難道是神的恩雨降臨嗎?顯然不是。只見一朵海葵狀的黑色物體在河流裡漂啊漂….只見牧師鎮靜的撈起河裡的假髮,拍在王先生頭上,當場那陣死寂般的安靜,彷彿是無聲勝有聲的原子彈爆炸,橫屍遍野。

 

王先生是個假髮男,現在這個秘密似乎有越來越多人知道。「路上竊竊私語的人,是不是都在偷笑我不自然的假髮?他們都知道了嗎?」王先生害怕的想著。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新資料夾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