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2220行走在城市

隨著湧動的人流、車流,來到這熟悉而又陌生的蘭州這座城市。看那高樓林立、店舖繁多、車水馬龍的繁華街市,以及那些臉上掛著自信、穿著時髦、步履匆匆的身影,還有那修剪整齊的花草樹木,都沉浸在一片喧鬧之中。午後的城市上空,飄起零零星星的小雨,把街道灑得濕漉漉的,風景樹、廣告牌、路標等好像剛剛洗完澡,色彩艷麗了起來,顯得非常新穎,好像在和行走的美麗女人們比靚麗。信步於行人的中間,思緒便回到許多年以前,那年少輕狂、心比天高卻不知偌大一座城市而何處是我安身之所的窘迫之形浮於眼前。二十多年前,剛剛畢業的我和幾個同學首次來到這座城市,把生活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這裡。那時,信息還沒有現在這麼發達,手拿的那個中專畢業文憑引不起用人單位的興趣,在省城舉目無親,一切都得從零開始。為了首先解決吃飯問題,在一個老鄉的介紹下,我們幾個成了一個搶修受損鐵路工隊的工人,有的鐵路路基受損的地方因交通不便,便用竹筐這種最原始的工具抬沙土和礫石,遇到工作量大的塌方,有時一連幾天幾夜不睡覺,一有空閒,幾秒鐘就可能坐著進入夢鄉。那時,火車的電氣化程度還不高,大部分火車是用蒸汽帶動的,有時,我們坐在剛搶修好的鐵道旁喘息,那些開火車的司機便會隨著汽笛的鳴叫,把一股蒸汽像用高壓龍頭般給我們噴過來,蒸汽攜帶著地上的泥土,弄得我們滿身滿臉的泥水,真是狼狽不堪,而那幸災樂禍的司機卻把頭伸出窗外,得意洋洋地欣賞我們落湯雞般的滑稽模樣。晚上睡在火車道旁邊不遠處臨時搭建的簡易帳篷內,半夜呼嘯而過的“匡堂”聲震的地動山搖,多少次在驚悚中倉惶而起,咚咚的心跳聲似乎比火車的聲音還要重。到後來,我便到郊區去幫助別人栽松樹,每天扛著鐵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整天就是挖坑、栽樹、澆水什麼的,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林工。因為勞動繁重,穿的鞋子破得露出了腳趾頭,平時很少上街,上了街,別人便會投來看乞丐似的目光。再到後來,我便去了一個生產電焊條的工業企業,什麼球磨啊、拉絲啊、裝箱啊、發貨啊的事情我都幹過,這個企業的條件還不錯,上班、吃飯、睡覺、洗澡都按時比較正常,至少感覺人的生命有保障。最後,終因感覺在這個城市難以立足而被淘汰出局,終究成了這黃河鐵橋畔一段令人難以忘記的、自我嘲諷的回憶。而如今,當年同來的有幾個同學則通過自己的艱辛努力終於留在了這座省會城市,買了樓房安了家,而像我這等缺乏開創精神、沒有出息的人則回到了家鄉,回到

(繼續閱讀)

201204302115憶朋友

以前,我是有過不少朋友的。現在,我的內心是一片淒涼。我不知道,到底是他們已經忘記了我,還是我拋棄了他們?想小時,我們一塊長大,一塊做遊戲,如今,我們形同陌路。難道就是因為我有了一份吃皇糧的工作?想少年,我們歡天喜地,談理想,談未來,那是何等的暢快。可如今,我們記憶存封,友情不在。難道就是因為所謂差別的自尊?想青年,我關懷他們可以說無微不至,因為我總想我是哥哥。既然是哥哥,就得有個哥哥的樣子。可如今,弟弟忘記了哥哥是誰。一請不到,二請不來。難道就是怕花自己的幾個小錢?想中年 ,想老年……我現在什麼都不敢想。我真的不知道,到我年老躺在椅子上靜想往事的時候,還有幾人能想起我。我可是從來都不願意虧待他們的。我記得我看過《少年閏土》,那時候我很不解:閏土長大後為什麼叫他的小時好朋友魯迅為“老爺”,我現在終於明白,“老爺”是不存在了,可是,人還是有三、六、九等的。這就是現實。人心隨緣吧。且讓它就隨緣聚緣散。有些東西本來就無法強求。該忘記的就讓它忘記吧,這正如我路過的人。我的內心是一片淒涼。Dave's Blog |星空無限的BLOG | 安意如大海 |吳厚斌的BLOG | 母子畫卷 綻放親情 |傳媒老王(志勇)的BLOG | 星座古易方 |天使寶貝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30613來年九月,與你相約

書桌上,擺著我的卡通檯曆。隨手翻開新的一月,卻幾朵雪花闖入了眼簾,綻出一絲涼意,攜著冬日的氣息。才猛然間發現,原來,今歲秋天,已是暮年。早上出門的時候,只聽見,一陣不期而至的寒風在樹枝間轉了個圈,又大呼小叫地跑遠。我似乎多日未曾出門了,日日在家中沐浴著暖陽,便漸漸遺失了秋的模樣。點點陽光透過薄薄的晨曦,在枝枝葉葉間流連,投下光與影的旋律,斑駁了秋天的記憶。初秋時還略帶青綠的梧桐,經幾番冷雨來襲,就再也撐不住了,滿地落葉,似是聲聲歎息,瑟瑟地匍匐在它腳下,等待著下一個輪迴。順著家門前那條林蔭道,我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跟我一樣,走入一片秋葉飄搖,走入一片冷風呼嘯,向著那些看不清的迷茫,不知會有誰等在遠方。秋風過,吹動一樹流年輕舞,不知歸處,只兀自舞出一縷孤獨。我從未如此清晰地感受過秋的存在,而年年的秋天,它不會為任何人等待,再不似從前的,只是我漸行漸遠的情懷。許是從前,我的腳步太過匆忙,有許多事,還來不及回想,便已成了一去不復返的過往。也就總是不經意地錯過,枝頭那朵金絲菊的高唱,腳下那些落葉輕吟的憂傷。也就看不見,激昂背後,總有惆悵,流年過處,都是滄桑……水一樣的時光,靜靜淌在我的髮絲間,衣襟上,就這樣悄悄地流走,流走了我生命的十九個秋。而秋天年年再回,回不來的是我已逝的年年歲歲。透過那些不得已的追逐,我發現,其實我什麼都不想要。我只想靜靜依偎於陽光的溫暖,在那些煙水迷離的字裡行間,細數流年。看秋月春風來了又走,聽屋簷上的夏雨婉轉歌喉。也許不會有人懂得,在這個秋天,我用心寫下的文字就是我今生最美的歌。有它相守,我的心,就永遠不會寂寞。秋天裡這一場沉醉,讓我憔悴讓我疲憊,卻從不曾後悔。路旁的梧桐樹啊,還在不眠不休地揮著手,跟我一樣,目送著今歲遠去的秋。秋,我看著你的背影,卻抓不住你的尾巴,只有幾滴秋雨,順著我稚嫩的筆尖滑下,似是你惜別的淚啊,將幾點秋心,渲染成我夢裡最美的水墨畫。來年,月光灑下一地寒霜的時候,秋,我還在原地守候,等你回眸。等著你的天高雲淡,等著你鉛華不染,等著你的一片愁心沿著歲月的脈絡蔓延,等著你霜林裡羞紅的笑靨,醉倒在夕陽的臂彎……來年九月,再與你相約,相約,那個輕舞飛揚的季節……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