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47尋常生活中的爆笑事兒

1、幫同事去找訂婚宴酒席的飯店,餐館經理跟我要了新郎的名字,我很奇怪,為什麼經理只要新郎的名字,而沒有要新娘的名字,就問經理,經理笑了笑:很多時候碰到結婚筵席那天,新娘名字會臨時變更的情況、、、2、A:“聽說你有情人?”B:“多著呢!”A:“切,我怎麼沒見過!”B:“上次老闆要開除我,不是來了那麼多人替我求情麼?”3、某君外號“一根筋”,什麼事都較真。一外地人向他問路:“師傅,到郵局的路怎麼走?”他說:“一直往前他走,然後過橋,大橋30米長,然後向右拐就到了。”當外地人正在橋上走的時候,他氣喘吁吁地追上來:“還好,我來得很及時,剛才我笑話說錯了,大橋40米長,真的走30米就拐,你會掉河裡的。”4、昨天聽朋友說的,假如你去蹦極落到一半時發現繩子斷了,要是只能喊兩個字你會喊什麼。答案很多,大部分答的“我靠”,“媽呀”,“媽媽”,朋友讓人振奮的回了倆字“變身”!!!

(繼續閱讀)

201304101229傷了你,痛了我……

從不認為自己是好人,一直都這樣想,而有人說我是好人,是很好的人!我想只有你是有資格這樣說的吧。而別人除了說我冷血,傲慢之外再無其他,我怎會不清楚,我除了無言以對也再無任何的辯解。我就是這樣一個人,感性與理性並存一身的一個遊蕩在網絡之上的女人!只是我無愧於心,對你,對他們都是…從來都覺得自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所以總是果斷的決定著網絡上的一些人的去留;從來都覺得自己可以讓自己活得很快樂,所以從不過分的眷戀某個人的離去;從來都覺得自己不會顧影自憐,所以不管內心如何的糾結我總是在現實中微揚著頭生活;從來都覺得自己不是歹毒之人,可我還是失去了應有的理智,當那些尖刺般的字從指尖流出,我知道我在把自己往絕路上逼,而這不是我的一貫作風,我不清楚我在跟誰較勁或是什麼,固執地難為著你,也在折磨著自己!而你不會懂,我沒有變,是你在慢慢的變…也許,你從不懂我…剛開始的時候,你總是擔心的說:喜歡聽你的聲音,我忙得不在的時候你無聊怎麼辦?那時候每天總會收到你的幾條短信,字不多,基本不會超過十個字,但是我依然很開心,晚上總能在固定的時間看到你的頭像閃動。後來,失戀的陰影過去,你工作忙得再沒了短信,發短信打電話的是我,收到回復短信,或是聽到你帶笑的聲音,我依然踏實開心,晚上總能看到你的頭像按時亮起。後來的後來,你說:感覺你像姐姐多點,你不會生氣吧?我說生氣什麼呀,我還是開心的想著你。我是個頭腦簡單的人,我要的不多!你能讓我的心境就此明亮,這就夠了。你的頭像照舊亮起,只是你總說:好累了,不想說話。偶爾我們還是會熱聊那麼一小會,你甚至在某個晚上感歎著說:人都是需要靈魂的…我還暗自得意了好一陣……再後來,經過了種種的事,你說:感覺你就是我親姐姐。我知道我配得上這個稱呼,看著你離開狀態的頭像,即使不說話我依然平靜著!因為沒有誰會不理親姐姐的,不管發生什麼事。你總在回家之後我找你的時候,應付幾句就說:我想看電影了。我無語且依然平靜。再後來的後來,你不再按時上線了,看著那好似不會再亮起的頭像,我總是在發呆,所有的平靜踏實就此被你一一打破了。最後,我終於看不到你亮起的頭像了,我不知道你在躲避我還是別人,只是我開始焦慮不安,恍然無助……直至無法抑制的想要決裂…而你的無動於衷讓我無

(繼續閱讀)

201205040951思念,輕舞飛揚

今夜,期盼已久的雨終於落下來了。雖不酣暢淋漓,卻也潤人心扉。隆隆的雷聲,偶爾劃過的閃電,簷下滴答,難道這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嗎?雨越下越大,窗外傳來的聲音由“沙沙”轉為了“嘩嘩”。屏息,聽一曲夜雨的歡歌,在夜雨中沉醉綿綿心事。關上燈,佇立窗前,藉著昏黃的街燈,看雨點兒在路面歡快的跳躍。輕嗅過往,悵然若失。那朵塵世裡開出來的花,搖曳在夜的深處,被雨滋潤著,愈發的清麗脫俗。印在眸子裡,旋即升騰起一層水霧,朦朧了雙眼。有些人,有些事,入得心來,就再也無力驅逐,任其在心間氾濫,直至憂傷成海。注定相遇,又注定分離,再見時已是恍若隔世。染一世繾綣纏綿,絕紅塵萬般愛戀。畫地為牢,鎖心為城,我在我的城堡守著憂傷,看盡大千世界繁華似錦,落寞成歌。愛,是最柔弱的堅強。被愛,是最近的遙遠。字裡行間散落的思念,在歲月中飄蕩成風,頻頻吹動我輕柔的心,讓早已塵封的往事又上眉頭。穿越千年,你的聲音仍然如此清晰,隨雨聲縈繞耳邊。恍惚中,又見到你,憔悴的顏容,令人心疼不已。曾經固執的不說再見,因為再見就是再也不見了。然而,時光旁若無人的捲走一切,奔湧向前。還是離散了,曾經執手相握的人,漸行漸遠,消失在茫茫人海。一個人躲在角落裡,盈盈淚落,為了誰,早已模糊。承載歲月的沉重,釋放惆悵心緒。落盡閒愁,飄灑千年的孤獨。清涼的風穿窗而入,一縷融合著泥土、植被、花香的味道在屋內瀰漫開來。塵世的紛雜,剎那間消散的無影無蹤,生命重歸最初的寧靜。聽雨入眠,枕詩入夢。舊香消散,香盡時,添香入夢,夢中暗香盈袖。不說留戀,自安然,寂寥處,思念輕舞飛揚……

(繼續閱讀)

201204271926故鄉的家園

八七年的一個秋日,他離開故鄉,入住省城,開始了城居生活。當時的省城,街路上機動車較少,自行車特多。每當上下班時分,道路上便湧起自行車的“潮流”。下班玲聲響了,他投身於潮流之中。身在“潮中”,心卻飛向了市場,盤算著晚餐做點什麼。茄子好貴,豆角也不便宜,還是買個大頭菜吧。來城市三年了,可每當他走進居屋時,總覺得像是走錯了家門。一套居室,兩戶居住,十幾米的臥室,擺了兩張雙人床。這樣的空間,說家可以,但一點園的味道也沒有。窗外的路燈暗了,可這“晚潮”尚未流盡,不時地傳來稀稀拉拉的車鈴聲。他躺在床上,好似寄宿,一種濃烈的思緒,將他帶回到故鄉的家中。蒲河岸邊,一棟三間瓦房,房子四周有一畝多園田,園田周圍是綠樹圍牆,這才是他的家。在這個家中,他渡過了豐碩的歲月,留下了美好的記憶。爸爸天生愛花,房前的一片土地由他直轄。每當春風吹來的時候,爸爸的春耕開始了。夾圍欄、松土地,施糞肥,搞設計,幾道工序完備後,便開始了一年一度的播種或栽秧。花園雖小,但很有特色,顏色深淺搭配,秧苗高低錯落,淡季不淡,有香有色。黃玫瑰是個急性子,春天一到,便搶先發芽,不等綠葉長大,枝頭便結滿了花蕾,不出幾天,花蕾綻開,滿樹一片金黃。走到樹下,艷麗映人,花香沁肺,美在心中。幾天之後,其他的花兒陸續展開笑顏,紅玫瑰紅得像燃燒的火,芍葯花鮮得似彩霞,美人蕉那寬大的綠葉展現出熱帶風貌,地瓜花那圓圓的臉盤代表著北方風情。待到中秋時分,美麗的菊花一展英姿,稱霸花壇,蔚為壯觀。弟弟喜歡種樹,房前屋後栽種了十幾株果樹。有桃、杏、棗、李子、葡萄等,一年四季除冬季外,均可吃到鮮果。農曆五月初,櫻桃紅滿樹,閒暇之時,走到樹下,邊摘邊吃,別有一番情趣。杏子熟了,黃橙橙的掛在樹上,手扶樹幹用力一晃,熟透的杏子幾乎同時落到地上。桃子像顆心,最宜送親人。當年,他將最大的桃子送給了她,從此他們甜蜜至今。白露過後,葡萄染成了紫色,青棗開始變紅。一天,他拿根木棍,來到棗樹下,看準一顆大棗,舉棍便打,不想一個蛘砬子掉到胸前,蟄得他火燒火燎。說起來真怪,爾後胸前竟長出了蛘砬子那樣的疤痕。農家不需市場,吃菜隨手便摘。不過春日裡青黃不接,很是清苦,只好換塊豆腐,或生盆豆芽,否則就只有鹹芋瓜頭了。夏日一到,院子裡的菜便吃不敗。每天餐桌上,都擺放著幾盤鮮菜和幾碗熟菜。實在吃不過來

(繼續閱讀)

201204222216故鄉

故鄉在我心中是那樣的親切,那樣的可愛,那樣的厚重。2003年秋季,那天是我出遠門第五個年頭首次回家的日子。當時,還沒有開通梅河高速公路,乘撘家鄉的直達班車,下午五點發車要次日凌晨四點鐘左右才能到家。那一夜,大約三點鐘左右,臥鋪車到了大埔古野沿河公路,在朦朧的月光和燈光下,透過車窗,我第一眼看到滔滔的韓江水,成片的竹林和雪白的沙灘,內心激動和喜悅的心情好像雀躍一般,無法言喻。久違的故鄉,我終於又回來了。我土生土長在鄉下,小學五年是在我們村的連塘小學唸書,中學五年是在高陂中學唸書,八歲入學讀書,十八歲便高中畢業。81年高中畢業,恰逢改革開放之初,也正是我們這一輩人踏出校門走向社會和改革開放共同成長的年代。在家鄉幾十年的時間,不離不棄,固守家園,我親歷了家鄉所有的發展和變化 ,對家鄉的熱愛和感情十分深厚至今無法改變。八十年代初期,高陂鎮曾經是大埔縣經濟、文化重鎮。我的家地處高陂鎮邊緣,地理位置和環境十分有利於我們發展個體戶經濟,那個時候的我們受到金錢和物質的引誘,走出校門後義無反顧地投身到改革開放的大潮之中。當時,流行這樣一句話,男人百業好隨身。比如修表、裁縫、木工、建築都是十分盛行的行業,於是我便選擇了修理鐘錶的行業。也許是愛好和興趣不夠濃厚,學習修理和從事經營僅僅只有一年的時間我便放棄了。83年我跟隨父親到陂寨供銷站從事承包經營一年,84年回到自已家興辦日用彩瓷廠,88年轉型為工藝彩瓷,主要生產經營出口工藝陶瓷;直到97年香港回歸後,生意日益慘淡,賒銷欠帳嚴重,債台高築,經濟每況而下,對自已鍾愛的事業失去信心,甚至對家鄉的前途和命運產生懷疑。曾經努力,也曾經付出,摸爬滾打十幾年竟然如此的結局。唉!生活的負重,債務的壓力,使我喘不過氣來。然而,生活依然要繼續。為了生活,為了生計,為了更好地實現自己的理想和抱負,我毅然決然闖出鄉關,告別堅守了34年的故土,離開家鄉,離開父母,離開孩子,踏上了廣州之路。感歎的是:中年的出家啊,多的是離愁少的是歡笑。2005年後,我們全家定居廣州。而後的06年,07年,08年每年的正月十五我們全家都會回鄉下拜祖和探親。幾十年來,我土生土長於鄉下,鄉音、鄉情所有關於家鄉的東西,始終使我關注和懷念。所以說,遊子和故鄉永遠都在回歸和放逐之間。說到這裡使我想起讀初中時作家秦牧的文章的一句話:“野人懷土,小草戀山”。這正是

(繼續閱讀)

201204100832記憶中,那絲絲月光……

中秋節,漫步於樓房林立的校園,心中被這世界的喧囂壓迫著,煩躁著,內心充滿的是對這個城市無比的厭倦與悲辛。  四周被高樓包圍著,只有你仰頭上望時才可看到一方灰暗的天空。城市的天空是最沒味的。比之鄉村,少了一份深邃,少了一份沉思;比之山林,又少了一份淒清,一絲神秘。如果把天空比作少婦,那麼城市的天空被長期反鎖深閨,沒有思想,沒有深度;而鄉村的天空該是一個成熟的少婦,在經歷生活的閱歷這後,多了深刻的內涵;山林中的天空卻真正成了被生活折磨的少婦,面容淒清,讓人產生一種震撼美。但淒清總歸使人悲哀,所以,鄉村的天空應該是最美的。  當然,天空中是不能少了一輪月亮的,孤月輪也罷,群星捧月也罷。但現在,我卻不能看到月亮,也許被樓房擋住了吧!於是,迫於理想中的明月的召喚,我盡量去尋找,偶爾看到一個發出強烈白光的圓輪,正當你以為找到了鄉村中的明月,一顆驚喜的心就要跳出時,卻馬上被下面傳出的轟鳴聲迫回原地。是了,那是工地上的探照鎂燈。然後當你失望地把目光移回別處時,卻看到一個很高的路燈發出昏黃的光,在燈光叢中,他沒有什麼特別,那就是城市的月兒了,月光無力地穿過混濁的空氣,向我們訴說著人類文明的結果。  小時的中秋是在鄉村老家過的。所以對那一個個令人難忘夜晚的天空感觸頗深,尤其是今夜,漫步於城市時,記憶中的月夜便分外明爽了。  每值中秋之夜,在自己院子裡擺上一張桌子,最好是那種矮腳桌,放上幾樣水果,當然不能少了月餅。水果以葡萄為佳,尤其是綠色的葡萄;而月餅則要淡淡的,那種過甜的月餅在賞月時是不合適的,會使如玉的月色打上一個折扣。等月光灑下來,整個院子裹在一片清幽中時,便是全家圍坐賞月的時候了。  爺爺開始總是說:「大家都別說話,感受一下這月光。」爺爺有些聾了,但他總對我們說他能聽到月光的流動。小時每次都付諸一笑,還笑爺爺耳朵有毛病,但現在想來,爺爺卻是最敏感的人了,只有他能感覺到月光灑照在身上的感覺並把它準確地描繪出來。流動,真地,我再也不能找到比這更恰當的詞語了。直到現在,腦海中還深刻著那月光的銀輝,彷彿還能感受到它在緩緩地流過身體——更流過我的靈魂,把我煩亂的心滌靜、滌清……  鄉下的中秋之夜,絕對少不了剛從地裡摘回的青豆,當媽媽把還帶有土地清香的青豆端上桌時,我總是拿一個青豆,放在鼻前,深吸一口氣,享受著它新鮮的芳香,每次我都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