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091809在愛裡要常自省,從自己的內部看——鄧惠文《直說無妨》

在愛裡要常自省,從自己的內部看——鄧惠文《直說無妨》
文/ 萬金油 (OKAPI 專訪《直說無妨》作者鄧惠文)

「沒理由,相戀可以沒有暗湧。」流行歌是這樣唱的,鄧惠文也是這樣說:「愛情從來不是那麼簡單。」和一般談論兩性愛情書籍不同,鄧惠文的新書《直說無妨》談的兩性議題,切入的方式帶有精神分析的味道:「有人問我愛情占人生的百分比有多少?我覺得百分之九十九都跟愛情有關,一個人談戀愛,跟自己的成長背景、性格都脫不了關係。」

鄧惠文也是開業的心理醫師,她有位個案與妻子相吵,常吵到一半就突然沉默,妻子為止惱怒不己,經諮商後,發現個案由於有個控制慾很強的母親,每天會檢察他的生活細節,他因此習慣掩飾自我的感受,而這樣的習慣又不自覺複製到兩性關係裡,一遇到爭吵便躲到自己的世界裡拒絕溝通。

書中也提到,在愛情中不自覺陷入「比較」情結的人,通常也和童年成長有關,比如,害怕父母比較喜歡哪個小孩,而自己被拼除在外……鄧惠文說,「愛情裡有太多的自我、太多的拉扯,它不像親情那樣平順,如果說我的書跟一般的兩性書有什麼不一樣的話,我覺得是,我常要讀者自省,從自己的內部看。」或許,與你終身糾纏的並不是眼前這位與你上輩子相欠債的怨偶,而是自我的個性缺陷。

愛情不僅是自我的性格缺陷,也還是一場美麗話術,書中羅列許多男人、女人說話應對的潛規則。有時候,女人問「瞎問題」打探男人間的men’s talk,只是為了跟你分享生活,想讓彼此更瞭解對方。當女人問「你想我嗎?」背後代表的是「我們來溝通吧,來談心」;而當男人碎碎念的時候,有時可能是「藉由這樣的方式來掩飾自己的需求」,也有可能是「透過這種方式跟自己講話,不斷地重複講,有助於釐清自己的想法。」

不只平凡的愛情暗藏洶湧,鄧惠文解析畸零愛情也有獨到見解,書中提到,「和外遇的人交往會產生一種很弔詭的安全感。萬一這一段感情沒有結果或分手收場,都不是因為不再愛了,而是因為相見恨晚。」她還提到日前,有位男子在報紙頭版刊登「限貌美處女」的徵妻廣告,很多人認為這是物化女性,因而感到憤怒,鄧惠文則說,「我只看到一個失意的男子,現在的台灣女性看到這樣的廣告,不再覺得被羞辱了,反而覺得這個男的很可笑,很可憐,會一笑置之,台灣的女性已經會以另一個高度來看這樣的事了。」

愛情擺脫不了性別,便也擺脫不了「性別政治」的爭議。書中建議,女性若是遇到保守的男性,切勿在公開場合對他做出太多親密動作。這像是繞了一個彎再重新鞏固性別刻板印象,鄧惠文解釋,「傳統性別觀念不認為女生要主動追男生,書中那段話,其實是要講,妳主動追男生的話,要先了解現實狀況再行動。妳要有一個反轉的策略,但又不得不去面對男女兩性的差異現況。」在這個性別平權成為顯學的年代,兩性關係交織出的性別權力互動,其實是更複雜,在這樣的「浪漫愛」關係中,女性的角色既是主動也是被動。

寫了數本談論愛情關係的鄧惠文,在《直說無妨》中用最多的字眼是「往往」、「通常」,也常會有第一段寫一寫,後面就說「這也不是所有的狀況都適用」的句子,她說,「我最怕的是讀者拿著書按表操作,僵化執行,每個人的問題都有其獨特性,尤其是愛情,很難有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法則,但我盡量在這些多變的例子裡,找到一個稍具共通性的原則。」

她常接到讀者對愛情的提問:「我寫專欄、上節目常被要求5分鐘要講一個很難的問題的解答,這本書大部分是這樣的情況下,找到某種說話的位子,不要完全沒有個人的彈性,也盡量講出一點原則。」為何大家總愛提問愛情?「因為愛情問題比較急迫,你跟爸媽處不好二十幾年,可是她還是你媽,他還是你爸,不會跑。但情人不同,你跟他處不好,他可以下一刻就去找別人了。」

愛情既是充滿我們大部分的生活,也是一道急迫又複雜的難題,鄧惠文說,「活的愛情像是一盆活的植物,每天看都有不一樣的地方,不過你不能因為急著想瞭解對方,拿手術刀把對方剖開,你雖然看清楚對方了,但對方也死了。」

 

004自序

我們可以非常接近

018神奇的愛情策略
光靠說話就能贏得異性的好感?

024傾聽與眼神 
說話時該直視對方的眼睛嗎?

028以結婚為前提來交往?
「以結婚為前提來交往」可能是女人的一種悲劇?

032男人不該問的問題
該對男人供出昔日戀情嗎?

034為什麼沒有安全感?
有自信的人不一定擁有安全感?

040渾身上下都是地雷的人
如何判斷自己有沒有安全感?

044愛上大胸女
男人只愛大胸部的女人?

048到底是誰的錯?
為什麼女人習慣把錯往身上攬?

052紅豆餅的感覺
男人與女人總是雞同鴨講?

058在咖啡店大哭的女人
莫名其妙生氣時,怎麼辦?

064咖啡與茶的微妙戰爭
付出一定要獲得回饋嗎?

068為什麼別的女人總有男人為她做牛做馬?
如何讓對方心甘情願地做牛做馬?

愛只是一種感覺

074內在伴侶
為什麼總被同一類型男人所吸引?

076年長男就比較成熟嗎?
年紀較長的男人就比較成熟嗎?

082愛上年長男
男人最適合結婚的年齡是四十歲?

086愛上不優男
為什麼愛上條件比自己差很多的男人?

090愛上超優男
需要改變自己以求討好男友的父母嗎?

094愛上花心男
對花心男毫無抵抗力?

100愛上大男人
缺乏父愛的女人,容易迷戀大男人?

102愛上小男人
強勢大女人愛上弱勢小男人?

106愛上失婚男
母親的個性,讓女兒無意識中選擇了辛苦的情路?

110愛上癡狂男
什麼是掌控欲,什麼是愛?

114愛上疑心男
為什麼女人上心靈成長課程,男人會緊張?

118調教系男人
什麼樣的男人酷愛當女人的心靈導師?

122沒電視機的男人
為什麼女人習慣把男人想得很可憐呢?

分手也要快樂

126典型的怨偶組合
妳和他注定成為怨偶,而且永遠分不開?

132分手時該說實話嗎?
為什麼分手時總會說出很瞎的話?

136愛情復仇者 
誰想成為愛情復仇者?

144餵毒式的溫柔 
分手之後能不能繼續當朋友?

148比得兔的故事
老是沉溺於無法挽回的關係?

152挺身而出當壞人
不願意成為壞人,就無法順利分手?

156先發制人的愛情遊戲
明明很愛對方,卻先甩掉對方?

158女人不該只是一碗牛肉麵 
死守糟糕的關係是最浪費生命的事?

相愛是緣分,相處是智慧

164保持個體距離
只想跟對方徹底融合,有錯嗎?

166事與願違的真相
越想讓婚姻完美,越容易嫁給不理想的男人?

168我只是在服務
想當大女人又想當小女人,造成婚姻問題?

172忙著打蟑螂不如把家掃乾淨
為什麼老公外遇時,太太總是指責小三?

176妳真的沒有那麼偉大!
女人習慣將婚姻的錯誤歸咎於自己?

180反正我就是爛人!
外遇的老公都不想修補夫妻關係嗎?

184以德報怨的悲劇
夫妻之間需要適時地表達憤怒?

186面子最重要?
婚姻越糟越容易離婚嗎?

192複製父母的失敗經驗 
童年陰影與會影響婚姻嗎?

198來自暴力家庭的小孩
來自暴力家庭的孩子,無法學習情緒管理?

202當爸爸外遇離家
老爸外遇離家時,對女兒的影響比兒子還大?

206斷腳椅
離婚之後,不該阻止媽媽探視小孩?

210婆媳問題中的男人角色
婆媳問題往往來自親子問題?

212無論如何都要談戀愛!
小孩想談戀愛,父母擋得住嗎?

218後記

在電視節目《非關命運》裡看見的鄧惠文,談話總是邏輯中富含條理、親和不失體貼地解析來賓們千奇百怪的疑難雜症,其冷靜與感性兼具的態度,彷彿再怎麼聳人聽聞的遭遇,對她都早已是見怪不怪的家常便飯;也不免讓人心生欽羨地想:成熟理智如她,一旦談起戀愛,不管遇上什麼問題,應該也都能像她建議他人那般輕鬆俐落地迎刃而解吧?

非常關係
非常關係

「我是那種從鬼門關裡翻過好幾次的人,不管是對感情或是對人都一樣,」鄧惠文笑笑地帶過這個問題,「我笨的時候比人更笨,如果再來一次,搞不好我還是一樣笨。」

嘲弄自己在關係裡「笨過其他人」的鄧惠文,身為精神科醫師與心理治療師,在其專業醫學領域上,面對著一個又一個在痛苦關係中翻攪的個案,有時候感同身受,有時候沉重無力,更多時候,她看見的是人們對關係認知的誤解。「個案最常來諮商的內容,無非是『為什麼我遵照了傳統的、正確的觀念,但我的關係卻還是不順利?』」──舉凡「我一心一意地付出,對方為什麼不知感恩?」「我對他那麼好,他為什麼要拋棄我?」這些問題,都是人們在愛裡面反覆地詢問別人、反問自己,甚至詰問對方的鬱悶,也是鄧惠文最常聽見的困惑。

「每個人在對關係產生迷惑的當口,總覺得不是對方不正常,就是自己不正常。」似乎唯有如此,才能心平氣和地接受對方決定離去、或是愛上別人的事實。「但每段關係都有它『非常態』的地方,都有與我們預想不一樣的非常時期。」鄧惠文感嘆道,在我們成長過程中,對關係複雜面的訓練以及對情感處理的教育,著實少得可憐;甚至我們只懂得禮義廉恥、忠誠責任、用心付出必然會有好結果等價值觀。可是,把這些道理放到在關係上,不但不適用,甚至會帶來更難掙脫的泥沼。鄧惠文解釋,關係本身是一種人性的反映,既是人性,就沒有所謂的對錯、應該與正常,而需要以非常的、不一樣的開放心胸來理解。

但因為「愛」有說不清的特殊性,我們總是用矛盾的標準在行事──明明知道要用腦思考,臨到頭來卻往往只讓心來主導,造就了莽撞的局面。每個人都說要勇敢追求愛情,以此為人生第一要務。「但我認為最需要的不是勇敢,而是謙卑。」所謂的謙卑不是要自己事事妥協、委曲求全,而是我們都必須承認,在愛裡面,自己可能會犯錯──我們可能會看錯、會做錯、會感覺錯;我有可能不瞭解別人,更有可能不瞭解自己。「如果缺少這種謙卑,談起戀愛很容易讓人變得狂妄。」在狂妄的作祟之下,一旦鎖定某個對象就非卿不可,且獨斷地反問對方怎麼可以不愛我,毫無一絲彈性空間;甚至為了得到這段關係,什麼條件都願意妥協說OK(可心底都不OK)。永遠都不肯張開眼睛去看到底問題出在哪裡,總讓自己淪為最後的悲劇主角,詮釋得淋漓盡致且樂在其中。「如果你的人生觀這麼單一而狹隘,對愛又有這麼驚人的『勇氣』跟執著,被你愛到的人不是死路一條嗎?」

「追愛不該是作賤自己,在愛裡謙卑也不等於自虐。」戀愛的確是要用「心」談,但現實裡很多事情不是心就能解決的,還需要腦的存在。話聲方落,鄧惠文無奈地嘆了口氣,「很多人在感情中總是任直覺引導,故意不用腦也故意不思考,結果一再重複同樣的悲慘模式。」就算他/她表面上理解了造成自己痛苦的原因,卻總是說身不由己,死都不肯自己用腦去想,把理性跟感性徹底分開,然後任性妄為。

鄧惠文強調,感情當然需要順著感覺走,絕對不是可以單用思考來解決的事情,但是每個人的直覺開發程度不一樣。「儒家說七十歲才能從心所欲不逾矩,你到了那個層次嗎?」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花這麼多的心力去淬煉自己的心與直覺,導致自己直覺認為「非他不可」的對象,往往只是過去陰影鬼魂的附身,「並不是你真的開了天眼、聞到真命天子的味道,那是需要經過磨練的。」如果你總是順心行事、讓直覺掌握發言權,但直覺又總是帶來不幸,「可不可以拜託你稍微委屈一下、暫停下來思考一下,不要一直堅持自己就是這樣、永遠都不會變。」很多事情都可以改變,只要自己願意。這雖是老生常談,卻是不變的事實。

「很多人都會幻想心理醫師會說出什麼祕訣,只要那句話一講開,瞬間就會帶來一個徹底的轉變,往後的感情也都跟著順順利利。」鄧惠文搖著頭說,「沒有這種事。我們只是一股幫你跨過去的力量,有些事情你要自己想。」愛是感覺、是情緒,是一種令我們迷醉的永恆;但再怎麼美好的愛,依舊飽藏著人性的現實與考驗,那都不是我們一股腦地「以愛為名」,就能一路輕騎過關達陣的。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