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21018騎兵的歷史 (102) 荒野雄獅 阿崙哥的首部曲 土倫圍城戰 (二)




指揮炮兵作戰的拿破崙

法軍原本的進攻計畫在7月底就確定了,鑒於土倫東面的法朗山地地形險要,各炮壘堅固且有重兵把守,因此選擇在較弱的西線進攻土倫。而到了10月中由於久攻不下且敵軍源源而至,因此再次擬定作戰計畫:集中一支6萬人的軍隊從東西兩方同時進攻,先奪下法隆山地炮臺,再前進到土倫要塞附近構築工事,待時機成熟再攻佔土倫。

對此拿破崙不能荀同,認為這個計畫有執行上的盲點:土倫周邊地勢險要且有堅固的防禦工事,後面還有艦炮的火力支援,要想正攻絕非易事;其次正面強攻若形成拉鋸勢必曠日費時,使敵人有時間調集援兵和鞏固防線;再者正攻即使得手,敵人也有足夠的時間將土倫的倉庫、船塢、軍械庫破壞,帶走法國軍艦甚至洗劫土倫,屆時所有的犧牲及努力只換來空城一座,意義不大。

既然如此,拿破崙提出他的見解:首先集中兵力攻佔港灣西岸的馬爾格雷夫壘(英國人稱為小直布羅陀)和克爾海角,然後集中火力猛轟停在大小錨地內的英國艦隊,切斷英國艦隊與土倫城之間的聯繫,迫使英艦撤出港口。如此在土倫的反法聯軍在無援之下必然不攻自破。拿破崙還建議:為了有效封鎖港區打垮英國艦隊,法軍攻佔小直布羅陀和克爾海角後,應立即設置炮壘以便構築足夠的火網。這個大膽而新穎的計劃受到一致的支持。



現在的馬爾格雷夫堡(小直布羅陀)

其實拿破崙早就看到了小直布羅陀的價值,他曾多次向卡爾托建議派兵奪取小直布羅陀和克爾海角高地以便設置炮壘,但傲慢無知的卡爾托僅派了400人去攻佔。幾天之後聯軍派了4000人來趕走了法軍,奪回了克爾海角和小直布羅陀堡,並加構工事讓它變成名副其實的“小直布羅陀”。由於卡爾托的誤判,法軍不但放過了一個好機會,而且還得為此付出沉痛代價,因而遭到當局特派員的撤換,由拉波普接替。不過換了拉波普也於事無補,指揮一團亂的現象未獲改善。11月上旬因目睹西班牙人虐待被俘的法軍,小直布羅陀對面的法軍出於義憤,自發性地衝向聯軍陣地。為了控制戰局,拿破崙臨時授命指揮這場戰鬥。他親率士兵突入陣地,不一時便控制了整個克爾海角,並從背後進逼小直布羅陀。然而在這個關鍵時刻,一旁觀戰的拉波普因為身旁一名副官中彈身亡而突然命令收兵,讓聯軍乘機反撲,到手的勝利就這麼被斷送。年輕的拿破崙怒不可遏,衝到拉波普面前破口大駡:“就因為一個---他媽的……就下命令退卻,我們對土倫的攻擊白搭了。”

這次事件發生後,部隊裏的不滿情緒愈演愈烈,紛紛向特派員要求撤換無能的司令官,拉波普因此被調走,由深受士兵愛戴的杜戈梅接任。

杜梅戈將軍

然而在11月中法軍準備進攻時發生了一件意外,拿破崙於不久前在港區北面秘密構築了一個炮壘,用橄欖枝葉偽裝得十分巧妙,在敵人眼皮底下一直沒被發現。 11月底一批人民代表前來視察這座炮壘,當中有人竟然擅自發炮。暴露了炮壘的位置。隔天拂曉,土倫聯軍總司令奧哈拉將軍率領7千人準備佔領這座炮壘以破壞法軍的部署,並給西線法軍極大的威脅。這次戰鬥中拿破崙一面指揮炮兵掩護部隊退卻,一面掩護杜戈梅將軍迂迴至敵人翼側;另外還親率一支部隊沿著一條隱蔽的通道插入聯軍中間造成混亂,還意外地活捉了聯軍總指揮奧哈拉將軍。這時杜戈梅將軍迂迴到敵右翼進逼了聯軍的退路,聯軍受到威脅紛紛逃回土倫。而法軍乘勝追擊收復了陣地。土倫聯軍出擊失利,主帥被俘已經夠倒楣了,最令人失望的是原屬同盟且反法最力的奧地利,在權衡局勢後,竟然違反盟約不派兵參戰,消息傳來,聯軍士氣一落千丈。

圍攻土倫的日子終於來臨了。12月上旬最後一批法軍援兵到達,圍攻土倫的兵力達到38000人,超過守敵一倍以上。12月初突擊部隊和炮兵都完成最後的準備。14日法軍用四十五門大炮向小直布羅陀猛轟,小直布羅陀傾刻間成了一片火海,聯軍的防禦工事很快被摧毀,被迫後撤。炮火整整轟了兩天兩夜,直到16日晚才真正發起攻擊。

攻上小直布羅陀的法軍

當晚,海風呼嘯,大雨傾盆,午夜1點6千名法軍從南北兩翼攻擊小直布羅陀。戰鬥初始雙方打得非常激烈,儘管對小直布羅陀已連續炮擊了兩天,法軍仍然打得很辛苦,聯軍靠著防禦工事負隅頑抗,法軍一排排的倒下。儘管如此勇敢的法軍還是突破防線湧入小直布羅陀堡,當法軍企圖奪佔的第二道防線時,遭到來自小直布羅陀炮臺的猛烈射擊,被強大火力壓了回去,法軍驚惶失措。

就在這關鍵時刻,拿破崙率領預備隊加入戰局。他命一營炮兵出其不意地從後門攻入小直布羅陀堡。凌晨3時打開了一個缺口,法軍乘勢一舉奪佔整個小直布羅陀堡。

敵人為了奪回小直布羅陀,在拂曉前曾幾次投入預備隊進行反撲,但拿破崙將繳獲的火炮調轉炮口向敵人射擊,把聯軍打退。戰鬥持續到天亮,聯軍感到大勢已去而放棄了抵抗。17日上午10時法軍再次進攻,終於將敵人逐出克爾海角。經過十幾個小時的激烈戰鬥,小直布羅陀和克爾海角上空揚起三色旗。這次戰鬥拿破崙身先士卒,身上兩處負傷。法軍傷亡千餘人,聯軍傷亡約2500人。

攻下小直布羅陀後, 法軍向聯軍艦隊轟擊

英國海軍上將胡德勳爵

拿下小直布羅陀和克爾海角之後,法軍立即以火炮對土倫港內的英國艦隊炮擊,英國海軍上將胡德勳爵為了保全艦隊,命令艦隊火速逃離土倫港。這導致土倫城內的保皇黨驚恐萬狀,在漆黑的夜裏擠在碼頭上向聯軍船隻大聲呼救準備逃難,因而引發了土倫城內的不安與混亂。面對大軍壓境和城內混亂的不利局面,聯軍終於在17日下午決定放棄土倫,當晚便撤出各炮臺和陣地。18日白天法軍收復土倫城外的炮臺和陣地,晚上先頭部隊就進入土倫。隔天上午法軍浩浩蕩蕩地開進土倫,整場戰事就此底定。隨後,12月25日全國各地舉行盛大典禮慶祝法軍收復土倫。

收復土倫最重要的意義不僅是收復失地,同時也激勵了法國的民心士氣,此戰之後法軍在其他戰場上勢如破竹,保皇黨和反法聯盟被一個接一個地拔除及趕出國界。而在此役中,拿破崙的表現是無庸置疑的:戰役初始就抓住了整個戰役中最關鍵的目標—英國艦隊。其次把小直布羅陀選為主要目標,從西線突擊並設置隱蔽炮壘,這要熟悉地形和深知聯軍依賴海軍的才能做得出來的。另外,在土倫作戰的幾個關鍵時刻,拿破崙都是帶頭衝鋒陷陣,從而贏得了士兵的信任和擁戴。

土倫戰役在拿破崙一生的經歷中只能算是小菜一碟,但在他整個軍事生涯中卻有著重要地位,從一個默默無名的小軍官一躍成為風雲人物,並受到當局破格提拔。他的老長官-- 杜戈梅將軍在戰後向當局推薦他時寫道:“請獎勵並提拔這位少年仔,要是不酬謝他,他也會靠自己出人頭地。“受到杜戈梅將軍的舉薦,拿破崙於1794年1月14日破格擢升為炮兵准將。當時他年僅24歲。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