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61623《中山伟陵》/灵均之旅《逸仙遗愿〉/巫逖 《恪遵遺言》文/張航 Chang Hang

國父遺像遺囑 

 

 

《中山伟陵》/灵均之旅《逸仙遗愿〉/巫逖 《恪遵遺言》/張航 Chang Hang

(張 航8471 )

 

唱大同···························倡大同 ……………齊奮鬥

革命志为公·················统一尚朦胧 ………和平救中國

舞巨龙···························谁圆梦 ……………一定強

_________________

灵均之旅2014/12/----巫逖2014/12/26----張航2014/12/26於台灣

歡迎蒞臨張航文選---隨意窩

http://blog.xuite.net/changhangming1234/twblog

張航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hang.chang.16

本文音像網址

http://blog.xuite.net/changhangming1234/twblog/297600309

 

 國父紀念歌網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ArtznHD3Fo

國父紀念歌詞

我們國父 首創革命 革命血如花 推翻了專制 建設了共和 產生了民主中華 民國新成 國事如麻 國父詳加計劃 重新改造中華

三民主義 五權憲法 真理細推求 一世的辛勞 半生的奔走 為國家犧牲奮鬥 國父精神 永垂不朽 如同青天白日 千秋萬世長留

民生凋敝 國步艱難 禍患猶未已 莫散了團體 休灰了志氣 大家要互相勉勵 國父遺言 不要忘記 革命尚未成功 同志仍須努力

 

 

中國三大領袖的臨終遺言(圖) 

國父遺像 

 

 

孫中山:“和平……奮鬥……救中國”

1924年12月31日,孫中山抵達北京,舊疾複發,后入協和醫院,確診為肝癌晚期。1925年2月下旬,其遺囑定稿,執筆者為汪精衛。

孫中山的《政治遺囑》這樣寫道:“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

彌留之際,孫中山最後發出的聲音是:“和平……奮鬥……救中國”。3月12日上午9時30分,中華民國的國父,中國共和革命的先行者孫中山與世長辭,享年59歲。

此前,孫中山一直堅信,民主共和是“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孫中山逝世后,在北京簽名弔唁者達74萬多人,參加送殯者達30餘萬人。非常國會與北京臨時政府決議為其舉行國葬,其靈柩暫厝北京西山。遵照孫中山遺言,葬事委員會議定在南京紫金山之陽為其建陵。1929年6月1日,孫中山葬於中山陵。

孫中山逝世前后的秘聞軼事:遺體易換了四副棺材?

孙中山 图片 孙中山遗体 孙中山开国纪念币 孙中山与 ...

孫中山遺囑全解密(圖)
www.XINHUANET.com  2005年04月04日 13:07:42  來源:《宋氏家族全傳》

    1925年3月11日下午,孫中山先生病情惡化。

    但此時他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宋慶齡還年輕,今後的日子還很長……他特地把何香凝喊來,把宋慶齡托囑給她,並千叮嚀萬囑咐地交待:他死後要“善視孫夫人”,“弗以其夫人無産而輕視”,説著説著孫中山舌頭硬了,話也講不清楚了。何香凝立時表示:“先生,我親近先生20多年,同受甘苦,萬一先生不測,我們當盡力保護夫人及先生遺族。我雖然知識能力都很薄弱,但是總算能夠親受總理三民主義的教誨,我有一分力量,必定盡力宣傳。” 此時,宋慶齡在旁悲聲欲絕。孫中山含淚望著何香凝,握著她的手説:“那麼,我很感謝你。”

    當即孫中山由淚流滿面的宋慶齡托著手,在三個遺囑文件上簽了字--這個最後的行動,是因為不願宋慶齡過分傷心而一再被推遲的。

    

    孫中山先生的家事遺囑全文是:

    余國盡瘁國事,不治家産。其所遺之書籍、衣物、住宅等,一切均付吾妻宋慶齡,以為紀念。余之兒女,已長成,能自立、望各自愛,以繼余志。此囑!

    他的政治遺囑全文是:

    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

    現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務須依照余所著《建國方略》、《建國大綱》、《三民主義》及《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繼續努力,以求貫徹。最近主張召開國民會議及廢除不平等條約,尤須于最短期間,促其實現。是所至囑!

    當時孫中山先生致蘇聯遺書的全文是: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大聯合中央執行委員會親愛的同志:

    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念,此時轉向于你們,轉向于我黨及我國的將來。你們是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之首領,此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是不朽的列寧遺産與被壓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遺産。帝國主義下的難民,將藉此以保衛其自由,從以古代奴役戰爭偏私為基礎之國際制度中謀解放。我遺下的是國民黨,我希望國民黨在完成其由帝國主義制度解放中國及其他被侵略國之歷史的工作中,與你們合力共作。命運使我必須放下我未竟之業,移交于彼謹守國民黨主義與教訓而組織我真正同志之人。故我已囑咐國民黨進行民族革命運動之工作,中國可免帝國主義加諸中國的半殖民地狀況之羈縛。為達到此項目的起見,我已命國民黨長此繼續與你們提攜。我深信你們政府亦必繼續前此予我國之援助。親愛的同志!當此與你們訣別之際,我願表示我熱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將破曉,斯時蘇聯以良友及盟國而歡迎強盛獨立之中國,兩國在爭為世界被壓迫民族自由之大戰中,攜手並進以取得勝利。謹以兄弟之誼祝你們平安!

    3月11日下午,已只能聽到孫中山説一些單詞。4點半時他喚“親愛的”,是叫宋慶齡;6點半時他喚“精衛”,是指他當時的親密追隨者汪精衛。

    彌留之際,孫中山先生關于國事最後的話是:“和平……奮鬥……救中國!”1925年3月12日晨,孫中山先生的心臟停止跳動,享年59歲。他沒有留下萬貫家産,留下的只是未竟的事業和不可估量的精神財産,並使宋慶齡終身受用不盡。

    英年逝夫,當時宋慶齡還只有32歲。這無疑對慶齡是個莫大的打擊。況且宋慶齡又是一個執著、感情專一的人,致使她的悲痛延續好長時間後,終于理智清醒,面對現實,繼續先生遺志,把自己“奉為”先生形象的化身,一言一行代表先生,重新塑造先生在國民中之形象。

    當年丈夫的遺體經防腐處理後入殮、移靈于香山碧雲寺之後,宋慶齡便回到了上海寓所居住,除了其間去過兩次南京。南京是辛亥革命後中華民國成立且孫中山就任臨時大總統的地方,所以他的陵墓將修建在那裏。宋慶齡當時的南京之行的目的就是為此。第一次,選墓地由胡漢民、郭漢章陪同。這其中有段故事值得在此一敘:

    孫中山的陵地選擇在南京紫金山南坡,歸葬紫金山亦是孫中山先生多年的夙願。

    1912年4月1日,孫中山謝職,由日理萬機的大總統變為一個自由人,當時他欲輕松一下,便與衛隊長郭漢章、秘書長胡漢民等去紫金山打獵。一行人經明孝陵至半山寺,忽見一只喜鵲飛過來。孫中山先生急忙舉槍射擊,因喜鵲飛遠而未中。槍聲響處,幾只野雞受驚飛起,他調轉槍口,“砰” 的一聲,其中一只中彈,歪歪斜斜向下栽落,大家追趕過去,在土地廟旁尋到野雞。此時孫中山先生提議休息片刻,他信步向山上走去,至現在的中山陵墓室處,停下來眺望四方,顯得極有興致。過了一會,孫中山對跟隨在後面的胡漢民、郭漢章説:“你們看,這裏有山有水,氣象雄偉,較明孝陵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年洪武皇帝為什麼不葬在這裏呢?” 胡漢民接口道:“是呀,此處前有照,後有靠,風水特好,稱得上一方大好墓地。”孫中山先生點頭笑著説:“我將來死後能葬在這裏,也就心滿意足了。”胡漢民當即説:“先生怎麼想到這上面來了。”

    13年後的今天,孫中山先生當初的笑談,竟成遺言而變成現實。1929年6月1日,中國近代革命的先行者孫中山先生就安葬在這裏。

    第二次宋慶齡來南京,則是為了中山陵工程的開工典禮而來。兩次南京之行,也表現了宋慶齡對孫中山先生高度負責的精神和情感。

    “有的人死了,但他還活著。” 孫中山先生的革命精神激勵著後人。當年的國共合作在孫中山逝世後的幾個月,勢如破竹,飛速發展。中國人民的革命熱情空前昂揚,特別是在上海、青島、福州等地的帝國主義國家開辦的工廠裏,工人們為了反對資方殘酷的剝削和壓迫,紛紛揭竿而起。

 

 

 

(責任編輯:袁靜

 

 

 

 

 總統 蔣公紀念歌1989 網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IiY3OFbf0U



蔣中正:“反攻大陸……解救同胞……救中國……”

1975年4月的台北市士林官邸,此時的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已經陷入昏迷中,但是口中仍然念念有詞:“反攻大陸……解救同胞……救中國……”。

此前,蔣中正曾在病中手書“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置個人生死於度外”。

4月5日清明節午夜十一時五十分,蔣中正因突發性心臟病在台北士林官邸逝世。

他的政治遺囑中這樣說到:“自余束髮以來……無日不為掃除三民主義之障礙,建設民主憲政之國家,堅苦奮鬥。……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為余畢生之志事。”並勉勵同胞“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蔣中正逝世后,按照其遺願,靈柩暫厝慈湖,“以待來日光復大陸”,再安葬於南京紫金山。

 

 

 

中正纪念堂蒋介石遗体_蒋介石遗体_蒋介石遗体现状 ...

 

 

 

 

 

蒋中正遺囑

(2014-02-17 08:26:36)
 

蔣中正遺囑 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西元一八八七~一九七五年)於民國六十三年十二月,因攝護腺炎復發,延醫治療,雖有起色,終未痊愈。蔣公因於六十四年三月二十九日,預立遺囑,由祕書秦孝儀奉命承記。四月五日,蔣公因突發性心臟病逝世,遺囑乃由蔣夫人宋美齡女士、副總統嚴家淦,暨五院院長蔣經國、倪文亞、田烱錦、楊亮功、余俊賢簽字,正式發布。其全文如下:

自余束髮以來,即追隨 總理革命,無時不以耶穌基督與總理信徒自居,無日不為掃除三民主義之障礙,建設民主憲政之國家,堅苦奮鬥。近二十餘年來,自由基地,日益精實壯大,並不斷對大陸共產邪惡、展開政治作戰,反共復國大業,方期日新月盛,全國軍民,全黨同志,絕不可因余之不起,而懷憂喪志!務望一致精誠團結,服膺本黨與政府領導,奉主義為無形之總理,以復國為共同之目標,而中正之精神,自必與我同志同胞,長相左右。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為余畢生之志事,實亦即海內外軍民同胞一致的革命職志與戰鬥決心,惟願愈益堅此百忍,奮勵自強,非達成國民革命之責任,絕不中止!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四月六日,中國國民黨第十屆中央委員會常務委員會決議奉行 總裁遺囑。決議文曰:「全黨同志,敬謹接受總裁遺囑,並願全國軍民,共同以反攻復國之決心,團結奮鬥,完成總裁遺志,亦即實行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誓達目的,毋怠毋忽。謹此決議。」四月十一日,總統嚴家淦發布奉行故總統蔣公遺囑令,令曰:故總統 蔣公秉大智大仁大勇之天縱,親承國父之面命心傳,畢生為救民救國救世而奮鬥,德業昭垂百世,精神永契人心,遺囑尚以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諄諄訓誨,我全國海內外同胞務須一致敬謹接受,實踐篤行,協力同心,竭忠盡分,誓必戡平匪亂,完成國民革命之大業,其各勉旃。民國六十五年十一月,中國國民黨第十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復全體一致決議,堅決奉行 總裁遺囑。至是,蔣公遺囑遂成為不朽之歷史文獻。(李雲漢)

 

 

万岁毛主席 革命歌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NudmDNrc-o

 



毛澤東:“我很難受,叫醫生來。”

1976年9月8日晚7時10分,北京中南海,中國共產黨的偉大導師、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萬壽無疆的毛澤東的呼吸急促起來,此時的毛澤東已經病入膏肓。

秘書孟錦雲見狀趕緊過來,低頭給毛澤東按摩胸部。只聽見毛澤東用很低的聲音說:“我很難受,叫醫生來。”

這是他發出的最後一個“最高指示”。隨後,毛澤東陷入昏迷中。

顯然,醫生們殫精竭力的搶救並沒有挽回馬克思對他的召喚。1976年9月9日零時10分,毛澤東逝世。

另據李志綏醫生所說,毛澤東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借張玉鳳轉述的:“李院長,主席問您還有救嗎?”在得到肯定答覆后,“一痕紅暈在毛的兩頰出現,兩眼頓時露出了剎那的喜悅光彩。接著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兩眼合下來,右手無力地從我的手中脫落,心電圖示波器上呈現的是一條毫無起伏的平平的橫線。”

此前,毛澤東已經認識到,他搞的文革“擁護的人不多,反對的人不少。”同時,他對文革的未來充滿悲觀情緒:“你們怎麼辦?只有天知道。”

1977年9月9日,毛澤東的紀念堂在北京的中心地段建成,經過特殊處理保存的毛澤東的遺體被陳列在這裡

 

 

 1976年9月11日,華國鋒等中共領導人為毛澤東守靈

 

 

 

 

毛澤東的“政治遺囑”:我一生幹了兩件事(圖)

2011年10月26日 16:12 來源:人民網-文史頻道 參與互動(29)  【字體:↑大 ↓小

毛澤東與華國鋒在一起(資料圖)

  在華國鋒看來,毛澤東寫給自己的三句話,尤其是最後一句“你辦事,我放心”,是將來自己正式成為接班人的最有力最重要的依據。在毛澤東逝世後,華國鋒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1976年4月30日晚上,毛澤東由華國鋒等陪同,在中南海自己那放滿了中國線裝古籍書的書房裏,親切會見了來自友好國家紐西蘭的政府首腦——紐西蘭總理馬爾登。

  會見以後,送走了客人。按照毛澤東晚年的慣例,這時要由陪同接見的中央領導人向毛澤東彙報一下近期的主要工作。擔當這一任務的,最初是周恩來。中共十大以後,是周恩來和十大新選出來的副主席王洪文。周恩來病重住院以後,是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鄧小平。周恩來逝世,鄧小平在“反擊右傾翻案風”中受到錯誤的批判以後,擔當這一任務的便換成了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國務院總理華國鋒。

  華國鋒抓緊時間,簡明扼要地向毛澤東彙報了近段時間中央的主要工作和全國的形勢,最後說:“全國總的形勢很好,也有幾個省的形勢不大好……”

  毛澤東一邊認真地聽著,一邊認真地思考著,深邃的目光注視著這位自己親自選定的外表憨厚的接班人。

  這時,毛澤東的病情已經十分嚴重,沒有工作人員的攙扶,甚至不能自己站起來。在華國鋒彙報完工作以後,毛澤東為了表示對華國鋒的信任和支援,拿起放在沙發旁小茶几上的鉛筆,十分費力地用勁在白紙上寫下了:

  慢慢來,不要著急;

  照過去方針辦;

  你辦事,我放心。

  寫罷,毛澤東把白紙交給了華國鋒。

  這三句話,雖然字寫得不太清楚、十分潦草,字跡也有些模糊。但是,熟悉毛澤東筆法的人,只要稍加辨認,仍不難看出,這是千真萬確、獨具一格的“毛體”。一個年近83歲的久病老人,能夠克服身體不便的困難,寫下這三行字,已經很不容易了。

  毛澤東手書給華國鋒的這三句話,表示了對華國鋒的無限信任和有力支援。

  華國鋒深深體會到了毛澤東寫給自己這三句話的分量和含義,立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向在京的全體中央政治局委員作了傳達。與會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們都在自己的筆電上作了親筆記錄。

  在華國鋒看來,毛澤東寫給自己的這三句話,尤其是最後一句“你辦事,我放心”,是將來毛澤東去世以後,自己正式成為毛澤東接班人的最有力最重要的依據。在毛澤東逝世以後,華國鋒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在華國鋒看來,毛澤東寫給自己的這三句話,尤其是最後一句“你辦事,我放心”,是將來毛澤東去世以後,自己正式成為毛澤東接班人的最有力最重要的依據。在毛澤東逝世以後,華國鋒也確實是這樣做的。

1976年,華國鋒在毛澤東追悼會上致辭(資料圖)

  1976年6月15日,早已重病在身,自知將不久於人世的毛澤東,在病情不斷加劇的情況下,將自己最後選定的接班人華國鋒召到了病床前。

  毛澤東——這位早在青年時代就寫下了“自信人生二百年,會當水擊三千里”的氣魄宏大的詩句,立志要“改造中國與世界”的偉人,直到暮年,仍然保持著敏銳的思維和清醒的頭腦。他要向自己的接班人華國鋒親自交代一下後事。

  毛澤東對華國鋒及當時也在場的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王海容等人說:“人生七十古來稀,我八十多歲了,人老總想後事,中國有句古話叫蓋棺論定,我雖未蓋棺也快了,總可以定論吧!我一生幹了兩件事,一是與蔣介石鬥了那麼幾十年,把他趕到那麼幾個海島上去了,抗戰八年,把日本人請回老家去了。對這些事持異議的人不多,只有那麼幾個人,在我耳邊嘰嘰喳喳。無非是讓我及早收回那幾個海島罷了。另一件事你們都知道,就是發動‘文化大革命’。這事擁護的人不多,反對的人不少。這兩件事沒有完,這筆遺產得交給下一代,怎麼交?和平交不成就動蕩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風了,你們怎麼辦?只有天知道。”

  如果說毛澤東有遺囑的話,這就是毛澤東的“政治遺囑”。83歲的毛澤東已經清醒地認識到,發動“文化大革命”,“這事擁護的人不多,反對的人不少”。但他既沒有認識到“文化大革命”的錯誤也無力去糾正“文化大革命”的錯誤了。他在1966年致江青的一封信中所提到的通過“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的設想,到他臨終之際也沒有能夠實現。

  1976年7月6日,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無產階級革命家、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朱德,在北京逝世,終年90歲。

  7月28日,河北省唐山、豐南地區發生強烈地震,波及天津、北京地區,京畿為之震動。北京故宮大殿前用漢白玉雕刻的巨龍身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震裂的痕跡。在中國古代典籍中,有許多每當大人物離世,“地動”或“天降巨星”的記載。唐山地震波及北京以後,人們聯想起了1976年4月發生在吉林的那場世界歷史上罕見的隕石雨。據當時新華社報道:“最大的三塊隕石,每塊重量超過了100公斤,最大的一塊重量為1770公斤,大大超過了美國收藏的目前世界上最大隕石的重量(1078公斤)。這次隕石雨,無論是數量,重量和散落的範圍,都是世界罕見的……”

  毛澤東聽到吉林隕石雨的消息後,以他那慣常的旁徵博引、論古道今的幽默語言和風格,對工作人員說:“中國有一派學說,叫做天人感應。《三國演義》裏說諸葛亮、趙雲死時,(天上)都掉過石頭(隕石),真是有聲有色,不同凡響。不過,要是誰死了都掉石頭,地球恐怕就沉重得轉不動了。”

  1976年的中國,地動山搖,天降隕石,真是天崩地裂。難道真的有大人物離世嗎?

  1976年9月8日晚上,北京人民大會堂燈火輝煌,即將結束對中國訪問的西薩摩亞國家元首馬列托亞·塔努馬菲利第二殿下,正在舉行訪華答謝宴會,宴請中國的黨、政、軍重要領導人,慶祝此次訪華取得圓滿成功並對在華期間受到的盛情款待表示謝意。正當宴會進行到高潮時,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傳來了毛澤東病危的消息。

  華國鋒作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國務院總理,是這場宴會的主賓,接了電話以後,華國鋒匆匆講完話,沒有等宴會結束,便向主人告別,驅車迅速趕到中南海。就在這天晚上,毛澤東停止了呼吸。

  1976年9月9日,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名譽主席毛澤東與世長辭。                                                                                   本文摘自《歷史的見證:“文革”的終結》,薛慶超 著,九州出版社,2011.4

 

毛澤東像

 

 红卫兵战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6ws8cKFVcM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姓  名:張  航。  筆  名:張  航、張一帆、南  風、司徒仙夫。
出生地:農曆1930年10月初2日生於中國江西省南昌縣武陽鄉庵前村。
學  歷: 國立第十三中學初中、江西省立南昌二中高中、黃埔軍校在台復校首屆(24)期步二隊(原名:劉賢明)畢業;臺灣教育學院修畢教育學分。
簡  歷:1961年民50年張航創辦《文穗文藝雜誌社》任社長兼主編及在軍中服役二十年,大學任教十七載,   
著作獎:2009年榮獲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之中華文藝薪傳獎、2010傑出國際詩人榮譽證書、2011國際詩王榮銜、教育部新詩獎章、歌詞第一名、小說第二名;國防部小說金像獎、歌詞金像獎、銅像獎;世界漢詩大獎賽金獎、壹等獎;中國新文學藝文創作壹等獎;新世紀杯世界漢詩大獎賽壹等獎、金獎並授予中華詩神;柔蘭兒童文學童詩獎;全中國難忘旋律歌曲大賽榮譽獎;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