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256經典幽默人生語錄

1、打算理髮了,甩劉海甩的我脖子都崴了。2、多年以後。我還是記得那個冬夜她滿身大漢的樣子。3、這麼不要臉,這麼沒心沒肺,你的體重應該會很輕吧?4、能做到“三思而後行”的人不是因為他又聰明又理智,而是他怕輕而易舉的被別人罵他媽和他大爺。5、好男人就是反復睡一個姑娘,一睡就睡一輩子。6、我覺得全世界的熊全都一個熊樣。

(繼續閱讀)

201304090922靜夜無語

夜是那樣的靜,靜得只剩下一彎冰涼的殘月。昨夜的光華已經褪色,漸漸遁失在一張黑黲黲的大幕裡,再也無從驚醒沉睡的山鳥,只有那幾乎被吞噬被遺棄的餘光凝結成屢屢寒霜,蕭蕭而下,滲透到人的骨髓,浸入到每根繃緊的神經。整個世界都在冷縮,整個世界都在躲避,整個世界都在渴望,整個世界又都在放棄。遠處星星點點的燈光再也穿透不了蛛網密織的窗欞,圈禁在發霉的角落,?黑的夜鋪天蓋地而來。夜是那樣的靜,靜得只剩下一座飄渺的空山。溪邊僅存的那棵古槐已被鄰家勤勞的壯漢砍倒,空留下一段淒美而空乏的閒話;山中那一片葳蕤的寒蘭已被無休止的採掘,變得零落枯敗;門前那株丹桂已枯槁香消,任由釅釅的腐味氤氳飄蕩。那一條載負著祖輩神奇傳說充滿著兒時樂趣的溪溝也不知何時枯竭斷流,只殘留已被深度下切的猙獰。我焦慮得只想擠出幾滴青澀的苦淚,來滋潤那乾枯見底的溪溝,然而,我的淚水早已被倥傯歲月風乾,早已為不堪重負的自然滑落殆盡。昔日的清溪,昔日的清澈難以再續,流水潺潺,芳草萋萋的良辰已成昨夜遺夢。夜是那樣的靜,靜得只剩下一絲微弱的心跳。清脆急促的蟋蟀聲不見了,嘹唳淒切的蟬鳴不見了,唧唧吱吱的蝙蝠不見了,窸窸窣窣的灰鼠不見了,狺狺汪汪的大黃狗也不見了……唯獨能依稀諦聽的是按捺不住的砰砰心跳——憂傷的心跳,惶恐的心跳,祈禱的心跳。我一直不明白為什麼還在心跳,我竟然還在心跳,究竟是為了那悄然變遷而迸發的心跳,還是為了明天或許逆轉而保留的一絲心跳?猛然間一陣清寒的夜風襲來,隱隱約約又聽到一屢吃吃的笑聲,古老熟悉的笑聲,寒顫戰慄的笑聲,夜在孤寂的心跳中在恣意的笑聲中更加岑靜,更加清冷,更加漫長。夜是那樣的靜,已越來越深了,越來越多的人已進入沉睡。夢中的歎息聲和得意聲此起彼伏,我已真真切切意識到:明天已經開始帶上枷鎖,明天已開始喘息,明天已開始痙攣,明天已開始沉淪,明天已漸漸遠去。似乎能夠感知的人變得越來越少,真不知沉睡的人們醒來後還有沒有明天?興許根本不知沉睡後能否安然醒來?夜是那樣的靜,我正在竭力支撐來維繫那脆弱的心跳,我已被沉寂深深裹挾,我已被恐懼層層纏繞。我欲呼叫,我欲吶喊,我欲掙扎,可我已孱弱不堪,我已全然動彈不得。夜蠅已吸取我最後一滴熱血,我只有任憑我僵硬的肢體本能的呼救,我只有在我靈魂裡大聲呼喊,企盼那一屢晨光的熹微。這靜靜的夜,這漆黑無聲的夜,這空曠瘦弱的夜

(繼續閱讀)

201206151048高高山上一條籐

    高高山上一條籐, 籐條頭上掛銅鈴。 風吹籐動銅鈴動, 風停籐停銅鈴停。 文章來源:夢想在沉睡 - 劉曉慶 - 外婆,一路走好! - 吳瓊的BLOG - 陳冰的部落格 -

(繼續閱讀)

201205031942如何在側身位用正手拉乒乓球

現在男子乒乓球的比賽時非常激烈的,大多喜歡用正手搶攻,一般來說,雙方在技戰術水平差不多的情況下,誰先發動進攻,誰就佔據了主動。  因此,很多運動員在發球後隨時準備在側身位用正手將球拉起來,這是一種很主動的打法。但是,在實際應用時卻出現了一些問題,比如被對方輕易的反拉,或者推擋直線,下面就變得被動了,反而容易失誤丟分。這是什麼原因呢?我們應該如何解決?  在側身位主動用正手拉球,要注意的問題  第一,拉球的落點盡量多變,比如可以選擇拉直線或者拉斜線,不要落點太固定,否則容易被對方猜到進行反拉反攻。  第二,如果是拉斜線,角度要大,對方如果還擊就迫使對方繼續回球到自己的反手,便於後續繼續對拉,如果角度不大,對方回擊到正手的可能性就大增,自己下一板連續性就很難保證了。  第三,拉球的旋轉要充分,增加旋轉提高對方的回球難度。第四,如果拉球到對方正手,要盡量提高球速和旋轉,否則被對方回到自己的正手大角度後面就變得比較被動,因為移動的距離太大。  王勵勤和張繼科對戰舉例  最近在觀看11屆全運會乒乓球團體賽的時候,看到了王勵勤和張繼科的多次對拉對攻,非常精彩,從他們的技戰術中體現出了積極主動的進攻意識。很多時候,他們一方總是提前用正手拉起來,另一方只能被動還擊,失誤的概率大增。

(繼續閱讀)

201204291200悠悠醉夜曲

夜風蕭剎,獨步街頭。回影千里,歲月在傷心這頭;望霓虹閃爍,時過匆匆。孤獨的心緒輕描著絲絲牽掛隨風駛向你那爆熱非凡的酒吧。不知幾許離愁!孤苦仃俜數落著迴腸寸斷,淚眼雙濕流出萬卷惆悵。幾天前的誓言換我一生的守候,而今夜我卻獨自苦守寂寞。一念一憶,一回一想,一腸一斷,省略了當時的纏綿,隱約透露現在的孤寂。我無法干涉你的生活,只能織一曲相思淚伴我度過這漫長的夜。雨,下成了誰人季節裡的西窗雪,風,帶走了誰人溫柔鄉里的酣甜夢?點點滴滴的雨點點滴滴的淚在誰人的心田翩遷,飄飄渺渺的風飄飄渺渺的愛在誰人的記憶裡流連?靜候一次繁華沉淪的相遇輪迴是多麼的不易,換來的卻是孤寂冷淡的不眠。竹影依冷,小徑曾踏伊人蓮步傷感,然伊人又何曾解風情?酒吧熱鬧,卻仿然空寂,惆悵無聲卻已斷腸成柯。寒夜孤影人,情淚幾時可入眠?夜未央,孤身一人孤身買醉,昏昏沉沉無路可退。怕年年今日,千里長是人跡稀,暗銷魂,歸西路,可還靜?千年不移此間心意絕,老了僧眉意冷。若,可癡,繁花鮮逝逝又逝,老了隔岸芳草,別了西窗年少,那一年,這一天!紅塵自有真情在,我情誰知曉?何時方能堪破,不解情字癡牽,風冷月暗殘香溢夢迴,夢裡是誰的笑臉嫣然?驅除了夜狠水涼,莫道不相思,相思總會令人老。水西流,歸鴻不攜音信,芳菲盡歇。北寒風沙西關溯雪,誰人趁月把弦輕撥?醉了隔岸秋意寒顫,亂了我心。錯過一場雨,走一路行跡孤單。花心無淚淚鹹不眠,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願把情字牽,天涯搖落,幾人君影可憐回?暗夜哭泣,誰把紅顏翻唱?不是煙籠寒水月籠沙,只坐小城橋頭酒家。周郎已做當年古塵落,今世小喬在誰家?溫酒待歸人,期盼無涯!錯把媚笑看,亂了風塵也繞了心神。愛人殘淚揮撒,怎知我血流成河。花間嬉戲撲風引蝶時,陶醉不知有我相思疾。明日驚醒,紅顏還在?愁下眉頭卻上心頭。心凌亂,眉上稍,香被不暖身,冰涼入侵,似雪飄三月。沉恨緬思,何人少添了衣裳,惹戀了這一季的寒風涼。幽長幽長的哀歎,是否伊人知曉?斯水不回,倒影何處尋?今年花勝去年紅,小橋流水知於誰人同?夜太冷寒,足音平淡,再也濺不起一點溫暖,山月蒼穹浪漫,風花雨落青衫,人影只孤單。落雨風花傷了冷冷初冬,人未眠,枯腸又皺。輕攏身上衣,等閒卻攜別人面,更待何年?不曉何時再相逢,淚流輕語,相看紅塵紛亂,人影消瘦,淺問一聲:你有無感受?

(繼續閱讀)

201204271331漸行漸遠漸無聲

最後消失的是溫度,然後是容貌,最後是聲音,在最後,也許就是記憶了。愛情總是這樣一步步抽離了你的生活,你眼睜睜地看著它逐漸模糊,但無能為力。你就像一個獨自看電影的人,坐在黑漆漆、空蕩蕩的影院裡,看一場電影怎樣緩緩拉開序幕,看動人邂逅、纏綿過程,最後,走向淒冷結局。最先消失的是溫度。你們曾經十指交握,把一條馬路踩得爛熟。你們親吻,擁抱,相互糾纏,彼此燃燒。但後來,一切都變了。你們不再熟悉對方的心跳,不再從彼此身上取暖,而是積了越來越多的寒氣,冰涼冰涼的連眼神都是帶著隔閡的冷。如果沒有了愛就再沒有觸碰的理由,即使還有偶爾的擁抱,也能感覺到那種冷淡的敷衍。身體是最真實的,容不得一絲背叛與假象。你們站成兩岸,不再相依相偎,你所擁有的仍然只有自己的37度。然後,容貌也開始退場了,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少,時間則越來越短。他有無數理由失你的約,他有了別樣的天空。其實,他還是老樣子,仍是那樣的眉眼,但不在活生生地在你眼前晃動。你們見一次少一次,最後,終於不見了。你甚至想不起哪一次才是最後的訣別,他穿了什麼,說了什麼,做了什麼,怎麼從你面前消失的。你們愛情的殘羹冷炙,只夠通通電話了,大多數都是由你打過去。你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握著話筒一大片的沉默。他陪你沉默片刻,然後找了個理由掛了。你知道,在愛情急劇焚燒時,你們把所有的話都講完了,現在已無話可說,又不能像小孩子們那樣哭號你為什麼不再愛我?我們每個人都想和一個自己愛著的人天長地久,至死不渝。但發誓是沒有用的,行至水窮,難以為繼,決心再大,幻想再美,也會出現蒼涼的尾聲。決定愛情消亡的是愛情本身,或者也有人為因素。但我始終認為,在無法怪罪誰,或者怪誰都沒有用的情況下,還是把癥結推給緣分這種玄而又玄的東西吧。運氣不夠,所以你獨自一人坐在電影院裡守到劇終,起身,獨行。愛已如一個美麗的薔薇泡沫,逐漸消失,最後,成為你回憶裡淒美肅殺的一筆,除了偶有回憶價值,什麼也沒有了。一切終會消失,漸行漸遠漸無聲,感情本來就是纏繞過後剝離,最終昇華,或淡出。Romenesko's MediaNews |親愛的,和我一起漫步雲端 |

(繼續閱讀)

201204221634料峭的秋雨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若不是翻開日曆,便不能肯定是已是中秋,但也同樣是思念的時節罷。清晨時,我獨自品著咖啡,閱著一冊“最美的詞”,沉陷於詞人們的世界裡,於是也更是憂鬱起來。沉思時,遠處傳來隱隱的雷聲,我凝望著窗外的天空,它是藍灰的和一點點的黑色,周圍都是灰濛濛的;是寂靜的。遠處應是一片綠色的山脈,卻像是默色的山水畫,用黑色線條勾勒出山脈與天際的交接,從昏暗的山脈後牽強地折射出初升太陽的殘光。片刻後,灰蒙的天空是暗暗的,猶如從白晝快速地陷進了黑夜,窗外烏雲瀰漫,閃光中挾著隱隱的雷聲,驟然灑下一陣料峭的秋雨,此時天空是熱鬧的;大地也是熱鬧的。雨至午時依然清洗著滿片清秋的大地,天有微暗,帶些倦意地我躺在床上,我細細地品著雨滴灑在地面發出的聲音,餘光中的《聽聽那冷雨》中說到:“雨不但可嗅,可觀,更可以聽。……聽雨,在聽覺上總是一種美感。”。讀著李後主的“浪淘沙”感似此景,但非此情。他是囚人,我是自由的,他的愁是寸斷的是千古哀音,我的愁是渺小的是自己的,相比他的愁,我的更像是大漠中的一粒微沙般。因為秋雨讓後山下的那片樹林也有了片刻的安靜,鳥兒們是否築好了能抵禦寒冬的巢穴,是否正在等待著親人回來團聚呢?就是平日裡叫喚不歇地誰家的狗狗,今天卻安靜起來,或許正和它的主人們享受著團聚的天倫,而無暇為孤獨叫喚了。滴嗒,滴嗒,滴嗒……這連綿地滴嗒聲像是一首催眠曲,也像是母親輕聲喚著的歌謠,教我放下所有憂愁,快快地睡了罷。傍晚,我一個人登上頂樓遠望,城市的喧囂與華燈美不勝收,看著家人正趕忙擺放祭月用的物品,我開心的玩弄著父親給我做的柚子燈,我正深陷於這美好的時光中。一陣陣涼風吹進窗裡,側躺且縮著的身體不禁地打了個擅,單薄的衣裳讓我體感到初冬來臨時的氣勢,無暇了,我趕緊回味著夢裡的那些美好時光,我努力地想著,卻越覺得心裡更痛;更酸了;眼淚不禁的從眼角流過,滴落在枕邊。濕濕的;涼涼的,枕邊也是;天氣也是;心裡也是;整個世界都是。此時已是傍晚了罷,附近的路燈早已亮著,雨也下著,天也暗著,我起身想將窗戶關緊,卻看得雨滴在燈光照射下顯得如此晶瑩,雨水落在路邊,像一條條急促的小溪,流入暗溝,匯入河裡,而落在我心裡的愁雨應該流到哪裡

(繼續閱讀)

201204091939母親的特權

母親是一個溫和寬厚的女人,這一生幾乎從未與人爭吵,但卻惟獨跟父親過不去。父親偶爾犯個小錯,母親便會揪住小尾巴不放鬆,除了當面批評和數落,把父親批得體無完膚,逮著我也會嘮叨個沒完沒了。哪天如果碰到母親有批評父親的跡象,我就趕緊找個理由溜掉,實在溜不掉,也只能默默地聽著母親對父親的怨詞。儘管心裡想東想西,甚至腦子開小差去外面溜了一圈,但表面上卻要裝作認真領會的樣子,總不能跟母親一起對父親的言行指手畫腳吧? 剛開始,不知道深淺虛實,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跟著母親順嘴附和幾句。 有一天,父親來了興致,下樓跟棋友聊天下棋,興高采烈地走了。沒半小時,卻垂頭喪氣地回來了。問其原因,父親說,那傢伙輸了不認輸,老悔棋,像個小孩似的。 父親的不屑激怒了對方,兩個老人家像小孩一樣,因為這點小事起了爭執。父親回到家裡還氣嘟嘟地撅著嘴,坐在飯桌邊不吃也不喝,像個孩子似地賭咒發誓再不跟那愛悔棋的老小孩下棋。任母親怎麼勸都不聽,就是不吃飯。 我一回家,母親便把父親的惡劣行徑數落給我聽,那天剛好我的心情不好,也聽煩了母親的嘮叨,隨口說,父親這個人是這樣,有時候太情緒化,這麼大個人了,像個孩子似的,在一起玩個熱鬧,輸贏有什麼關係?心又粗,脾氣又壞...... 半天沒有聽到母親的回聲,等我從報紙上抬起頭的時候,母親的臉已經有鍋底那麼黑了,我嚇得連忙住嘴。 過了好一會兒,母親才說:這一次肯定是那老頭悔棋的的次數多了,你爸才生氣的。你爸有時候是心粗,但他每次去外地出差,回來的時候都記得給家裡人買禮物。你爸是脾氣壞,但一個男人怎麼會連點脾氣都沒有呢?你爸敬業、愛家、愛你們,不像現在的年輕人,一點責任感都沒有,就知道瘋玩兒。 天吶!母親把矛頭對準了我,我嚇得不敢再吭聲。這些話也無非都是母親平常在我耳邊反覆數落過的,怎麼我複述了一遍,母親就生氣了呢? 忽然想起一句話:"我可以說,你不可以說。"我忽然明白,數落父親的不是,批評父親的缺點,原來只是母親一個人的特權,是不容許別人插嘴和染指的。 母親的數落和批評,是愛的翻版,是愛的另一種表達方式。他們那一代人,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對彼此輕易說出那個愛字,但一言一行卻都是愛,甚至嘮叨和數落都包含著暖融融的愛意。 比如父親吸煙,母親會說,"吸那麼多的煙當飯吃啊?"其實母親的潛台詞是,"氣管不好還吸那麼多的煙,又喘又咳的,夜裡睡不著多遭罪啊!"父親喝酒,母親會說,"喝那麼多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