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31745我生命中的君王(上) 撰文/新加坡亞當路教會 洪菁惠|聖靈月刊517期-2020.10|主題/身陷數位世界

 

我生命中的君王()

 

撰文/新加坡亞當路教會 洪菁惠|聖靈月刊517-2020.10|主題/身陷數位世界

 

這世界真的有神嗎?

我是洪菁惠,新加坡人,從小生長在兩種不同信仰的家庭,母親是基督徒,受西方教育、思想前衛;父親是傳統民間信仰,受東方教育。對於信仰,母親常常灌輸我要有「愛、信任、尊敬」的觀念。

在我11歲時,父親自創事業,遂要求我與姐姐週末假日時一定要去幫忙,生活很辛勞,我們也有許多抱怨。當父親生意漸入佳境,卻引來同行的嫉妒與攻擊,尤其隔壁同行是黑道,更是日日詛咒我和姐姐,生活充滿了黑暗。我們開始認知到世界是殘酷的,也看到父母被逼迫的苦境。

大學時,考試的準備多是以群組討論的方式,互相交流所讀的內容。大一考試的前夕,因為我是獨自準備,所以感到亂七八糟,忽然有幾個不同班的男同學邀我到他們宿舍,幫我惡補,終於有驚無險地度過第一年。回想起來,那時單純的我,無任何危機意識,若非神的施恩保守,有可能遇到不善的人;但他們卻不是,且後來都成為我的好朋友。

歲月如梭,時光來到畢業考的最後一個科目,我們決定各自準備。考試前天的凌晨,母親突然打電話給我,說他們被攻擊了。我急忙趕到現場,看到幾個大漢拿著大刀,而母親被一群女人挾持住。母親一看到我,急忙對我大喊:「抓住妳爸爸,千萬不要讓他回手。」我馬上跑去抱住父親,回頭卻看到母親被打了幾個耳光。那時我很清楚地感受到父親的氣憤與無奈,也發覺四周圍觀的群眾們,竟沒人肯站出來幫助。那一剎那,我深刻意識到這世上沒有任何人是可以倚靠的。後來警察來了(母親在事發的第一時間已報警),卻被黑道攔住,因黑白兩道是互給空間的,警察竟對我父母說:「你們不要鬧事了。」

自那天起,我再也不相信警察了,凡事也不靠別人,只憑自己的努力過生活,也覺得這世上如果真的有神,這位神是不公平的,否則善良的人怎會遭遇不公義的事呢?

事發後,我們還是去做了筆錄,回家時已是傍晚,頓時想起明天的考試還未準備,心裡不禁著急起來。此時,門鈴響了,竟是我那七個哥兒們當中的幾位,了解我尚未準備,二話不說便輪流將他們所讀的內容分別講給我聽。隔天參加考試,竟考到很不錯的成績。後來我發現他們是不約而同地來看我,卻意外地幫助了我。

如此大大小小的危機不斷出現在我生活當中,有時它會神奇般的被解決,有時卻是在我燒香拜佛仍然無助,轉而求告主耶穌後,神奇的事才會出現。隱隱約約我覺得或許真的有神。


事隔幾年,有一天在國外接到母親的電話,她和父親在醫院遇見黑道的女兒(她也曾經打過我),知道她得了癌症,我聽後居然很平靜地回了一聲:「喔!」瞬間我突然明白,這世上真的有神,二十多年來祂一直隱藏,因為祂要保守我的心,讓我了解伸張公義在神,我們只當放下所有重擔與不快,不去埋怨周遭的事;因為心中無怨恨時,才有喜樂的心,更讓我因此磨練,去學會饒恕。

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十二21)。
 

第一次尋找獨一真神
2004
年,我有機會前往中國工作,因為是新領域,不一樣的公司、不同的國情文化,工作壓力相當大,導致健康出現很大的問題。2007年緊急回國開心臟手術,術後右大腿需6小時不能動,晚上起來上洗手間時,突然一陣暈眩,我使盡僅存的微薄力量,撐著爬到床邊按了急救鈴,之後就不醒人事,彷彿進入了無邊的黑暗時空,即將要離開人世那般,我驚恐不已,下意識地無聲吶喊著:「我還沒準備好,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不知過了多久,慢慢恢復意識後,聽到醫護人員說:「沒有心跳了!」事後才知,因為我的血液很容易凝固,大腿內積了血塊侵入肺。醫生說,很幸運血塊沒進入大腦,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休養期間,已信主的姐姐邀請真耶穌教會的傳道和弟兄來探訪。姐姐當時對我說,可能真的是神給妳的機會。後來我辭掉中國的工作回新加坡,新工作輕鬆,待遇也好,但心裡總是不平安。

有一天,我突然決定要每日讀一節聖經經句,雖然看不懂,卻有股莫名的意志,讓我堅持閱讀。姐姐偶爾也會邀約我到真耶穌教會,但我是選擇性的去,而且對於那時的我來說,非常無法接受真耶穌教會的禱告方式。

如此第八個月後,有三個工作機會臨到,其中包括前往臺灣。姐姐希望我去臺灣,可以接觸真耶穌教會,但這意味著我事業上的倒退,所以我根本沒考慮,親友也都極力反對;姐姐遂建議我向神禱告

當時我拒絕用姐姐告訴我的真耶穌教會的禱告方式,但我卻突然覺得事業已不重要了,我要開始尋找那一路以來看顧、保守我的真神。於是我跟神說:「我不知道祢是誰?也不知道祢在哪裡?但這次我決定放下一切找祢。既然祢是神,祢一定要讓我找到祢。如果有很多神,我要拜那最大的神。如果有東西阻擋,祢要阻攔。如果是基督教,就帶我到一個可以聽到和完全認識祢的教會,因有太多教派,我不知道哪一個才是真的。如果這次我找不到祢,是祢的問題,因為我是人,無法分辨。」

同時,我心中也告訴自己,不要因某人而前往教會,也不要因某人而離開教會,只看神。因為我的母親在其他教會曾遇到讓她絆倒的事件,使她離開從小長大的教會。

2008322早上,忽然有一股衝動促使我打電話,接受臺灣老闆的聘任。到了臺灣,姐姐請一位姐妹帶我去參加松山教會的春季靈恩佈道會。當來到一棟老舊建築物的門前,我打給姐姐問:「這哪是教會?」姐姐回應我:「妳是找神,還是壯觀的建築物?」於是我放下成見,進入教會。

曾有其他教會的朋友問我,妳怎麼確定真耶穌教會就是神要帶妳去的教會?所以我跟神說:「聖靈既然那麼寶貴又難求,請祢賜給我,好讓我明確知道就是這裡!」很奇妙的,我竟然就得到聖靈了!當下再無疑惑。

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路十一10)。 

神所愛的,祂必管教

 

可惜無知的我,那時對聖靈並沒有感到特別珍惜或寶貴。感謝神!卻在我初信時,先後賜給我四位屬靈同伴,她們動不動就說禱告,而且有時禱告會長達一小時。對我而言,這是件很痛苦的事,所以我常找藉口逃避;但她們的真誠、純真與愛心,讓我產生莫名的內疚而羞愧。

記得有一次我們一起搭計程車,她們又開始傳福音給司機,我很不耐煩地想著:「又來了,饒了我吧!」就在那一剎那,司機轉頭回應:「好啊!」頓時,我好像被一根棍子狠狠打下,好像神對我說:「妳不配!(意思是:妳沒甚麼好了不起的)她們是我所愛的。」神藉著她們的單純、良善、愛主之心,徹底將我的高傲、固執、渺小,彰顯在我眼前。

在職場上,曾有一次很深刻的信仰體會。有位工作夥伴,時常在時限的最後一刻,讓工作團隊被迫接受他沒處理的工作。身為主管的我,在團隊的怨聲載道下,一直持續地幫他圓場解決。有一次,又發生了類似的狀況,於是我義正詞嚴地罵了他一番,之後就把這件事給忘了。

當天晚上我到教會禱告時,突然這個已過去的事件畫面,一直浮現在我腦海,揮之不去。警覺下,我心裡跟神說:「我沒有錯啊!我也給他很多次機會,我是在行公義。」說完後,心中突然有股強烈的內疚感,我越堅持,內疚感就越強。幾次後,我開始覺得自己應該有錯,於是認真反省。奇妙的,在聖靈的引領下,我發覺自己在某個點上,已開始把自己的情緒發洩在他身上了。我馬上跟神說:「我明白了。週一回公司,我會向他道歉。」頓時,心中那股強烈的內疚感就消失了。

此時,我完全明白也折服了,原來聖靈真是真理的靈,是我們腳前的燈,是保惠師。

神所懲治的人是有福的!所以你不可輕看全能者的管教(伯五17)。

(待續)

https://joy.org.tw/holyspirit_detail.php?id=1108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