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260816恆春統領埔(統埔)琉球籓民墓---牡丹社事件太平山號生還者島袋龜訪談記 藤齊濟之助

牡丹社事件太平山號生還者島袋龜訪談記

 

島袋龜:

「我是沖繩本島的首里市人,明治四年十月十八日,和父親一同搭上由那霸開出的宮古島山原船-太平山號(原名春立號),準備前往平良港。因為父親與宮古島主,平良町的仲宗根外間頭人-仲宗根玄安是故友,想藉此機會看看宮古島有什麼可以發展的生意,也順便帶著我見學一番。

 

才出港不久,便遇到強風,不得已只好在距離那霸港才十五浬的慶良間列島港灣中暫避風勢,待風勢稍歇後的第十一天再次揚帆,沒想到兩天後,明明已可望見宮古島了,卻又遇到颱風,吹折了主桅,這貢船皆是福州沙船型制,雖為尖底,吃水卻不深,主要靠風帆行駛,一船兩桅,主桅吹折便失去了動力,只得在海中隨風漂流。

 

船上六十九人中,有四十九人都是跟隨頭人-仲宗根玄安進貢的與人、目差、筆者、從內和供(相當於口述年代的郡長、村長、書記、士族和平民),其餘都是和我一樣,搭乘回頭船的沖繩本島人,真正的船員只有三人,並非外傳的大部份是漁民。

 

漂流途中,船上的頭領命令將船上的貨物都拋入海中,沒想到八天後的 十 一月六日 ,卻漂流到距離宮古島三百浬外的台灣島南部,上陸地點偏偏又是傳說中的『度羅島』境,事後才知道,是台灣府高雄州恆春郡滿州庄字九棚沿海的八磘灣,當時又冷又餓,大家都疲憊不堪,根本就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度羅島是『今昔物語』一書中的記載;卷三十一寫道-『度羅島』人雖有人形,卻以人為食,如有不知情的人誤闖該島,島人就聚而捕殺並食之。因此大家對此陌生島嶼皆心懷恐懼,只怕遇到獰猛食人的土人,偏偏上陸的八磘灣,就是當時尚稱凶番的高士猾社,由於離船上岸時,仍是風吼浪捲,加上當地落山風的狂吹,當時就有兩人不幸溺斃,另有一名年紀較大的,也於上岸後走失,剩下的六十六人便約定,無論遇到什麼狀況,都不要分開。

 

本來大夥兒要往南行的,偏又遇到兩名行徑像盜匪的支那人,大家就不願意隨之往南行,而急忙改道往西,由於言語不通,但從手勢中彷彿領悟到那兩人,警告我們不可向西行,會遇到大耳之人會砍人頭,但天色已晚,大夥兒摸黑前行,累了便露宿野地,天亮後,見附近有蕃薯等農作物,在飢腸轆轆的情形下,大夥兒便爭著偷拔地瓜來充饑,趁著日出稍辨方向後,我們又決定往南走,走了大約三里,看到有十五、六間茅屋,果然見到大耳之人,我們驚恐萬狀,但已來不及退出後來才知的高士猾社了。

 

 

    誤入番地之後,大夥兒還是強作鎮定,而高士猾社人起初對我們還好,並未露出猙獰面貌,甚至請我們喝水、吃粥,還將蕃薯去皮煮熟後,切成了丁塊招待我們,事後知道知道這是他們招待朋友的禮節,也就是說;我們誤闖他們的部落後,他們一開始並沒有把我們當作敵人。只是入夜後我們發現他們有人潛入茅屋偷取我們的衣物,到天明時更有人強迫剝除我們身上的內外衣物,隨身物品也搶掠一空,他們人數雖然少,年輕男子只有十多人,但是他們的身上都帶有刀矛弓箭等武器,其中五、六人的手中還持著槍!他們示意要我們留下,但等他們離開後,我們還是認為『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我與父親隨著頭領-仲宗根玄安也爭相逃離高士猾社,好不容易逃到一個河口,遇到一名老者,事後才知道他是在雙溪口,經營番產交易的凌老生,七十三歲的 凌老 先生讓大家躲入他的家中,而番人也已追至,人數較之前多出許多,想必是高士猾社之人招聚而來的。凌老生正在與番人頭領交涉之際,卻見番人將找到的難友一個一個帶出去,直到同為我們首里城宇崎山的新城朝憲,全身赤裸地衝回院內,並大叫『不好了,大家快逃吧,他們已經把帶出去的人都殺死了!』他自己也被隨後追至的番人給砍殺了。頓時刀光血影,餘眾四散驚逃,父親與我以及仲本加那等九個人,躲在凌老生床下,還有三個人拼命奔逃,在竹社附近山中藏匿,兩人翌日被楊友旺父子所救,一名被番人生擒後五日,亦被楊友旺以酒肉布匹贖回,我們這十二人在保力庄長-楊友旺家中住了四十天後,才驚魂甫定地在楊庄長的兒子-楊阿才、姪子-楊阿和護送下,經柴城、放索、東津、鳳山…等地驛站,傳送到安平府城,再停留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又被送往福州,從馬尾登船,再回到那霸港已是第二年的 六月二日 了!

 

    我父親曾經在平安返回首里後,託人帶了兩百圓錢給楊友旺父子、凌老生、鄧天保、林阿九…等救命恩人,以答謝他們的救命之恩,但是聽說被支那清廷的官吏剝削、貪污,送到他們手中的謝銀,連二十圓都沒有。前年我還特別委託同鄉的台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工務課長-照屋宏,再次向他們的後人致謝哩!」

 

 太平山號生還者十二人中的島袋次良、島袋龜,是十分幸運的一對父子,事件發生時才二十歲的島袋龜,於大正十五年是唯一的七十六歲高齡尚健在的老者,他的口述經曾任蘇澳郡郡守的藤齊濟之助整理成書,可信度應該是很高的!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